胡又天

在兩岸三地都拿了學位的文學博士,同人社團恆萃工坊創辦人

「林夕涼了」-這個面子問題,已經蓋過了其他面子問題

實測:林夕已在大陸各大網路平台消失成為被禁止討論的禁詞,你直接搜這個詞就是空白。其作品如〈北京歡迎你〉、〈似是故人來〉,還有不少提到他的文腌倒是還搜得到,大抵可以用「一時間沒工夫逐個清理」來應付過去也。基本上這是遲早的事情,現在才封都算晚了。

很多人說林夕是幾十年來粵語詞壇第一把交椅--這種說法在老成凋謝、新秀難出之後越來越沒有爭議。我不太喜歡第一、第二這種排行法,但以我的「保守派/自由派/進步派/逍遙派」或曰「傳統領域/商業市場/政治神壇/內心世界」四象限區分法來說,林夕可以說是整個流行歌曲詞壇裡極少數做到「皆通」的。

他本人的秉性,是在自由與逍遙之間擺盪,既明白都會繁華底下的各種虛妄,又還是愛著這塵世擾攘,甘願和他所愛的香港一起體味百態。如此,他的個性就與群性交織到了一起。他除了寫歌詞,還寫大量的散文和社論;他的政論很兇,不適合寫在歌詞裡的都在那裡了。當然你不能說他是一個積極的想把群眾帶到哪裡去的「進步派」,但其反集權的性格總是明擺著的。至於最受冷落的「保守派/傳統領域」,林夕坐落在這個象限之用場的作品確實不多(最明顯的例子是他本人極不滿意的〈北京歡迎你〉),但他是中文系出身,古典文學、古典詩詞他是吃透了的,同時他還有學佛,這些都有化用到他的詞作與散文中,因此他和這個象限的受眾,也是有共同語言,堪受重視的。

於是在過去北京、香港之間尚未完全攤牌,中共尚未斬釘截鐵地確定要走現在這條路線之前,林夕這樣的文人和他在內地的愛好者、同心者,還有不少打擦邊球的空間。即便林夕每週都在報紙上明嘲明諷(暗諷放詞裡,寫文章就明著來了)、直言大罵,內地朋友亦可裝作沒看到(也可能真的沒看到)。如今封殺的直接緣故,大概就是政治這個最重要的面子問題,已經蓋過了文藝、娛樂等其他方面的面子問題。至於今後--既然已經這樣了,以後還會怎樣,我們能夠想像到的,應該都會實現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