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女孩

宅到最高境界天天與電腦為伍,沒睡過一天飽覺老掛著黑眼圈的文字工作者。 奉追劇、塗鴉與閱讀為人生三大樂趣,透過戲劇觀賞他人的人生,藉著圖文記錄自己的生活,孜孜不倦於書中尋覓人生的無限可能。sleepygirl910440@gmail.com

無聲告白,珍重再見

「雙數排這條,不要擠!」

「單數往對向道排隊!」

那個胖嘟嘟的大叔扯著喉嚨嘶吼著,聲音裡透露出明顯的焦慮,想必是這個月的返鄉潮讓他感到不耐。

我緊張地再次確認自己手上的票碼,是雙數沒錯。緊跟著前方與我年紀相仿的女孩,往後探了探,沒想到還有這麼多人滯留到這最後一刻。

大家都默默無語,不知道是不是跟我一樣,都在內心與這個世界做最後的告別。

三年兩個月又十九天。

這是我在這裡度過的天數。原本是預計待五年,說不定會更長,我甚至樂不思淼有在這裡定居的打算呢。誰知竟還得提前離開,也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回來。

雖然知道這一刻終究會來,我老早就有心理準備,但是真到這個時刻,內心還是失落得很。

我即將搭乘電梯──你們所謂的上升氣流──回到我的故鄉。

「再見了,地球。」


我自七八歲懂事以來就注意到了,那顆說近不近說遠不遠的的藍色星球。爸媽說它的名字叫「地球」。

媽媽總是一臉懷念地說他們到地球蜜月旅行的種種。但是,單憑口述我還是很難想像那是怎麼一回事,每每央求媽媽再講一次,或是去煩爸爸講點不一樣的版本。連爸爸這麼呆板的人,一提到地球都能說得眉飛色舞,想必地球真的是個歡樂國度呀!

可惜按規定女孩滿二十歲之前不能離開這個星球。這實在太不公平了,為什麼男孩十八歲就可以出去闖蕩呢?無論如何,我暗暗立誓一滿二十歲就要立刻出發去地球一探究竟。

在我十三歲那年,學校推出了三年期和五年期的地球遊學方案,不必苦等到十八、二十歲,滿十五歲不限男女皆可申請。消息一出,全校譁然。看到學長姊們各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真是令我好生羨慕呀,真恨不得自己睡一覺醒來就十五歲了。

雖然還要等兩年,但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努力研究了一下遊學資格,除了年齡限制外,地球相關的學科成績必須達到一定標準,體能測試也被列入其中。因為每年只有20個名額,所以錄取率不到5%,我又突然慶幸還好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準備。原本在學習上意興闌珊的我竟然每天發憤圖強地學習,還自動自發參加各種訓練項目。爸媽看我如此上進,自然也不反對。

地球之旅,我勢在必行。

萬萬沒想到我如此努力卻以幾分之差落榜了。看到我的名字落在遞補名單上時,頓時覺得淼界崩塌,就差那麼一點點呀,20名和21名就是天殺的宇宙最遙遠的距離!我恨!我不甘心!我憤恨了幾天後,就如消氣的水球般萎靡不振。雖然隔年還有一次機會,但我絲毫沒有動力準備,鬱鬱寡歡了數月。我再也不想聽到「地」、「球」這兩個字,爸媽當然很識相,地球成了我家的禁語,無人敢提。

就在我對地球由愛生恨不久後,奇蹟竟發生了,有名錄取的同學因重病而無法成行,我竟幸運遞補了上去!雖然對同學很不好意思,但真是太感謝雅滴滴的眷顧啦。對了!補充說明一下,雅滴滴是我們信奉的幸運女神。

收到通知單後,我歡天喜地趕到營地受訓。是的,地球環境畢竟和我們的星球截然不同,所以行前必須接受健康檢查、體能訓練,還要學習生物、法律相關進階的課程,以免我們在那裡惹出什麼麻煩。

地球有一種名叫「飛機」的交通工具,可以在天上飛來飛去,自由地到其他地方旅遊,不過我們不需要這玩意兒,我們是以滑刷方式到地球。喔,我們的滑刷就很像地球的「溜滑梯」,不對,說是「滑水道」好像比較貼切一點。水淼星和地球之間有幾個刷道相連,雖說是「道」,但並非有型的固態狀,而是由許多水粒子所組成,入口處有股強勁氣流流動,所以只要進入那個通道,便可在幾分鐘內無障礙地滑落至地球。

當然,並非隨時都可以進去,每個刷道旁都設有觀測站,觀察員會觀測並紀錄地球的氣候(水氣變化),預測何時會降雨來決定開放刷道的時日。如此一來,當我們衝破地球外那層臭氧層後,便可以順著雨水降落到地面而不被地球人察覺。

噢,瞧我這記性,都忘了自我介紹一下。大家好,我叫巧滴。來自距離地球不過50萬公里遠的水淼星,不過目前地球人尚未發現我們的存在。

我們的星球不大,不到地球的百分之一。主要由水組成,接近透明,有點像顆水晶球外面套著透明游泳圈,不過水畢竟是涌動狀態,水淼星的形狀自然也非固定。中央的水球稱為「奧區」,住的都是些高貴之人,也就是皇族,爸媽說他們可以在水淼星來去自如,偶爾會到我們這裡(也就是外圈,名叫「外區」),但我們永生無權踏進他們的世界。除非通婚,但要被皇族的人看中可沒那麼容易呢!這麼多年來也就那麼幾個例。

歡迎來到水淼星,其實我幾乎是透明的喔。

有些人很嚮往奧區的生活,聽說那裡的水溫比外區還要舒適宜人。除此之外我一無所知,畢竟我從小只對地球感興趣,所以關於「奧區」我也無法介紹再多了。順帶一提,我看課本上說地球大海的水溫介於我們奧區與外區之間,這對一輩子無緣進入奧區享受的我們而言是多麼大的誘惑呀。

再者,我們對地球探訪趨之若鶩的另一個因素便是:水淼星的生物物種數量極為單薄。去過地球的旅人都把那顆藍色星球的海中生物有多麼豐富多樣講得天花亂墜,對於未曾看過的我們而言實在太難想像了。雖然一些去地球取經的學者回來後,陸續培育出不少新物種,仍舊有不少環境上的限制待突破。

我們的窩角(wogga),就是地球人口中的「家」,是呈現立體的八角形,通常是8個窩角組成一個窩區(wocher),相當於地球「社區」的概念。我們的家並非固定於一處,而是一整個窩區在流速極慢的窩道中漂移。

初次見面,我可愛嗎?

我們的身型小巧,大概只比地球的蜜蜂大一些。我們很怕熱,一生中大約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泡在水裡,頭頂有顆肉球,顏色會隨著溫度升高而變深,要透過肚子上的散熱孔調節溫度,如果無法正常調節,體溫過高可是會死翹翹的呢。我們全身接近透明,有光線反射時看起來帶點淡淡的藍綠色,但不明顯,這就是為什麼當我們混在雨水中落到你們臉上時,你們一無所察。

唉,我是不是又廢話連篇了?我爸老說我講了老半天也切不進重點,可是我很不服氣呀,因為我說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重點!如果我覺得自己說的是廢話我還會說嗎?況且,我都來這裡認識地球三年多了,花點篇幅介紹一下我的星球不為過吧?

好啦,上面這段是我的牢騷。重點就是,我真的真的好愛地球,這裡比想象中的更加豐富而美好,地球人真的太幸福了。回到水淼星後我一定會想念這裡的一切,我巴不得就在這裡住一輩子呢!

可是呀,我真的不得不離開了。為什麼?嗯?你前面到底有沒有認真聽人家說嘛!字字是重點呀!罰你往上拉再看十遍!

還不懂?不會吧?因為地球的海水環境越來越糟糕了嘛!你們該不會都沒有自覺吧?

我在這裡認識的朋友不是病了就是死了,數不清忍著眼淚幫多少海龜朋友拔出插在他們鼻子裡的吸管,看著他們流著血卻無能為力;在海裡狂奔賽跑時不再自由快活,得東閃西躲避開大大小小的障礙物,一個不小心就會一頭撞進各種塑膠袋裡;更不知因為油污失去了多少魚類朋友。

地球人呀~知道你們最珍貴迷人的大海快要透不過氣了嗎?

你,看得到我嗎?

幾個月前又送走了和我交情兩年有餘的珊瑚礁朋友。還記得終於親眼目睹課本裡所描述的珊瑚礁時,我興奮得鬼吼鬼叫,可把大家嚇壞了呢。當時珊瑚蟲一隻隻探出頭來看我,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好笑。

可是,他們一個個離我而去。看著原本五彩繽紛、常常與我一起舞動的珊瑚漸漸失去了活力與色彩,我納悶不解,以為他們對我這外來客生膩了。結果小丑魚說,當他們變白,就意味著走向了生命盡頭。

我傷心極了。

來到地球遇到各種生物令我大開眼界,卻也在這裡一次次面臨生命的逝去。從一開始的嚎啕大哭,到現在即便再悲痛欲絕也掉不出淚了。我顧不得為地球朋友們哀悼太久,因為如今我也自身難保了……。

地球大海的水溫已經高過水淼星的外區,瞧,我頭上的肉球顏色都變深了,這可是會危及生命的警訊。原本我是想再忍忍的,畢竟我還有好多地方沒去呢!但是溫度升高也就罷了,酸化的問題也越來越嚴重,已超出我們身體所能負荷,瞧,我的身上已經有好幾處被酸化侵蝕而呈淡褐色了,如果連溫度調節器都故障,那我很可能會一命嗚呼,不!我才十八歲耶。

窒息

有鑑於地球溫度節節升高,對我們的身體越來越不友善,去年水淼星的皇族曾呼籲國民回鄉。我也有預感地球終究無法久待,於是開始規劃離開前的「畢業旅行」,預計來一趟為期三個月的長途旅遊。誰知,這次沒有雅滴滴的保佑,我才剛踏上旅程不久,便聽聞各地都爆發了什麼……忘了叫什麼名字的疫病。

雖然還無法判斷對我們是否有影響,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嘛!那些用過丟棄的口罩也紛紛進入海洋,誰知道又會對我們造成什麼樣的傷害?水淼星的國民也人心惶惶,深怕我們染病,更怕我們把病帶回去,眼看這疫病遲遲未退去,皇族最終發出了命令,要求滯留地球的國民於一個月內分批返鄉。

這下可好啦,連畢業旅行也泡湯了,萬般無奈之下,我只好放棄這趟遠征,中途轉向,來到赤道這附近搭乘電梯回鄉。

算一算時間,我們應該是最後或倒數第二批返鄉人潮。

大家眼神都透露著哀傷與不捨,因為即便這場疫病過去了,地球的環境也不再適合我們,能否有機會再來還是未知數。


「電梯即將向上,倒數,五、四……」

胖胖大叔嘶啞的聲音把我的思緒拉回了現場。

我跨步向前,轉身回望最後一眼。

再見了,地球,再見了,曾經湛藍無比的美麗星球。衷心希望,將來還有機會再訪,珍重再見。


(後記)

人生第一次成就達成。我居然寫了一篇虛構文!雖然熱愛閱讀小說,卻超級不擅長編寫「虛構」的故事。這類題材完全在我的守備範圍外,所以原本壓根兒沒打算參與這類徵文活動的。但有天那個念頭進入了我的腦海之中,慢慢轉慢慢轉,從一個小小念頭滾成了龐大的寫作動力:就算寫得不好也沒關係,我想寫,我要寫,我必須寫。結果真的把故事寫出來了!
當然故事還可以更完善,再花點心思可以架構得更好,一些命名可以多藏些巧思,有些文字應該配圖會更好,真要吹毛求疵起來,這文還要在草稿匣裡躺幾個禮拜。不過,寫出完美的故事並不是我的目標,把想傳達的重點(理念)放進去,便符合我寫這個故事的初衷,足矣。
你問我重點是什麼?罰你往上拉看一百遍!!!(巧滴的激動口吻)

社區活動提案|創建一個星球文明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