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圈轉圈圈

追劇、塗鴉與閱讀,透過戲劇觀賞他人的人生,藉著圖文記錄自己的生活,孜孜不倦於書中尋覓人生的無限可能。sleepygirl910440@gmail.com

2021Matters 年度問卷_Let go matters.

走過2021的寒徹骨,願2022梅花香撲鼻。

<前言>

加入matters快兩年了,第一次跟風寫年度問卷,本來想說才幾題而已,應該可以刷刷刷就答完,沒想到一直卡關,有些答不上來,有些則是很難三言兩語道盡,幸好在2021年結束前生出來,沒拖到明年去!

2021Matters 年度問卷,start!

1.寫下一件今年發生的,你想永久紀錄下來的事情。

想記錄的事情好像都寫成文章了,比如<生平第一次面臨缺水危機>、<痛失心血>、<阿嬤的畢業典禮>、<第一劑疫苗>等等。

那就簡單記錄一件暗黑心事吧。

今年年初,有兩個家庭成員相繼失業。

一個在離職後,選擇勇闖創業之路,後又以壯士斷腕之勢認賠殺出,歷經求職、就業、年底又再次轉職,是否穩定下來了還有待來年繼續觀察。

另一個,運氣好的話,可能哪天會奮發一下,也有可能再度陷入日日月月年年的爛泥待業模式,度過下一個十年。

錢不是萬能,但沒錢是萬萬不能。許多規劃都只能急踩剎車,當初約沒簽成,許是幸事?

生活難,現實世界太迫人。
夾心餅狀態持續,三方夾擊。
閉眼躲不了彼此的怒視與碰撞,
掩耳蓋不去不絕的怒吼聲,
我累,也淚。
軟弱地逃進無聲的文字世界裡,
虛構世界裡的寫實更殘酷更絕望,
暫時抽身,打開網路之門,
跌進 更吵雜 更多情緒的 字字句句裡。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也難,也艱險。
連在虛擬世界裡,
都要當隻埋首於土的鴕鳥,
圍起高牆不隨意遊走,
才不至於碰得滿身傷。
真是,累到骨子裡。
──寫/繪於某個衝突之夜(截自日記)

這種壓力鍋狀態,這種夾心餅狀態,我以為上一個十年已經讓我麻痺了,實際上是我太樂觀,壓力只會不斷累積,到了某個時間點,落下一根稻草或微小火花,就可能瞬間被壓垮或爆發。

不過,人畢竟是最有學習力的動物,上一個十年讓我們都多少有些長進,多少懂得自我排解,也有某種程度的豁達半放棄,不再那麼輕易垮下,但偶爾的火山爆發倒還是有的。

那次的衝突之夜,面對互罵到失去理智的兩人,有種昔日惡夢再次席捲而來之感,當怒火延燒到旁人,也燒斷我的理智線,再也止不住地狂吼回擊,臉上卻滿是止不住的淚。

不過激情(?)過後,理智回歸,又會沒由來地樂觀,關關難過關關過嘛!相較於過去幾年的水深火熱,今年算是和諧快樂了,偶爾情緒爆發算是壓力(負能量)正常釋放,總好過家人病情惡化又瀕臨覆滅彼此更承受不起。

(第一題就寫得這麼負面好嗎?)


2.整整兩年過去了,疫情仍在繼續。相比起兩年前,疫情如何改變了你的生活?你認為還能恢復原狀嗎?

這兩年來,疫情對大家生活的衝擊不外乎社交距離、遠距工作、不方便外食、不能隨意(出國)旅遊等等,不過我本來就在家工作、很少外食,而且已經升等為最高級宅女,也不怎麼熱衷旅遊,要我出門我還嫌麻煩,所以基本上對生活幾乎沒造成什麼改變。

主要的影響應該是在心理層面,出門必須與人近距離接觸時,多少會有些壓力而感到焦慮,疫情緊繃時就容易疑神疑鬼,對其他家人朋友在外工作所承擔的染疫風險也很難不擔心。往後可能要與這些變來變去不斷進化的疫病共處,心理上的調適可能還需要時間?(啊,還有,日韓藝人相繼傳出染疫消息後,現在追劇看到吻戲都覺得難以直視,只有我覺得那畫面已不再令人怦然心動而是令人心驚驚嗎?)

另一個改變大概就是打疫苗這件事,我才剛打完第一劑,家人已經在討論第三劑疫苗要打哪一支,台灣雖然目前控制得當,卻也漸漸疲乏,國外仍時不時拉警報,所以對於恢復原狀實在樂觀不起來,那麼定期施打疫苗或許無可避免地會變成常態?這就真的是一大困擾了,畢竟我實在沒有那麼多時間去施打、暈倒再癱床一週呀。


3.2021 年,你(終於)在哪些地方躺平了?

整個2021年都在全速奔跑,內心想躺平但是雙腳與大腦不聽使喚,然後到了年末就體力不濟直接撲倒在跑道上。

如果要說精神上的躺平,大概就是在身心俱疲而陷入低潮時去探望阿嬤最後一眼後,開始對人生的各種追求產生懷疑與不確定,把各種事情放在價值觀天秤上秤了秤,幾番衡量後,放下了一些不必要的執著,至於是什麼樣的執著就不寫出來了,我自己知道就好。

如果說的是肉體上的躺平,就是打了疫苗後,徹徹底底躺平好幾天,發現這樣躺平耍廢真是太愜意了完全不想起來了怎麼辦好想一路躺到明年去喔~但最終仍在步步逼近的截稿日的脅迫下奮起趕工了,唉,果然不是當爛泥的命!


4.2021 年,什麼事情讓你獲得最深的意義感或給你最大的力量感?

2021年默默在內心結束了一段長達二十多年的友誼,對於人際關係再次感到心灰意冷,年末與幾個好姊妹時隔一年終於相聚的那一天,帶給我無限歡笑與滿滿能量,重拾了對友誼的信心,覺得人生無限美好。(另外龜速生文中)

有時覺得上帝很殘忍,但又時常感受到祂的仁慈。祂會把負能量集合體塞在我身邊,甩也甩不掉,像催狂魔般吸食我的快樂能量,卻也會適時施展護法咒,護我免於被吞噬,祂會不斷把我推入絕望之中,卻會在關鍵時刻送來一點溫暖或希望,可能是一個機會、一次聚會、一本書、一句話、一通電話,或是,一封信。

對需要的人來說,再微不足道都是救贖。

前陣子收到某位消失很久的文友突然的來信,簡短問候我的近況,那時正值趴地不起的低潮期,這份關心與互動於我而言是一場及時雨,滋潤了乾裂的心。在一來一往的信件中聊了許多,我們都在今年陷入難以自拔的情緒低潮,都在今年面對許多課題與挑戰,都在為不要太努力而努力,這些相似,讓我們更能互相理解,這樣的心理安慰為原本萎靡不振的我注入不少能量。

(不禁想著,妳的護法型態會是什麼樣的動物呢?直衝腦門的第一個形象是......蝴蝶!不過,護法型態可以是昆蟲嗎?不管,反正我覺得是蝴蝶就是蝴蝶,一隻綻放銀光、美麗優雅又帶點小俏皮、隨著音符翩然而來的蝴蝶!)

我們在信裡說起孤島式寫文之必要,有時就是想有座孤島般的秘密基地自在寫些沒營養也不必在意別人評價的廢文,她便排除萬難幫我安排了一個可以無所顧忌寫雜文碎碎念的小窩,熱情給予建議和解惑,為我省去瞎摸索的時間(再次鞠躬道謝)。

我們的生活圈完全沒有交集,更不曾謀面,互動僅限於網路上的文字交會,但是當她久久未出現,或我久久未上線,就會彼此擔心掛念,有個人這樣惦記著自己,再冷的心都變得暖洋洋!

很開心原本以為斷了的緣分又因文字再次連結起來,讓我更有動力捕捉生活中的苦與樂、微不足道但就是想寫下來的小事當然也少不了各種蠢事,化為文字捎至遠方,有那麼點像《飛行魔法》與《空白宇宙》的現實版。謝謝妳主動走向我,讓這緣分延續下去~(寫著寫著怎麼變成肉麻情書?)


5.2021 年,你經歷的一場告別或一次相遇。

不得不說我陷在風翔萬里離世的愁緒中好久好久(那陣子對打疫苗產生不理智的恐懼,每每家人朋友打疫苗都讓我緊張萬分,太害怕失去,害怕來不及道別),好不容易從那一團悲傷情緒中抽離,隨後又告別了我的鋼鐵阿嬤,得知喜歡的日本作家山本文緒病逝,看到台灣作家陳柔縉車禍過世的消息……今年的十月,充滿死亡的氣息。

想了很多很多事,關於,更多關於

很多事總想反正不差這一時一刻。但人生無常,有時就是差這一時這一刻,這一念之差,後面的遺憾卻是無止無境。陪伴、關心,要及時。

阿嬤的晚年也讓我深刻意識到,一個人要想好好死去,終究還是少不了「錢」,尤其我無夫無子,也不願造成其他家人的負擔,老了病了,醫藥費、看護費或養老院等等,通通都要錢,沒錢就沒有選擇權沒有尊嚴,努力賺錢依舊是必要之惡,只是,這努力究竟要努力到什麼程度?而且努力還是很窮怎摸辦?乾脆躺平算了?

陪伴需要時間,賺錢也需要時間,休閒娛樂或充實自我都需要時間,比例怎麼安排也是一種智慧,而我一直沒什麼慧根,所以總在窮、瞎忙與愧疚之間徘徊。面對親人的離世,讓我重新梳理了優先順序,學著放手,時間有限,總不能什麼事都一把抓,如前面「躺平」一題所述,放下一些事後回想起來會覺得蠢或不值得的各種執念,內心開闊許多。


6.相比去年,你與身體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有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躺在床上養病開啟2021年的第一個月,也以躺在床上靜養來結束2021年的最後一個月,我這個人真是有始有終(成語不要亂用!)

雖然對自己的身體狀況總是後知後覺,不過至少我現在確知自己腸胃特別敏感、對痛覺的感受程度是常人的好幾倍,也知道每次看到血會嘔吐會暈倒是因為恐血,而不久前打疫苗才得知我似乎會暈針。

寫這份問券時,距離打疫苗已經過了兩週,身體仍十分倦怠,不太確定是疫苗副作用所致還是自己這一年來真的太累了,又或者,兩者皆是?頭痛頻率大幅提高,整個12月陸陸續續吞了不少止痛藥,希望這樣的現象不會持續。

我的身體常常出乎別人意料之外,但我現在已經見怪不怪只剩無奈。有一本書的書名叫做《人類這個不良品》,我覺得用不良品這個詞彙來形容我的身體頗為貼切。(這本書我還沒讀,不過在翻譯過幾本人體相關書籍後,真心讚嘆人類的身體構造實在奧妙,但有時也真的很沒用!就算仔細呵護,她還是會任性地壞給你看,不呵護,當然壞得更快更厲害。)認真思考了一下,我到目前為止好像從來不曾真正喜歡過自己的身體,往後可能也很難,我的身體不是我的身體,我常常搞不懂她,但我努力學著接納她,不要太討厭她,也不要一直虐待她。


7.跟我們分享你在 2021 年相遇的一本好書、一部好電影或一首好歌。

一本好書:只能選一本讓我選擇障礙發作,放棄作答。

一部好電影:今年追劇無數,但好像只看了一部電影:《靈魂急轉彎》

一首好歌:這就簡單多了,因為我聽的歌不多,喜歡的更少。2021年聽過的歌中最令我難忘的,無疑就是這一首:<暮沉武德殿>(民謠版),淚推!

這是什麼樣的一首歌?

這是一首台語歌,歌名中的武德殿是指埔里武德殿,曾是1930年抗日霧社事件中罹災生還者的收容所與赤十字社的臨時救護所,也是1947年二二八事件的台灣民兵指揮本部。MV講述一對年輕夫妻生離死別的故事,日治時代末期,丈夫熬過二戰從南洋戰場歷劫歸來,以為回到台灣終可團圓,卻逃不過死劫,命喪白色恐怖的屠殺之中。

我不太追新歌,對音樂也不是太熱衷,很跟不上流行地今年才第一次聽了閃靈的歌!其實原本是重金屬樂,後來又改編成民謠版本,兩種版本我都聽了,第一次聽到重金屬台語歌,那種震撼難以言喻,有發現新大陸之感。不過前者的甩頭啦嘶吼啦我聽完不禁覺得脖子痛痛喉嚨痛痛頭也痛痛,很難放輕鬆再聽第二次,但後者很可以,我好愛,重播數十遍也不厭倦。也因為這首歌認識了唱腔獨特的元千歲(日本奄美民謠歌手)。聽到後面,被內藏的洋蔥薰出了淚,槍斃那幕又讓我想起讀得淚眼婆娑的《陳澄波密碼》......

(意外在這題寫上癮,冒出好多首愛歌,下次寫篇延伸文,分享我的台灣歌單好了。)


8.用一張照片分享 2021 年對你有重大意義的時刻。

這題太難了。絞盡腦汁回顧這一整年,好像沒有什麼稱得上是「有重大意義」的時刻。從零星幾張照片中勉強挑出一張已經編輯好的現成食物照:

這是今年疫情趨緩時難得的一次外食,為姪女慶生,照例跟她說:親愛的寶貝,很高興認識妳喔!


9.請填空:

2021,Let go matters.

(抓不住的,就放手吧,反正死了什麼也帶不走~)


(這題留給你,請向自己發出一個靈魂的提問,然後寫下你的回答)

10.2022年不要工作好嗎?
10.2022年少接一些交期較趕的工作好嗎?

好的,我盡量不勉強。(這句話就跟「我明天會早點睡」一樣是世紀謊言。)唉唉,我也很想放假去撈金魚呀,可是沒有富爸爸沒有金龜婿也沒有豐厚的財庫做後盾,只能繼續勤勤勉勉在電腦桌前燒腦敲鍵盤,認命地存老本,但還是希望自己明年可以過得稍微悠哉一點啦。(也不能太悠哉,因為那意味著失業危機呵)

<結語>

by朋友

2021一整年都過得不是太好,為了回答第一題而去翻了翻今年的私密日記,發現簡直負面值爆表,不過還是感謝自己能透過這樣的方式(寫字畫畫)傾倒情緒垃圾,宣洩總好過強壓在心裡悶出病好。

只願,歷經這些寒徹骨,能在2022迎來滿室梅花撲鼻香。

最後,由衷感謝這兩年來進入我的小圈圈裡陪我繞圈圈的每一位文友的支持與相伴(手比愛心),我們明年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021 Matters年度問卷|告別、躺平、相遇、轉折...你的年度關鍵詞是什麼?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