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80 

三三兩兩

脆弱花褲

還是睡不著的夜間,一腳就跌到谷底, 我不曾在那裡,拿著權力、喊著標語, 所以我不配擁有睡意。被社會侵蝕的氣息。爭推擠不停、三三兩兩、來來去去, 瞬息感到不斷失去, 我不會寫歌、也無從嘆息。到底在叫什麼,我曾是其中之一, 但我現在也已、不再感到有趣。

「我愛你,不過⋯⋯」

脆弱花褲

「我愛你,不過⋯⋯」 昨天將對朋友的想法跟I說,因為這些事情總是被我放在眼前、大過我眼前的人,所以我說了:「我愛你,可是⋯⋯」而這個起手式,讓I久久說不出話來,抽完一根菸之後才微微說出自己的感受。「我聽到『可是』有種⋯你可能不愛我了的意思⋯。

爬起來打一些

脆弱花褲

醒來身為第三個月的無業工作者,我最近睡得很多、但醒來時經常充滿了罪惡感。其實我不是無業,只是疲累地不想再面對這些角色了:乖巧的女兒、優秀的學生、社會化的大人,甚至是完美的自己。我知道我是脆弱的、情緒化的、經常不控制的,但我不想就這麼打壓自己,就像周圍的一切,好像我不要去碰觸就不會被傷害到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