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花褲

「我愛你,不過⋯⋯」

發布於

「我愛你,不過⋯⋯」


昨天將對朋友的想法跟I說,因為這些事情總是被我放在眼前、大過我眼前的人,所以我說了:「我愛你,可是⋯⋯」而這個起手式,讓I久久說不出話來,抽完一根菸之後才微微說出自己的感受。「我聽到『可是』有種⋯你可能不愛我了的意思⋯。」聽到這裡,我才稍微清醒過來。


我的小心翼翼、舉步維艱、無法信任造成「我經常只看見我在受傷」,那些防禦與攻擊,其實也正在傷害想要陪伴我的人,這是很難的,但其實他願意用他的方式陪伴我。


他總是叫我老大,我有些不好意思。

習慣掌握身邊一切事情,直到真的意識到我再也摸不到為止、我就會急速地預測關係停止、切割關係、遠離關係、然後暗自舔舐自己認為的傷口。——到此刻我才真的能感受,原來是這樣、原來那些破壞掉的關係與連結是這樣的狀態。


以前的我,覺得這些或許沒也什麼不好,直到我若有似無到很真實的、與I生活在一起。


那些無助推拒、反覆挖過去的記憶,其實都是我。但是當我和I生活在一起,這些我也出現了變化,我想是自己的某個狀態,或許稱他為穩定、有力氣的、成熟版本的我「阿米」出來跟其他爭吵不休的我(還沒想清楚他們要叫什麼)好好說話了:「嘿你,生活裡出現了另一個人了,要不要學著坐下來好好一起相處啊???」


想想就覺得,這些叨念都好可愛、好幸福,因為我看著他們,在撰寫文字的當下,他們似乎也靜靜地坐著、陪在身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