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4 articlesIn total 86986 words
洋流

“他们别想读我的信,这世界无权了解我的心声”

​儿子Philip 死后,汉密尔顿一家搬到了城郊,“learn to live with the unimaginable”。戏剧着重突出了Alexander的丧子之痛:他在花园消磨时间,他学会去教堂祈祷。城郊静悄悄,他形单影只,自言自语,抵抗无妄之灾的过程中,他须发渐白。

36
洋流

带妈妈取节育环

作为在中国曾经大规模推广的避孕方式,节育环出现在大众视野, 往往与“疼痛”联系在一起。这种疼痛有时是经血般的红色,有时是腹部的下坠感,有时被分解得细碎易捱,直到容纳它的这具身体都难以察觉。长达几十年的岁月里,母亲在耻感里沉默,独自吞咽着疼痛。直到2020年,上一代女性节育环的问题进入公共领域。年轻女孩们猛然发觉,如上世纪般遥远的金属环,至今仍留在母亲体内,留在曾孕育自己的子宫内。

267
9
洋流

春节消失的母亲

“二十四,扫尘日,小年起,除夕止。腊月二十七,宰鸡赶大集。腊月二十八,打糕蒸馍贴花花。大年三十,祭祖贴门神,爆竹声中一岁除。”小年过后,我们习惯用农历计算日子。民谣里的春节事记紧锣密鼓地流传了上千年,这是一份独属于母亲的时刻表,每位母亲都在单枪匹马地与之搏斗。

68
1
洋流

当然,爱情注定形式肤浅

(就只是非常无聊的爱情日记:D) 2020年11月9日 该怎么写诗呢。用词语串联起气候,懦怯,纯洁,一场狂欢的体认?或者打捞起属于我们的意象,栗子,火焰,金鱼的咀嚼。你手掌干燥,握住我时,你的宽慰变成我的。你知道的我不会写诗。十一月的此刻,我不想再坚持死去的暗示。

40
洋流

参加了一场985相亲局

11月21日,北京初雪如约而至。在这个需要温暖与靠近的恋爱天气,我走进了798艺术区,参加了一场神秘的“985相亲局”。相信你早已对这个高端相亲局有所耳闻:名校毕业,精英圈子,高标准筛选机制,参与其中的单身青年男女,期待在这里遇到匹配的另一半,培养出更精英的后代。

518
5
洋流

留学生论文代写:有瑕疵的灰色“正义”

近日,一名海外大学的任课老师在社交媒体发文称,自己教授的班级内,有一名中国留学生因车祸不幸去世。然而,在这名学生离世后的几个星期里,她仍不间断地收到学生的邮件和网课作业,学生也同在世时一样,按时参与课程测验。“亡者交作业”现象引发了公众对留学生委托“枪手”机构代写代课这一灰色产业的关注。

275
2
洋流

农村全职妈妈:草莓成熟时

提起全职妈妈,我们会想起《三十而已》里的顾佳,《82年出生的金智英》的金智英,想起北京的“顺义妈妈”和“海淀妈妈”。我们讨论的是划分到私人领域不被支付的劳动——家务,讨论不被看到的女性和她们的需求——女性被期待让家成为让每一个人安宁和休息的避难所,除了她们自己。

93
3
洋流

五花八门宿命也缤纷的事

我有了各种各样的际遇,一些干燥,轻浮,牙齿打着寒战被大风吹得阵阵发酸,类似这样冷空气里空荡荡的际遇。这些际遇的背景是音乐声,光怪陆离的黑暗伪饰了某种平庸,让人难以辨认,却不得不被吸引,在融入中忘记,因此笃定他们的才华。际遇里的人是一些怎么看都漂亮的朋友。

22
洋流

相声演员程浩洋:十八愁与北野武

一、“墙”消失的瞬间 从复兴门转一号线,南礼士路,木樨地,公主坟,不到半个小时过6站到五棵松。在晚高峰人群拥挤的地铁车厢里,浩洋瘦高挺拔,穿着明黄色冲锋衣,踩着复古运动鞋,牛仔裤穿得晃荡。几绺碎发垂在额前,带着细边眼镜,29岁的浩洋看起来时髦,与去五棵松寻找酒精和夜生活的年轻男孩没什么两样。

41
1
洋流

“不远处,涅瓦大街上人声鼎沸。”

我受不了黄昏、落日、夕阳。随便是个什么词儿,就是天彻底闭合、收走所有颜色和可能前的那段时间。一簇簇楼房被笼上奇异的光彩,美得冷峭,美得轻易又隆重聚合。让人想着再多活一天,想着将要拥有某种泪光闪闪的期待。一个多月前,每天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和阿柴在楼梯间抽烟。

2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