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7 篇作品累積創作 98772 

工人,艺术家,工人艺术家

洋流

社会敏感性研发部成立十年,一场密谋改变的艺术实践。 本文首发于TMagazineChina,这里是经编辑修改前的原稿,文中图片来自摄影师青山

3

20210706,脖子间的缄默与嘴里的缄默是两码事

洋流

“如果我说脖子间的缄默与嘴里的缄默是两码事,我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在我的劳动营岁月之前,之中和之后,我有二十五年的时间生活在对国家与家庭的恐惧中,畏惧那双重的毁灭:国家把我当我罪犯囚禁,家人把我当耻辱放逐。麋鹿的街道上,我怀疑地盯着陈列柜,电车和楼房窗户的玻璃,盯着喷泉和小水洼反射出的镜面,好像自己就该是个透明人。”

两位视障者的草莓音乐节漂流

洋流

社会普遍认为视觉的丧失意味着一项基本生活能力的丧失。浸泡在这种丧失带来的“心酸”和“遗憾”里,追求精神生活,显得奢侈又虚妄。可尊严,自我,爱,自由,一次出行,一场户外音乐演出,都不是视觉的特权。2016年盛夏的草莓音乐节,两位全盲视障者刘龙和秋池,与滚烫、荡漾的人群一起,共享了不需要眼观的共同情感。

6

“他们别想读我的信,这世界无权了解我的心声”

洋流

​儿子Philip 死后,汉密尔顿一家搬到了城郊,“learn to live with the unimaginable”。戏剧着重突出了Alexander的丧子之痛:他在花园消磨时间,他学会去教堂祈祷。城郊静悄悄,他形单影只,自言自语,抵抗无妄之灾的过程中,他须发渐白。

带妈妈取节育环

洋流

作为在中国曾经大规模推广的避孕方式,节育环出现在大众视野, 往往与“疼痛”联系在一起。这种疼痛有时是经血般的红色,有时是腹部的下坠感,有时被分解得细碎易捱,直到容纳它的这具身体都难以察觉。长达几十年的岁月里,母亲在耻感里沉默,独自吞咽着疼痛。直到2020年,上一代女性节育环的问题进入公共领域。年轻女孩们猛然发觉,如上世纪般遥远的金属环,至今仍留在母亲体内,留在曾孕育自己的子宫内。

9

春节消失的母亲

洋流

“二十四,扫尘日,小年起,除夕止。腊月二十七,宰鸡赶大集。腊月二十八,打糕蒸馍贴花花。大年三十,祭祖贴门神,爆竹声中一岁除。”小年过后,我们习惯用农历计算日子。民谣里的春节事记紧锣密鼓地流传了上千年,这是一份独属于母亲的时刻表,每位母亲都在单枪匹马地与之搏斗。

1

当然,爱情注定形式肤浅

洋流

(就只是非常无聊的爱情日记:D) 2020年11月9日 该怎么写诗呢。用词语串联起气候,懦怯,纯洁,一场狂欢的体认?或者打捞起属于我们的意象,栗子,火焰,金鱼的咀嚼。你手掌干燥,握住我时,你的宽慰变成我的。你知道的我不会写诗。十一月的此刻,我不想再坚持死去的暗示。

2

参加了一场985相亲局

洋流

11月21日,北京初雪如约而至。在这个需要温暖与靠近的恋爱天气,我走进了798艺术区,参加了一场神秘的“985相亲局”。相信你早已对这个高端相亲局有所耳闻:名校毕业,精英圈子,高标准筛选机制,参与其中的单身青年男女,期待在这里遇到匹配的另一半,培养出更精英的后代。

5

留学生论文代写:有瑕疵的灰色“正义”

洋流

近日,一名海外大学的任课老师在社交媒体发文称,自己教授的班级内,有一名中国留学生因车祸不幸去世。然而,在这名学生离世后的几个星期里,她仍不间断地收到学生的邮件和网课作业,学生也同在世时一样,按时参与课程测验。“亡者交作业”现象引发了公众对留学生委托“枪手”机构代写代课这一灰色产业的关注。

2

农村全职妈妈:草莓成熟时

洋流

提起全职妈妈,我们会想起《三十而已》里的顾佳,《82年出生的金智英》的金智英,想起北京的“顺义妈妈”和“海淀妈妈”。我们讨论的是划分到私人领域不被支付的劳动——家务,讨论不被看到的女性和她们的需求——女性被期待让家成为让每一个人安宁和休息的避难所,除了她们自己。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