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只刘

記者未遂的大學青椒

疫情排查一線的社區醫生:「我媽知道我防護很差后,頭髮一夜全白」

發布於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爆發後,中國多地政府以社區醫院-居委會(社區)-轄區民警為網格化組織,對湖北返程人員(後又加入溫州等被各級政府認定為疫區的地區)逐戶訪視、排查疫情。X市近期的新增病例大多來自入戶排查所得。社區醫院的醫護人員處於疫情排查工作一線,風險大,卻不為輿論關注。現正值各地復工高峰時期,排查工作量徒增。

X醫生為X市某區社區醫院的醫生,疫情爆發后,即被召回工作崗位。從她的自述中,可了解中國政府的基層疫情排查流程以及基層一線醫護工作者的防護現狀。以下為她的自述。

突然通知防護培訓,發的口罩會漏水

我年前原本買了高鐵票準備回家的,年二十八(1月22日)突然收到單位取消休假的通知。市衛健委要求市內所有醫療機構不得停診。

其實我有預想到會被取消休假。大概是年二十六、二十七時看到在傳染病防治醫院工作的師兄發朋友圈說被取消休假了,當時就感覺情況不妙。

我是12月20號左右開始關注疫情的,但只是將它當作值得留意的衛生事件,不覺得很嚴重。到1月初,微信群和微博都有人在轉疫情病例的情況,很快又有武漢8個人造謠被抓的消息,感覺輿論在收緊,事情的真實情況可能會比官方情況報道得嚴重。

1月19號,醫院突然收到区疾控的緊急通知,要求對醫護人員做防護培訓,比如如何穿戴防護服、如何消毒防疫等。我馬上意識到這次肺炎的傳染性可能會比較強,這才想起口罩問題。

但20號市面上已經買不到口罩了(編者注:1月20日,鐘南山指出「人傳人」現象,成為一個重要關節點。市民開始瘋搶口罩)。我們院長也是19號收到上級防護培訓通知后才去清點醫院的防護物資。當時整個醫院只有几套防護服(其中一套已經過期很久了)、幾個N95口罩和非常舊的護目鏡。院長年二十八通過其他渠道買回了200個工業級別的GB2626的N95口罩(非醫用)湊合著用,每個醫護人員發了5個。

我在淘寶下單了1000多塊錢的口罩,只有1單成功寄到家裡,其他都被退單了。實在沒有辦法,開始在各大微信群尋求口罩資源,最後在熱心網友的幫助下,年二十九終於買到了100個N90工業口罩。我像救命稻草一樣抓在手裡。

就這樣開始上門訪視工作。單位發的N95口罩密封性防水性都很差,就多戴一個外科口罩在外面。護目鏡只有幾個,幾個醫生得輪流戴。我戴著太大,就用保鮮膜纏住兩邊稍微密封些。沒有防護服,就用一次性雨衣套在工作服外面。雨衣漲價也很厲害,我自己買雨衣都花了好幾百。再加上一次性膠手套、鞋套和一次性帽子。

防護物資匱乏、時間緊張,我們是中午回到醫院再集中進行衣物消毒,下午工作結束再進行二次消毒。專業消毒工廠未開工前,我們只能用醫院的紫外線機器照射消毒。現在工廠陸續復工了,才恢復每週一次的工衣消毒,日常還是依靠紫外線消毒。

到2月中下旬,單位發的酒精和84消毒水比之前多了一些,護目鏡和防護面罩也終於發下來了。但口罩還是緊缺。1周只能領2個「四面透風」的很薄的N95。外科口罩更薄,看不到廠家標識。院長拿了一個試了試,發現竟然會漏水,告知我們不能當外科口罩用。

最近我們每人領到了2件一次性手術衣。但院長說接觸可疑患者才可以穿,平時的訪視排查工作不能穿。我就在想,萬一上門了才發現對方是可疑患者該怎麼辦呢?

「防控升級,居家隔離者也要做核酸」

我所在的社區醫院負責16個居委、7個片區的範圍。訪視工作往返各個社區之間,單位沒有配車。院長鼓勵我們騎共享單車,可報銷車費。現在是復工高峰時期,我們工作量又大了許多。最多時候一天得訪視七八十人。截至2月中旬我們總共入戶訪視了380多戶共700余人,其中湖北返程人士近400人,移送集中隔離十幾人。

我們手裡有三份名單,一份是公安局提供的從湖北境內或其他疫區入境本市的名單,一份是居委會提供的轄區居民自己登記或者被舉報的名單。另外,疾控中心也會提供一份根據確診或疑似病例行動路徑鎖定的密切接觸者的名單。

上門首先確認他們的體溫和身體狀況,如有沒有发烧,咳嗽、腹瀉這些。接著登記他們的行動路徑信息,比如在湖北哪些地方工作或居住、經過哪些地區、乘坐哪些交通工具等等。最後會做一個簡單的健康教育,告知隔離期間應注意的事項。我們會每天隨訪他們的身體狀直至14天隔離期結束。

2月中旬開始,居家隔離政策又嚴格許多。需上門考察隔離人員的居所是否符合一人一間房的隔離條件,若不符合,則需去往區的集中隔離點。中間的移送工作,我們也要參與。

此前,訪視對象出現發燒症狀才會被轉至定點收治醫院做進一步檢查。醫生根據血常規和胸片、CT等檢查結果判斷其是否為疑似病例,如果是,則將患者隔離治疗,并做核酸檢驗。2月中旬開始,居家隔離人士無任何症狀也需做核酸檢測。他們隔離14天后,我們會上門採集咽試紙標本送疾控,大概1-2天會出結果。陰性結果才能解除隔離。

而一旦患者并判為疑似,區疾控會調查此人的行動路徑和密切接觸者,後者會被要求進一步居家隔離。如果患者被確診,會根據密切接觸者的健康狀況判斷他們是否需要送到醫院集中隔離。區疾控會安排確診患者居住地的消毒。

「訪視第一天就被保安“拿”了口罩」

剛開始訪視工作時,我們「全副武裝」地進入社區,馬上引來居民們的圍觀。他們拍照啊錄視頻啊還圍過來問各種問題。後來我們學乖了,先穿著日常衣服進入社區,再找一個隱蔽場所換上防護衣物。

大多人還是挺配合的。也有那種打電話關機、拒絕開門拒絕檢測、冷嘲熱諷說我們也是病毒攜帶者的。

我第一天上門訪視就被社区保安「拿」了口罩。上門訪視有時候需要社區物業和保安人員陪同。那天那個保安看到我袋子里有口罩,馬上「拿」了過去。我反應也很快,條件反射式地「拿」了回來,但只「拿」回來兩個。保安說:「你們醫院天天發,我們沒有」。我想是因為大家都非常恐慌吧。

上班時候精神是高度緊張的。防護不足,所以害怕又焦慮。那天看到湖北黃岡衛健委主任對疫情一問三不知的視頻,剛好訪視對象就是黃岡籍的。他們家走廊非常小,只能進入家裡。工作時沒怎麼留意,後來下班看回居委會拍的照片才發現當時一家老小都圍在我身邊。非常後怕。

好多有居住條件的同事都會自己單獨住房或獨立房間,與家人隔離。我是把家裡分成污染區、半污染區和乾淨區。進客廳馬上換衣服,門把手、鑰匙用84消毒液消毒,然後進入衛生間洗澡、洗衣,再進入廚房煮飯,吃完飯就待在臥室里不出來了。

每天下班后都特別疲憊。我會控制每天刷手機看新聞的時間,不然心情會更差。晚上回到家會跟家人視頻聊天,舒緩舒緩。我媽最近才知道我日常工作具體在做些什麼,防護還很差,一夜之間白了頭髮。很心疼很心疼媽媽。

「要麼工作,要麼走人」

最近,單位有個沒有編制的合同工同事辭職了。她是個文員,沒任何臨床經驗,還懷有幾個月身孕,此前有先兆流產跡象,也被安排訪視排查工作。領導說,你要麼工作,要麼走人。

院長每次開會都會一再強調紀律,特別是不要在微博微信上發佈或转发關於疫情的任何非官方信息。1月22日收到休假取消通知時,院長就強調不准詢問休假期間工作薪酬問題,不准提出任何意見。

這次疫情讓我感覺到政府的應急能力比我想象的要差很多。工作的安全性完全沒有保障,想要依靠政府來保護我們,是不太可能的。社會也不太知道我們基層醫護人員的工作,我們會更快被遺忘。

在網上尋找醫療物資的時候,認識了一些物資捐贈志願者,被他們感動到了。他們真的是不考慮自我得失地突破很多困難。長沙有一個女孩,男友去了荊州一家醫院支援,她拼命地做捐贈志願者,心裡想著哪怕有一個口罩能送到男友那裡也好。最近卻收到男友確診的消息。難過了好幾天后,她重新回到志願者隊伍。我從他們身上汲取了許多能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