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Let's geek and art.

切入三张财报复杂信息的一个容易视角

發布於

财务报表有三张:利润表(income statement)、资产负债表(balance sheet)、现金流量表(statement of cash flows),是理解公司的最重要的基石材料。详细介绍“如何阅读财报”的资料已经汗牛充栋,本文不打算重复这一过程,而是希望给出一个更为可理解的宏观视角,方便我们在深入细节之前把握好“理解财报”的筋骨,为进一步深入的学习细节建立扎实的主干框架。


三张表的存在必要性

首先需要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要有三张财报?可不可以只要两张或者一张财报?即:这三张财报的存在必要性源自于什么?

直观来看,考察公司最质朴也是最核心的诉求就是“获利”,无论是想要投资公司的投资人、还是想要运营公司的创业者,“公司盈利”是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职责。于是,「利润表」的存在必要性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它在刻画这项最核心的商业诉求。

但「利润」不会凭空出现,你需要通过产品或者服务来获取。而产品或服务的创造是需要有“凭借物”的。如果将利润比作水流,那么,从井里打水就需要打井的器械、绳子和水桶。同样的,「利润」的产生也需要借助一些材料,它们被统称为「资产」(asset)。于是,用以刻画“凭借物”的「资产负债表」也就应运而生了。

有了产生利润的资产、也有了对资产的刻画,似乎这两张报表就已经够了。表面来看,确实是这样的。但是,这里还存在一个细节,就是无论是 income statement 还是 balance sheet,记录其上的项目所依靠的是一个叫「权责发生制」(accrual accounting)的规则。通俗的说就是,像:通过赊销而获取的「应收账款」、通过「赊欠」而需要在未来缴纳的「应付账款」,都会直接以「收入」或者「开销」的形式被记录下来。但至于到底收到了多少「现金」,我们在这两张表上是不知道的。于是,这就不得不引入「现金流量表」来补充这两张表因为 accural accounting 规则而缺失的内容。

一个立马想要询问的问题便是,为啥要用如此晦涩的 accural accounting?为什么不可以让 income statement 或是 balance sheet 直接以「现金」做依据来记录?为什么非得搞什么应收、应付?直接使用「现金」来记录不就可以不必引入「现金流量表」了么?干嘛要多此一举?

这就涉及到「权责发生制」存在的必要性到底是什么。而要回答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解决:我们到底应该以什么「标准」来判断一项交易的结束(即:入账的评判标准)。是以「权益/责」的交付作为评判依据,还是以「现金」的交付作为评判依据?

让我们先做一个思想实验:假设你有一款产品在 1 月份通过赊销的方式卖给了一位客户,这位客户承诺在 3 月份将货款打给你。这位客户拿到产品后,在 2 月份赚取了 100 万。请问,这 100 万应该是客户的、还是你的呢?如果以「现金的交付」作为交易结束的标准,那么,在未交付货款的 2 月份这款产品的所有权是否还是你的呢?进而赚取到的利润不说全部归属于你、但是不是你应该分一杯羹肴呢?再来,如果这位客户不是在 2 月份赚取了利润,而是在 2 月份使用这款产品干了坏事,如果以「现金的交付」作为交易结束的标准,你是否需要在 2 月份承担法律责任呢?

或许上述讨论在法律上并不完全严谨,但你应该明白我想传达的意思,如果以「现金的交付」作为交易结束的标准,会让「交易」这件事变得极其复杂。因为「交易」的交付可能不仅涉及到产品本身的交付,还涉及到「权」「责」的转移。而如果你在刚才的思想实验中下意识地认同 2 月份的「收益」或「责任」都是客户的、同你无关,你其实已经在潜意识里承认了「权责发生制」。在「会计」中,对 accrual accounting 更为精准的刻画是:交易的完成(入账的评判标准),以「取得了向客户收款的法定权益」为标准,即:以「权益」的交付为标准。此时,无论是赊销的「应收账款」还是赊欠的「应付账款」,自然应该作为 income statement 和 balance sheet 的入账凭证,而不是「现金」。

这就是 accrual accounting 存在的必要性,进而也就顺带解释了为什么还需要一张「现金流量表」来补充 income statement 和 balance sheet 上缺失的信息。

接下来,让我们对三张表一一做分析,止步于“抓取住每张报表所传达的信息主干”,不做过分深入探讨。


income statement

对于 income 来讲,我们对它的「起点」和「终点」都是很明确的:以「销售额」(net sales)为起点,以「净利润」(net profit)为终点。如何从「起点」到「终点」?其关键在于我们应该从 net sales 中扣除哪些开销(expense)?即:应该扣除哪几个「类别」的开销?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需要我们对整个商业活动有一个更加宏观的认识。Stephen H. Penman 的《Financial Statement Analysis and Security Valuation》是绝好的学习材料,在这本书中,有一张非常重要刻画企业活动的插图:

可以看到,对于企业来讲,它的活动主要来自于两个市场:一个是同企业经营业务相关的「产品要素市场」,另一个是「金融市场」。企业在前一个市场主要完成“经营”活动,而在后一个市场中完成“融资”和“投资”这两项活动,即:

  • 产品要素市场:经营(operating)
  • 金融市场(financial market):
    融资(financing)
    投资(investing)

按照这个脉络,从 net sales 开始,需要减去 expense 主要就两部分,在「产品要素市场」的 operating 部分,和在「金融市场」的 financing/investing 部分:

  • 要素市场的直接/间接成本(operating part):
    直接:cost of goods sold(COGS)
    间接:SGA(selling, general and administrative)、折旧摊销(depression & amortization)、研发(R&D)等。
  • EBIT(earnings before interest and tax)中的 interest 和 tax(financial part):
    扣除企业债务的利息开销、添加投资的利息收益
    税收

所以,整个 income statement 的结构如下:

0、Net sales 
1、减去直接成本 cost of sales
  --- 得到 gross profit 
2、减去间接成本 SGA(selling, general and administrative), 折旧摊销(depreciation & amortization), 研发(R&D)
  --- 得到 EBIT(或 operating income) 
3、减去 debt interest 或增加 investment interest
4、减去 tax
  --- 得到 net income, bottom line

也即是,只要掌握了「直接成本、间接成本、interest、tax」这 4 类,也就把握住了 income statement 的核心主干。

在 Zvi Bodie, Alex Kane, Alan J. Marcus 所撰写的教科书《Essentials of investments (2017, McGraw-Hill Education), 10th edition》这本书中,有经过整理的 income statement 为上述视角做清晰的展示:

可以清晰地看到黑体字部分对应了上述从 net sales 中逐步减去 4 项费用得到 bottom line 的过程。

再来,让我们看一份真实的财务报表,用拼多多的 pdd-2020-20F 年报[1] 来考察:

(合并利润表:results of operations)
(share-based compensation,即:期权奖励 etc.)

显然,真实的报表就没有教科书中那样干净整洁了,而是充满了无尽的细节。较好的一点是它同时提供了 sales ratio,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识别每一项之间的关系。

可以看到,在一开头的 revenue 这一项就被拆分出很多的细节,它包括 online marketing services, transaction services, mechandise sales,它们的合计为 total revenues(理论上讲,total revenues 之上应该有一根横线才对)。但是,如果你不了解 income statement 的结构,上述并列写在一起的三项会让你非常疑惑,进而影响你对整张报表的阅读。

紧接着,对于那些不理解 income statement 结构的人来讲就会迷惑,cost of revenues, gross profit 应该共同组成了 total revenues,但是,它们之间却没有用一根横线间隔,而是直接将两项紧挨着写在了一起。

另外,在这份 annual report 的 Operating and Financial Review and Prospects 部分的开头按照「百分比」分别列举了四大项的更详实的细节,最终合成了上面的那张总表:

关于 revenue 的细节

关于 COGS 的细节

关于 SGA & R&D 的细节

显然,如果无法把握 income statement 的主干,必然会迷失在这样繁复的细节中。


balance sheet

对于「资产负债表」来讲,有著名的恒等式 asset = liability + equity,它想刻画的是:「资产」要么是通过“借债”的方式换来的,要么是通过“股权”的方式换来的。

对于经营来讲,我们最关心的无疑是 asset 和 liability。对这两项来讲,最重要的属性可能就是它的「灵活性」,即它能在多大的难易程度上被转换为「现金」。于是,整个 balance sheet 的划分标准便是它是否是容易被 cashable 的。而在 accounting 上,将它处理为是否有能力在 1 年内(不同行业可能有细微差别)转换为 cash 的 asset/liability,并分别加上“流动”和“非流动”的前缀修饰词。于是,整个 balance sheet 的结构可以被归纳为:

  • asset
    流动资产(short term ):cashable
    非流动资产(long term)
  • liability
    流动负债(short term):cashable
    非流动负债(long term)
  • equity

在这样的视角下,working capital(即:能够立刻使用的、cashable 的,也就是“流动的”)显然等于 asset 和 liability 的 short term 部分的差额。

依旧先使用《Essentials of investments (2017, McGraw-Hill Education), 10th edition》中的示例来展示上述讨论的视角:

可以看到,这张表中进一步细化 asset/liability 的 short/long term 部分,可以看到很有意思的归类:

  • short term:
    receivable、inventory 是作为 cashable 的 asset 来计算的
    payable 是作为 short term 的 liability 来计算的
  • long term:
    tangible asset:PP&E
    intangible asset:goodwill

再来考察真实的财报,拼多多的  pdd-2020-20F 年报[1] :

可以看到,虽然增加了更加繁复的记录项,但其主体机构是没有变的,都是对主干的细节补充。


Remarks:关于 balance sheet 的 inventory、depreciation & amortization 和 accrual accounting 这几个概念,Stephen H. Penman 的《Financial Statement Analysis and Security Valuation》是最好的引入。伟大的 Penman 教授通过两个原则 revenue recognition principle 和 matching principle 将其他财务书中繁复的概念,清晰地梳理清楚:

  • revenue recognition principle 是告诉你:revenue 的确认,发生在「取得了向客户收款的法定权益」时(非常精炼的论述,并暗示了「应收账款」的存在);
  • 而 matching principle 告诉你:需要让 expense 和 revenue 配对发生,即:记入到 income statement 时,不能只有 expense 而没有 revenue(所以「库存」只能记入 balance sheet 而不能记入 income statement;也不能直接把「折旧」一次性记入 income statement 的损失中,而是要逐年伴随 revenue 的产生而将部分的「折旧」作为 expense 记入到 income statement 中),也不能只有 revenue 而没有 expense(所以「预收账款」也不能记入 income statement,因为对应的产品还未交付、从而对应的 expense 还未发生)。

那么,当在商业活动中出现了已生产完毕、但却还未销售给客户的产品时,依照 revenue recognition principle 和 matching principle 你不能让它进入到 income statement,于是只能放在 balance sheet 中。然后在逐步分销的过程中,再以 expense 的形式出现在利润表中。

再来是设备折旧,当你购买了设备时,你还没有获得相应的收益,于是它不能以 expense 的形式出现在利润表中。而当你使用它逐年生产出产品时,你必须按照折旧年限做比例式的 expense 的转换。这是因为你的 revenue 要和 expense 做匹配。你不可能一下子将这台机器的 expense 在某一年全部匹配完毕。而是要逐年地体现到它的整个生命周期。

显然,依照 matching principle 你几乎可以自行推导出整个会计的记录流程。


statement of cash flows

对于 cashflow 来讲,它刻画的是整个 business activity。于是,它几乎就是整个「企业活动图」的一一对应:

  • 要素市场 cashflow
  • 金融市场 cashflow
    融资 cashflow
    投资 cashflow

在《Essentials of investments (2017, McGraw-Hill Education), 10th edition》中的示例为:

可以看到「经营、投、融」这三项活动被黑体字所标识。再来考察拼多多的  pdd-2020-20F 年报[1] :

注意大写的黑体字,依旧清晰体现了我们上述讨论的视角。

到此,三张财务报表的主干结构就已经介绍完毕了,希望可以为你在宏观上更好地把握它们想要传递的商业信息提供帮助。


引用链接

[1] pdd-2020-20F 年报: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0001737806/000110465921058237/pdd-20201231x20f.htm#Item5OperatingandFinancialReviewandProsp

其它形式

PC 版阅读:https://www.yuque.com/terencexie/geekartt/financial_report

B站视频:https://b23.tv/LaRQEar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