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21 篇作品累積創作 272196 

悟道:素描

Terence

《局部》中Van Gogh画作赏析 时隔多年,在这个魔幻的 2022 的上海,似乎终于领悟了作为自由创造的基本训练「绘画临摹」到底在干嘛了。也因此得以明白,当年素描老师单闭眼拿铅笔到处晃来晃去到底是在干嘛了。更是明白,曾经学习绘画,真的是思考得太少。

关于 community 的一些观察

Terence

“拿出一笔钱捐赠给一个地区”同“与这个地区建立起一门生意”是不同的。后者能够围绕共同的使命、事宜、目标,而促使这个地区的多方人士开展与外界的对话、联系、信息交换。这些隐式收益对这个地区带来的促进和提升,不是简单的金钱投入可以比得上的。同样的,构建一个 community,绕不过「共同使命」「共同事宜」这些“诱饵”。

考察 web3 的一个视角

Terence

《EICO Talks:设计师创业、远程协作、设计趋势讨论(刘梦溪、Rokey)》这一期 online talk(估计不久就会在 EICO 的官方 podcast 中上线)聊了很多有意思的问题。而其中让我最有感触的部分,无疑是对 web3 能够在北美发展迅速的观察和见解。

并发问题的牛鼻子 II

Terence

在《简评:并发问题的牛鼻子》中我阐述了 concurrency problem 的核心来自于 shared data,而其解决方案也相当自然,即:根据不同的粒度,将 concurrent part 变为 serialized part(例如,通过 lock、通过 blocking queue 来实现)。

thread/process 的错误直观

Terence

对 thread 的刻画,通常的 CS(computer science)教科书采用的方式是用一段类似于“电流”的曲线来表示线程,然后“启发”你一旦这根电流穿过了某个 task,这个 task 就被神奇地执行了起来。但这样的「类比暗示」存在极大的误导,仿佛 thread 本身具备...

为何信奉/选择 value investing?

Terence

value investing 和 speculation 的核心区别源自各自所期望的「利之所出」:前者期待的「收益」源自于投资标的物背后 business 本身所创造的收益;而后者期待的「收益」源自于「价差」,至于标的物背后是什么 business 根本无关紧要,它可以是公司、...

舒适的体验 v.s. 真正的风险

Terence

“感觉是否心安”与“所持标的物是否有风险”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前者源自大众情绪影响下不可避免的人类非理性认知缺陷,而后者源自踏实务实、求真求实的客观分析。也即是:“糟糕的持有体验”并不是真正的风险,真正的风险源自“创造未来价值”的能力丧失。

备忘录:「可口可乐」穿越商业周期的一些宏观考察

Terence

为什么可以有「可口可乐」这样一家从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准入门槛」的企业能够穿越商业周期?类似的问题「海底捞」的张勇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反问过记者,大意是:如果你认为海底捞的竞争力是口味、是服务,而这两样东西都可以被竞争对手无门槛模仿,那么,对可口可乐、星巴克、麦当劳这些公司来讲,...

「小红书」背后的产品逻辑:从“为什么没有复杂的后台发布平台”谈起

Terence

听到朋友说正在使用「小红书」来搜索「干货」信息,比如相机拍摄、手表测评啥的。又看到有评论说:“把小红书当百度”“替代知乎”等言论。好吧,常年处于时尚边缘的我虽然在很早之前就注册过小红书,但那主要是为了用来看妹纸的(已经很久没用了,毕竟涌现了好多更优秀的满足这一效用的平台)。

切入三张财报复杂信息的一个容易视角

Terence

财务报表有三张:利润表(income statement)、资产负债表(balance sheet)、现金流量表(statement of cash flows),是理解公司的最重要的基石材料。详细介绍“如何阅读财报”的资料已经汗牛充栋,本文不打算重复这一过程,而是希望给出一个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