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9 篇作品累積創作 246744 

混乱与创造:chaos is the ladder

Terence

1/ 很多时候,我们必须忍耐过程的不完美和粗糙。我们不是一下子到了目的地 C,而是先通过疯狂地膨胀 A,再通过竞争、淘汰、清理而衰落到 B,最后在 A 与 B 的反复波动中形成了 C。2/ 要做成一件大事,其路径不是在一开始就避开很多的陷阱、扼杀人性的贪欲,而是一个先放任其野蛮生...

分析与预测

Terence

当分析足够充分时,预测和结论将会自动显现。某种意义上来讲,fundamental analysis 并不能做出什么神奇的预测、更无法影响分析对象的未来轨迹,它只能如实地将「确定性」的部分同「不确定性」的部分分离,然后以一些“相对可确定的”「假设条件」作为基石,去看一看确定性的部分到底能够从这个基石上衍生出什么结论。

谁在主宰市场

Terence

Who leads the market?小时候我时常在想,那些引领时尚的公司真是可恶,你说要卖这一个款式的衣服,大家就得跟风模仿,你说要卖那一个款式的鞋子,大家就得屁颠屁颠地跟风吹捧。我 tmd 才不要当跟风者,我要当那个可以定义规则的领头羊!

读书笔记:The Undoing Project

Terence

Michael Lewis 的这本 The Undoing Project(牛头不对马嘴的中文名是《思维的发现》),其价值不在可读性与 story 的铺陈,而在于其内容的独特性。Daniel Kahneman 的 Thinking Fast and Slow(中文名叫《思考,快与...

流水落花

Terence

了悟「不二」之后的最大一次困惑,或许来自于因为「随机性」而被再次放到了一个被自己判定为「虚妄」的 position 上。不可否认,这个 position 在了悟之前还是具有一定的吸引力,至少是某些“长远目标”的中转站。但是,当连那些所谓的具有吸引力的“长远目标”已经不再有吸引力时,那些途径的中转站又有什么意义。

「决策的好坏」应该以什么样的「视角」来评价

Terence

我想,大部分人看到这个题目会非常疑惑,「决策的好坏」如何评价不是一件很显然的事情吗,为什么还需要讨论通过什么样的「视角」去评价呢?能够取得好的结果的决策,那就是好决策;无法取得好的结果的决策就是坏决策。所谓「事实胜于雄辩」,这不就是评价「决策好坏」的唯一标准吗?

投资实证 0x01 | 对「非理性」的更精细观察

Terence

机缘巧合知道了「孟岩」以及他所写的「投资实证」系列,其第一反应是,这个想法真是妙到毫巅!将自己的跟投记录毫无保留地公布出来,并且每周做一次 investment memo 的回顾,既是梳理自己的投资业绩,更是用来记录自己对投资的新理解、体悟和反思。

Memo:关于 Taleb 的「随机性」

Terence

1/ 一个可能反人性的投资策略是:不是去寻找那些大概率可以赚钱的生意,而是去寻找那些大概率会赔钱的生意(因此你需要控制自己的损失比例),可一旦没有发生赔钱的事件,却会给你带来极大回报的生意。因此,你需要做的是将钱分成很多分,能够让你多次地扔到这样不同的赔钱生意中去。

简评:「货币」概念的不同引入方式

Terence

通常,当我们谈论「货币」为什么而存在时,总是会引入如下故事:在原始的「以物易物」的社会,「交易」是一件难以标准化、极其混乱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人类逐渐意识到可以通过一种物品,如:贝壳、白银、黄金,来作为一切交易的媒介。于是,「货币」的概念也就应运而生。

简评:「移动互联网」与「传统互联网」的不同到底是哪里不同

Terence

从字面意思上讲,「移动互联网」显然是不同于「传统互联网」的。但是究其根本,它们的不同到底是哪里不同?如果这样的「不同」真的是那么明显的话,那么为什么即便是到了现在这样一个「移动互联网」中后期,很多公司对「移动端」产品版本的开发与支持,依旧是非常粗糙甚至是幼稚地将「大屏幕」的内容缩小展示成「小屏幕」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