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本科、统计硕士、历史博士。怀疑论患者。公众号&豆瓣:窃书者。

关于自由的自由:从NBA香港门看自由的边界

前两天朋友问我,怎么看火箭总经理莫雷在Twitter上支持返送中的言论,还给我看了虎扑(大陆篮球论坛)网友号召抵制NBA,让莫雷下课的言论。我说此事一旦发酵,无论中方如何施压,NBA也不可能退让,能和稀泥就不错了。后来果不其然,虽然火箭老板发了一条较为中性的Twitter表示莫雷言论不代表火箭立场;NBA官方却在遗憾之余,强调尊重莫雷个人的言论自由。今天NBA发言人更再次强调,他们绝没有反对莫雷的意思。

事态至此已经不可收拾,新华网、人民网等大陆官媒严词批判,俨然有要封杀NBA之势。一时间虎扑炸了锅,纷纷献计如何制裁才能让老美赔礼道歉。

孰不知,自从莫雷在这个当口发了那条推特后,两国的民意鼓噪起来,事情早就没有回旋余地了。何以一夕之间对立至此?我想,还是双方关于自由的认知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上一次中美之间同时出现这么大的认知偏差还是在1950年的朝鲜。

美帝:中共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中国军队嘛,我又不是没见过。

中共:美帝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美式军械嘛,我又不是没打过。

双方二话不说一通互锤,打得血肉横飞却还是难分胜负……

鸣金收兵,美帝与中共都气不打一处来:“ctmd蒋介石!”

这虽然是个段子,但也反映出一个道理:认知鸿沟往往是对参照物的理解偏差所造成的。为何听到莫雷的言论,大陆网友条件反射地要封杀火箭,那自然是因为许多参照物“珠玉在前”。主权是大陆舆论的底线,外国公司或艺人倘若爆出台独倾向,那就没法在大陆混。当然他们事不关己、乐得做个人情,所以这招敲打外国艺人和公司屡试不爽。有意思的是,即便台湾艺人,也往往要恰这口饭。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如今脱离了大陆资源与市场,瞬间十八线开外去了。

长此以往,就像被蒋介石误导的中共一样,大陆网友也沉醉在一个个港台小明星微博发文道歉的盛况之中,想象着莫雷这次“必会因为经济制裁而辞职”,却没料到这次对面同样站着一群挥舞人权大棒未尝败绩的美国网友。

屡试不爽的经济制裁vs无往不利的人权大棒,互相裹挟舆论、互相鄙夷,俨然是当年朝鲜一遇的翻版。只是这次不知要ctmd谁。

回到具体的事件中来,其实大陆与美国的两个高亮回复颇能反映两国民意与分歧所在。

大陆网友(虎扑)针对NBA官方解释的高赞回复是:

尊重个人言论自由?当年斯特林私人电话发表疑似歧视黑人的言论,你们怎么就把他赶出NBA,逼着他卖球队了?

该网友的言论基本属实:2014年,时任NBA快船队老板长达32年的斯特林(也是当时资历最久的NBA球会老板),因与女友的私人电话中爆出歧视黑人的言论,被NBA联盟罚款250万美元、终身禁赛,并在联盟压力下于2014年出售球队。

在中国人看来,这无疑赤裸裸地揭示了美国在言论自由领域的双标;然而这种言论对美国人其实没有什么效力:在后者看来,歧视黑人已经政治不正确了,而发表支持香港运动的言论,远非政治不正确(其实已经接近政治正确),两者性质不同。

无怪乎在莫雷的Twitter下面,最高赞的回复讽刺中国人玻璃心:

Daryl my 4 year old gay Chinese son was highly offended by your remarks. He still won’t come out of his room days later. Very disappointing.

注意这里不仅嘲讽中国人玻璃心,也讽刺了华人gay的倾向,更歧视了gay in general。但是狂欢的美国网友中没人在乎,所以我们看到政治正确也是有等级之别的。

昨天篮网的华人老板蔡崇信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其中解释道自鸦片战争以来,屈辱地近代史让中国人对国家主权尤其敏感,希望美国人理解此次中国人的愤怒心情。

这篇在大陆被称赞不卑不亢、有礼有节的长信,却不被美国人买账。Reddit的高亮回复大意是:

老子是苏格兰裔,我他妈怎么就不会为19世纪我爷爷受的苦难而捶胸顿足,就你们中国人戏精。

这几个针锋相对的高赞回复点出了一个事实,中美网友所争论的本质,并不是表面上的“言论自由与否”,而是“言论自由的边界在哪”,以及“谁来定义言论自由”。

中国网友举斯特林的例子,旨在攻击美国言论也不自由,但这样并没有打到七寸。重点在于言论自由的边界在哪。在美国人看来,政治正确提供了一个不错的边界,至少斯特林就栽在了政治不正确。那么问题就转为了,歧视黑人与支持香港返送中(或港独),在美国人看来,前者政治不正确,后者并非不正确;在中国人看来,前者政治正确或者根本无所谓,后者政治不正确——即便同样以政治正确为言论自由的标的,矛盾依然存在。

除非认为美国人说的政治正确,才是中国人所应该遵守的政治正确,否则便难以消解这一矛盾。但倘若真这么做了,那无异于说“美国人说什么就应该做什么”,政治正确这个幌子也可以丢了。

如果承认政治正确在不同文化语境下的多意性,要反驳这些美国网友的自由至上论是很容易的,那位苏格兰键盘侠说中国人戏多——试问到了今天都不能送黑人西瓜,这难道不是黑人想起两百年前的破事,黑人戏多不多?黑人说华盛顿是奴隶主(没错),要拆其雕像,黑人戏多不多?有意思的是,他们嘴上说着戏多,实际上怕的也是戏多的。向黑人学习的心态,反而形成了不少大陆网民鼓吹制裁的另一个因素。

不过,本文无意于讨论谁的政治正确更正确,而想借由NBA香港事件延伸开来,思考“自由的边界在哪”、或者“讨论自由的自由”由谁定义。自由另有其自由,或可称为元自由(metafreedom)

如上所述,即便以政治正确为自由之边界,由于各族群出于文化、政治、历史有各自的政治正确,倘若互相尊重,取最大公约数,看似较为公平,但也导致禁忌重重、无话可说。所以现实运转的逻辑是,即便自由与政治正确,也存在等级分明的hierarchy,处于上游的文明,其政治正确称之为普适,其他文明则归为宗教信仰、地方文化一类——总之不具有前者的强制性,你试图强制一下就被嘲讽玻璃心。这其实不是玻璃心,而是你越界了,老美不认为你有资格讨论自由的边界。

有人说,这不是自由边界问题,是大陆网民无理取闹,比如NBA只是说尊重莫雷的言论自由,并没说支持莫雷啊。这么想的人,还是流于表面了。要按照这样字面理解,NBA也并没有反对莫雷,但NBA的通稿在美国现在也被骂的狗血喷头,美国网友在喷什么?两国人民都一样。

所以我认为,此事无关价值观之争,大陆网民与美国网民也不是不可调和的两个物种。实际上,大陆网民在很多方面恰恰试图学习美国人,用美国人的方式斗争。比如用同样发生在NBA的斯特林的例子例证言论不当足以导致制裁;用黑人反歧视的例子宣称“我们干嘛要管美国人怎么想,黑人不让吃西瓜的时候管过白人怎么看吗”来论证自己抗议的合理性。可以说,大陆人试图按照美国的规则玩,然而他们撞了钉子。这个钉子就是,他们误以为,言论自由只是一个游戏规则,大家在同样的规则可以互相约束。然而,作为价值的自由,实则是一个权力话语(discourse),其内嵌的权力就藏在自由的边界之中。定义自由的边界为何的权力,只存在于生产这个话语的场域,而非后来的玩家所共有。

现在的事实是,美国巩固、维护、并乐于向世界分享其自由的空气,这实在让人难以反驳或拒绝;然而论及自由之自由,却是美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你尽可畅所欲言——只要你说的是他允许的。

堪破这一点,便能看出所谓自由的诡计。人们总是以二维的视角考察自由,在二维的视角下,自由就是你能在一张平面的各个方向延展的程度。在这个意义上,美国式的自由对每个人是差不多的,你能骂川普我也能,你能出柜我也能,“此亦飞之至矣,奚以九万里而难为?”。但是就像经典物理学的两片乌云,有时你会想起有些事在美国是不能做的,比如,不管你来自延边还是南宁,到了美国你都不能吃狗肉。当然,你或许会想,美国几亿人都不吃,也不是针对你一个人,还是挺公平的。

这就错了,你不能吃狗肉是因为你不能吃;他们不能吃狗肉是因为他们不想吃;再进一步,你不能吃狗肉也是因为他们不想吃。后来,你的后代不能也不想吃狗肉。自由的边界就这样缓缓展开了。

由此观之,自由不是二维的:有一种三维几何体,名为自由的自由,它在二维空间的投影,构成了我们所理解的自由,但这个几何体本身,却并不共享于其他族群,专属于欧美。(比如印度人不能把不吃牛肉这个信条拿来形塑该立方体之形状,穆斯林也不好使)这个几何体投影到不同文化圈的二维平面,结果是略有不同的:投影到中国人韩国人这里,少了一块吃狗肉的区域(美国并不会少这条,因为狗肉本来就不在他的平面之中);投影到印度人和穆斯林那里,又延拓出了一条吃牛肉、猪肉无妨的区域。唯有美国人的投影最为规整,因为美国式的自由,几乎等价于做美国人喜欢做的事的自由,所以对于他们而言这个投影,只是无聊的同义反复——也正是这种同义反复,让他们得出了普适的错觉。他们封杀gay的时候,gay就是要被化学阉割的异端;他们鼓吹gay的时候,gay就成了性自由的标杆;然而一百年前中国远比欧美对gay宽容的时候,却只被当时的进步人士斥责为封建糟粕,如今中国同志运动不及欧美剧烈,则再一次被斥为封建糟粕。这种逻辑错乱的根源就在于,修改自由定义的权力,乃是欧美的特权,其余人等并没有这种自由之自由。

当人们没有自由之自由时,他的自由还算真正的自由吗?想不清这个问题的,就想想这个笑话:

大事老公管,小事老婆管,至于一件事算大算小——老婆管。请问老公自由吗?

当今之世,诸君有吃猪肉的自由、吃牛肉的自由,却没有吃狗肉的自由啊

3 篇關聯作品
38
38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