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2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2020 
谢孟

复调的虚拟评论:加利美亚人的身体仪式

今天看到@蓋婭和烏拉諾斯的吻 召集的虚拟评论集活动,感觉颇为有趣。虚拟评论即“为不存在的作品写评论”。这一理念自博尔赫斯以来,已然蔚为大观。如今我们能看到许多基于虚构作品的影评、书评,甚至关于虚构星球的描绘。

谢孟

伽利略的错误:比萨斜塔思维实验的逻辑漏洞

关于比萨斜塔实验,网上不少科普文指出这一实验并未真实发生,只是一个美妙的思维实验,但却罕少有人指出,这一思维实验存在严重的逻辑漏洞。由于中学教材的缘故,伽利略的比萨斜塔实验可谓家喻户晓,每个人心中都有这么一个影影绰绰的印...

谢孟

万物皆可meta:从形而上学到人文学界的“元思维”

去年我在《关于自由的自由:从NBA自由门看自由的边界》一文中提出了meta-freedom(元自由,即关于自由的自由)这一概念,有些读者认为这种抽象思维偏数学,未必适用于人文学科。

谢孟

“我不爱中国小姐,我爱台妹万万岁”:《我爱台妹》的复调叙述

早在中国有嘻哈之前十年,热狗就在大陆因为这首歌火了前两年借着《中国有嘻哈》的东风,台湾rapper热狗以导师的身份在大陆00后之中又火了一把。他和张震岳也奉献了《阿岳真的很严格》、《差不多先生》、《离开》等经典老歌,唯独少了那首传唱度最高的《我爱台妹》。

谢孟

路边的随想

家到学校有三站路,起初我常常九点出门去上十点的课。后来发现九、十点是高峰时段,公交一旦满客就拒载,迟到三次之后,终于明白九点十分之后的公交是坐不上的;例外是九点十五还有一班校车可坐,一小时一趟。

谢孟

天命在我:迷信行为背后的理性基础

昨天有朋友和我抱怨,父母因为疫情贴了很多符咒整日朝拜,他很不忿:“这种明摆着的迷信,我怎么说他们都不听,根本没法沟通。”我说,迷信往往是双方思维的范畴不同,其中未必没有理性的因素。

谢孟

“学费不涨都是好的了”:香港科技大学的傲慢

为夹缝中的香港陆生发声。今天一觉醒来,香港读书的朋友给我发了许多消息,原来是香港诸多学校在去年因为黑衣人冲击将课程陆续改为网课,今年则在暴力示威和疫情的双重压力下,全面施行网课。网课作为权宜之计,我觉得并非不能理解。

谢孟

如何不伪善地交流

交流的目的不在于消解分歧,而在于消解把分歧诉诸智力与道德的可能性。在博弈论课上,我读过约翰纳什(John Nash)的一篇趣文,论“人类如何有效地交流”。纳什从博弈的角度考察人们的争论,得出了一个颇为反直观的结论:“任...

谢孟

哈欠的哲学

和Q君驱车去博物馆的路上,我打了个哈欠,接着又是一个哈欠。Q君因为纽约的交通心里正堵着呢,不耐烦道:“刚认识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打哈欠是不尊重人。现在发现你怎么总是哈欠连天,那么爱打哈欠啊?

谢孟

影评《活着》:活着的人与死去的我

《活着》的故事里,主角富贵身边的人大都死了,死法千奇百怪,瞠目结舌,仿佛富贵的一生,便是见证这么多死亡。可其中死得最多的人,正是富贵自己。不知生,焉知死。死亡对于死者是无所谓意义的,即便有,生者也难以触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