鸥芈

我怎么可能开公众号呢

谈孟晚舟引渡案“符合双重犯罪”的判决结果:支持者的两种方式

發布於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温哥华当地时间27日上午(北京时间28日凌晨)公布了孟晚舟引渡案的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温哥华当地时间27日上午(北京时间28日凌晨)公布了孟晚舟引渡案的第一个判决结果,认定华为公司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符合“双重犯罪”标准,因此对她的引渡案将继续审理,孟晚舟女士将留在加拿大参加后期的相关听证,并等待新的审判结果。第一个判决结果,认定华为公司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符合“双重犯罪”标准,因此对她的引渡案将继续审理,孟晚舟女士将留在加拿大参加后期的相关听证,并等待新的审判结果。


从这件事中,我发现有些人,又说要支持华为赢得博弈,又连博弈的规则都搞不清楚。


美国有没有针对华为、是不是对华为有恶意呢?我认为肯定是有的。但是这种针对并不是某些人想象的,半夜给警察局长打个电话,然后就去把人给绑了。而是花费数年时间、投入大量精力收集罪证,最后一举把人送上法庭。


同样,这次的判决结果,也并不是某些人想象的,特鲁多盘算着是给中国当狗好还是给美国当狗好,然后半夜给法官打个电话告诉他该怎么判。而是法官在全世界的关注下,根据证据、双方的辩诉,做出判决。

特鲁多说有些人不理解加拿大的司法独立倒也没错,毕竟上一次他试图干涉司法(还不是具体判决),差点把自己搞下台了


换言之,所谓“司法霸权”,如果存在的话,并不是体现在直接干预司法结果上,而是体现在国家机器和普通人能力的不对等:起诉者可以投入大量时间、经历、金钱,收集特定人的罪状,而一个普通人显然难以承担巨大的司法成本。


这种情况下,华为/孟晚舟的支持者有两种选择:一是在这套规则下进行博弈,在证据收集、辩护方法等方面下工夫,通过司法途径自证清白、赢得官司;二是推翻规则,干烂加拿大的司法独立、司法公开,从龙岗必胜客扩展到加国必胜客。

至于除了这两种路线以外的一些纯属自欺欺人或者宣泄情绪的东西,则对事情毫无帮助。



最后来复习经典:

被压迫民族中受各方面排挤的资产阶级自然要行动起来。它向“下层同胞”呼吁,开始高呼“祖国”,把自己的私事冒充全民的事情。它为着……“祖国”的利益而在“同胞”中间给自己招募军队。“下层”对这种号召并非始终不理,有时也在资产阶级旗帜的周围集合起来,因为上层的高压手段也在触犯它们,引起它们的不满。
民族运动就是这样开始的。
民族运动的力量取决于该民族广大阶层即无产阶级和农民参加运动的程度。
无产阶级是否站到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旗帜下面,这要看阶级矛盾的发展程度,要看无产阶级的觉悟程度和组织程度。觉悟的无产阶级有自己的久经考验的旗帜,它用不着站到资产阶级的旗帜下面去。


不过我相信很多人可能更喜欢另一位的:

***的**主义,与****主义之不同,在于前者不废除私有财产,而后者,除了为改良生活、提高工资与资本家进行直接的斗争外,且要达到废除私有财产制度的最后目的。我们的**主义只是要求改良***主义旗帜之下的工人生活。没有最后的目的。无论生产达到任何阶段,***主义总是主张和资方合作的。合作的第一个阶段,增加财富的生产;第二个阶段,使财富集中;第三个阶段,分配所获得的财富。


***的**主义决不否认资本和资本家在历史上的作用。在这里,我们和**主义是完全相反的。**主义认为,资本是一个可怕的吸血鬼。我们认为这是一派胡言。资本主义不但不会没落。且有远大的前途,我们要知道,资本主义虽有缺点,但是,也有它的长处,它的生命,也许还能够延长数百年。因此,我们认为**主义对于资本主义的认识,是错误的。**主义以少数资本家作代表,便认为**主义是剥削无产阶级的。这是值得批评的。资本家是工业界的主人、最大的组织者,对于国家,有重大的责任,工人的幸福有赖于他们。


***的**主义认为,无论哪一个社会阶级,与国家都有不可分离的关系,如果国家强盛,那么,工人阶级的地位也就高些,反之,如果国家衰弱,那么,工人的地位也会因而下降。


我再重复一次,在未来的五年,或十年之内,可以决定意大利人民的命运,因为他们有决定的作用。国际争斗是在逐渐的展开,我们参加国际舞台也许迟了,不及使用我们的力量。如果在前线上发生了争斗的时候,工厂里是不能发生纠纷的,我们要用仲裁的机关调解双方的争执,借助于我们的组织,使我们国家的生产力达到最高阶段。


(以上引用均来自马克思主义中文文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