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25088 

【影評】《當男人戀愛時》翻拍電影的侷限性與突破

Capsule

《當男人戀愛時》是改編自2014年的韓國電影《不標準情人》,但其實韓版的《不標準情人》基本上是改編前年(2013)的韓劇《當男人戀愛時》(附註1),這部韓劇在導演韓東旭與編劇的努力下,直接將韓劇內容大改,直接變成「流氓與小姐」的設定,使當時略為老套的故事情節,注入較新鮮的概念,尤其是利用回憶的方式吊觀眾的胃口,加上明快的剪輯手法,都讓本片增色不少(或許是因為跟導演是武打演員和動作指導出身有關...

【影評】《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生命的意義就是存活,那死亡呢?(下)

Capsule

「未知生,焉知死」。如果將漫畫、OVA、影集等皆納入討論的範圍,就可以了解到其實所有人都只是透過「即將到來的死亡」,去理解「生命存活」的意義,但這個重新理解「生命」意義的過程,人人卻大不相同...

【影評】《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生命的意義就是存活,那死亡呢?(上)

Capsule

如果說「活著」就是生命的意義,那「死亡」在這之間所扮演的角色為何?是告訴你所有人最終都會迎來相同的結果,所以不同於別人生活的方式就是要活出自己的特色?還是提醒你人終有一死,活不活得有個人特色甚至賦予什麼意義,那都不是重點,到頭來都是一場空而已,何必活得那麼辛苦呢?

【影評】《脫稿玩家》刻意營造出迎合電玩迷的表面之作

Capsule

遊戲製作的目的是為了提供玩家樂趣,而提供玩家樂趣最為直覺的方式就是設定良好的通關機制,不論是打贏電腦、與對手競技或是達成特定通關條件,都會給予玩家帶來成就感,進而享受到遊戲所帶來的沉浸式娛樂。然而在1989年,就有一款不設定條件過關的遊戲,不僅在遊玩的過程中沒有條件限制,也沒有遊戲結束(Game Over)的機制...

【影評】《一級玩家》隱藏在表象背後的真相

Capsule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屬於自己的「樂土」:沉浸在遊戲的世界、揮灑在熱舞的時刻、流淌於音樂之海中……,而在《一級玩家》中的樂土則是指「綠洲(VR虛擬世界)」。這片綠洲承載著所有人夢寐以求的理想,無論是遊戲、音樂、影視作品、生活娛樂等,你都可以找到所想一切,儼然就是「第二世界」。可惜電影卻將目光集中在遊戲競賽的「主線任務」上,忽略其在電影中所隱瞞的「支線」及「彩蛋」才是世界真正的面貌所在...

【影評】《血觀音》求,得不到

Capsule

甚麼是觀音?觀音乃觀世音,即是觀世音菩薩,因其依修音聲法門而成道,達到耳根圓通,能傾聽萬法之聲,因此稱為「觀世音」。眾生只要一遇苦難,發聲祈願,觀音都可以尋聲聽聞,拯救眾生於苦難之中。所以在本片當中,到處可見苦難之眾生,有求升遷上位者、有求財源廣進者、有求姻緣者、有求真相大白者、也有求身體健康、長命百歲者,各式的苦難,觀音基本上都是有求必應,但卻忘了自己乃是一斷手觀音。「有求,卻得不到。」

【影評】《你的名字》連接你我的感動是久別後的重逢

Capsule

《你的名字》是一部典型的愛情電影。說它是典型是因為其骨架上於一般觀眾來說,仍是刻板的愛情故事:「不論經歷了多少苦難,男女主角最終還是會在一起」,挫折只是讓這段愛情故事看起來更「堅定」而已。但新海誠巧妙的運用了兩條不一樣的時間線,去加深男女主角無法真正在一起的橋段,讓觀眾在「期待」其相遇時,不斷地錯過、不斷地失落,以加深最後一幕相遇的張力...

【影評】《攻殼機動隊》自我意識的程式化

Capsule

在《駭客任務動畫版》的「第二次文藝復興」故事中,說明一個高度擁有機器人從事基礎建設等工程的未來世界,其中一個正在做工的機器人突然停下自己的工作,往天空一望,彷彿在思考自己為何需要「工作」的同時,突然「頓悟」。它發現自己與同類都在被人類所剝奪,沒有屬於自己的權利,自己僅是為了人類社會發展所創造出來的「財產」,進而反對、抗爭、到成立機械帝國,最後變成《駭客任務》中所描述的「母體」...

【影評】《機械姬》什麼是人造意識?

Capsule

《機械姬/人造意識》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小成本敘事電影,之所以說不可多得是因為該電影非常明確深入地描述了關於人工智慧的理解,卻又不用單純說教的方式來闡述,反而是利用劇本富有娛樂價值的部分進行鋪陳。這使得在觀影的過程中,我們即使不太明白那些理論的基礎(圖靈測試、黑白瑪莉等),仍可以透過劇情的引導來了解導演要傳遞的理念,甚至因為結尾的安排,產生更多的餘韻...

【影評】《機械公敵》機器人自我意識的起源

Capsule

人工智慧(附註1)一直都是科幻題材界的熱門話題,這類型的電影一般來說大致會有三種基本面向的呈現:探討機器與人性之間的關聯;探討機器自我學習發展的過程;探討機器作為生命延續上的意義或目的。大多數的電影會集中在第一種,因為這部分在機器與人性中的掙扎是最有戲劇性的部分,像是《AI人工智慧》、《變人》等等,討論機器是否能更像人、更有人性、甚至擁有跟人類一樣的感情,是一個智慧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