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右

電影常常,再來旅遊、有時貓咪、園藝偶爾、不要痛風

那些年我家都租VHS的電影

發布於

我一直在做影視相關的工作,這可能要追溯到我的童年時期。

我還記得,母親非常愛看港片和洋片,所以距離家裡不到5分鐘的步程,就可以來到一家影片出租店,當時都是租VHS。

在這之前先說說VHS是什麼?全名叫Video Home System,是一種家用錄影系統。這是由日本JVC公司所開發的標準格式,就像DVD一樣,是一種影像播放的實體媒介。(參考下圖)

乾乾淨淨的VHS@stecman

在那個還沒有串流影音平台(OTT)的年代,逛VHS出租店充滿著樂趣。

一進入店裡,架上擺滿著跟一本書差不多大小的VHS,然後看著店員,就是不停的複製熱門電影帶子,已備戰出租率高的強片;另外一頭的店員,則操作外型像紅色跑車的倒帶機,倒帶完,才可以租給下一位顧客。

當時租片是憑感覺的,因為除了店門外有海報,店裡少有海報,只有層架上,黑白相間,六面的長方體,有五面包覆著紙盒,紙盒上可能會是Sony或JVC的廠商包裝,冊封貼著白色紙條,這個白色紙條底下可能還有上一部影片的片名,隱隱約約地抗議自己被洗掉,只短暫的出現在某一些人的家裡,陪伴一家人一部電影的歡樂時光。

我特別喜歡,白色紙條上,有店員的手寫字體片名。一部一部電影都是經過許多手感,除了拍片與導演的虛構世界外,還有店員與其他人租借的痕跡,都充滿著溫度。

有時候,帶子洗過太多次之後,就會有一些刮痕,在沒有高畫質的時代,那個畫面還會以為是電影本身調色的濾鏡,重點還是擺在內容上。

我們當時租片,都非常需要仰賴店員的推薦,因為沒有海報,只有片名,所以類別就非常重要,這部是好萊塢動作片、這部是香港武打片、這部是日本動畫片,放了一些錢之後,就可以租很多片子,所以當時跟媽媽看了許多精彩的片子。

我記得當時媽媽最喜歡租香港的殭屍片,還有成龍或是李連杰的動作武打片。以前在家看電影的時候,比較沒有那麼多限制,媽媽看恐怖片的時候,也會帶著我一起看。

我最記得看恐怖片,要到精彩恐怖的畫面時,我們都會用手遮住眼,然後用客廳的桌子,因為表面是玻璃可以反射螢幕的畫面,我們就這樣一起看桌子玻璃的反射,一起度過了許多的恐怖時光。

除了VHS的電影外,搭配的器材也不可少。從最早期,裝潢時搭配音響設備的安裝,會有一台VHS播放機,一台擴大機讓音響可以接收,也有跟出租店一樣的紅色跑車倒帶機。

當時家家戶戶,幾乎都有一台紅色跑車的倒帶機(圖/翻攝自爆廢公社公開版)

演變到後來,還有更多的機器,放在電視旁邊,越疊越高。像是卡拉OK機、LD機、LD的字卡機、DVD機。隨著時代演變,電視變薄了,機器也一台一台地離開了我們家裡,但是每一台機器都是一樣重要的回憶。

在這個越來越極簡的時代,不知道現代的小孩,對於影像還會有什麼樣的記憶,因為以前第四台都會幫你安排好節目,一個精彩的節目,會有等待的期待,會有結束時的不捨,甚至是去了學校跟同學的共同話題,那是個兒時人際關係中,非常重要的話題素材,沒看過就沒辦法跟同學聊天。

我想像一下,現代的孩子的影像世界,可能會變成跟遙控器說話,想看的東西。想要的內容,瞬間就可以得到,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珍惜,每一部精彩的影視內容,並覺得感動?

我也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但是擔心也沒用,因為科技進步,網路發達,環境就是一直不斷地在進步,我們就讓孩子們自己去探索,屬於他們年代的影像世界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