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郭義

前主席。傳統菁英政客。

今天,我和香港人割席

雖然如此我依然認為去年夏天是最浪漫的一個夏天。我從未見過如此多的情緒彷彿有了實體一般在夏天燥熱沈悶的空氣裡熱烈地湧動。它們來自一個個全然不同的軀體在整座城市的上空匯集、融合,然後迸發出強烈的生命力來。

燃燒的地鐵站,煙霧繚繞的街道,噴向空中的藍色水柱,大口呼吸在馬路上自由奔跑的年輕人,在輔以遠處閃爍的警燈和天空上零星炸開的煙火,這樣的場景衝擊著人們美學的觀念。原來暴力還可以以如此浪漫的方式來呈現。

回看我在10月2號的文字

這個夏天,這個自由的夏天對香港來說意義非凡。它是一齣宏大的序曲,宣示著“香港人”一詞已不再是一種普通的地域描述而是一個全新的、極為強大的共同體。成千上萬的人自發地為它做包括生命在內的種種犧牲並互相發誓絕不捨棄彼此。在這種認同面前,全城戒嚴的國慶典禮就顯得極度卑微和可笑了。

依然能讓我情緒波動。只是在浪漫退去後,我看到的是一張醜陋的讓我不敢相認的臉。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爆發讓整個大陸成為疫區。港人急切的要求林鄭政府封閉所有通道,阻絕病毒傳播卻遭到了林鄭政府的拒絕。而一些香港人竟然把怒氣與不甘用歧視的方式發洩到了大陸人頭上。1月27日,一家名叫“光榮飲食”的代表性黃店在臉書上上發表聲明

即日起
光榮飲食只招待香港人
落單時只限粵話及英語
一概普通話,暫不招待
更新:歡迎台灣朋友

#你唔封關我封鋪
#狗官與狗恕不招待
#導盲犬除外

單就聲明的主體部分就已經是在歧視普通話使用者了。惡意把病毒和語言而不是旅遊歷史聯繫起來,並故意忽略往來香港的主要大陸群體是會使用粵語的廣東人。而看看標籤部分,更是把普通話話使用者稱之為狗。這則貼文引起廣泛來討論,引來了7200讚,684次分享和546條評論。這546條評論竟然絕大部分都是在讚賞和感謝,我翻遍了所有留言都沒有找到一條反對的聲音。雖然這家店在1月30日更新了“歡迎台灣人”幾個字,但這非但不能給我安慰反而增添了我的怒火。這絕非甚麼善意表態,只是更加做實了店家的歧視。

林鄭稱鑑於疫情發展,在徵詢4位專家意見後,決定再收緊邊境管控措施,宣佈將要求所有從中國內地抵港的人士,包括香港居民及外地旅客,須強制接受檢疫14天。她指會引用《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制訂附屬法例,預料措施在2月8日凌晨生效。

店家雖然是以不封關為名義來執行他的“封店”。然而在林鄭宣佈封關之後店家卻並未更新他的政策。或許正如一位香港用戶所說

第二個原因,是政見。這不是大家想看到的,但香港社會撕裂嚴重,藍營經常在黃店搞事;勇武則砸了藍店的舖子,兩者都不妥,是無可否認的事。坦白講,我不會想在吃飯時聽到藍人喝罵嘲笑勇武;同樣,藍人也不喜歡黃人在他們吃飯時在旁邊罵警察。小店亦只是走出一步,把這種尷尬拒諸門外。同樣,操作上,只能用最簡單的方法去辨識。若一個大陸人操普通話但穿青天白日滿地紅汗衫,拿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牌子,黃色茶餐廳會讓他進去。我保證。

這位香港人是心地善良的。可是她既認識不到歧視的錯誤(反而將其合理化)也不知道在台灣穿國旗裝是被當作韓粉對待,是要被歧視的。作為中華民國派我願意穿國旗裝,我也願意拿光復香港的牌子來表示對香港人的支持。可是,憑什麼?憑什麼我要做這些額外的舉動才能獲得獲得入店的資格?就因為我使用我多加練習才學會的國語?歧視傷害的不僅是實際上的利益,而是人類最樸素的對公平的要求和情感。我絕不願意受這樣的侮辱。

今天有一位普通人離開了。李文亮醫生,此次疫情最具悲情的符號,普通人極佳的代表,作為眼科醫生而被報復性地調上第一線不幸感染而死亡。為了給宣傳部門留下足夠因應的時間,他在心臟停止跳動後還被搶救了三個小時。這位引起大陸人極度憤怒的悲情人物是如何被一些香港人看待的呢?

撐警支那醫生搶救無效病死

這些香港人說造謠者被拉得好,李文亮畜生要生生世世做支那人。因為這位李文亮竟然敢在微博上轉發一張撐港警的圖片。且不說轉發圖片很可能不是出於李醫生的本意(可能是上級要求轉發,可能是微博自己轉發),就算是李醫生親自轉發那又怎麼樣呢?他憑什麼因為表達了自己的政治立場就要在身死之後要遭遇這樣強烈的侮辱?他身前沒有對香港人說一個髒字,身後卻要被一些香港人用最惡毒的言語攻擊。我們談政治,我們為政治狂熱,但我們終究是人類的一份子而不是政治的附庸。對一個疑似溫和反對者施以這樣的報復已經遠遠超出了人類的範疇和人類的底線。

還有那絕望的讚踩比和長達12頁的討論。我明白連登上是不會對這樣的聲音做討伐的。看看這則貼文下的另一則我哋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真是倍感諷刺。

還有和上面無法相比的對國民黨的仇恨。賣國賊,送去武漢,舔中國。這樣的話雖然難聽卻讓我欣慰——比罵大陸人的言論還是要好聽很多嘛。

這些香港人其實不是沒有接觸過大陸和國民黨手足,也不是沒有感受到大陸和國民黨手足的幫助。懷疑何妖改變策略請鬼妹做撕紙狗,點知遇到天敵普通話大媽這位大媽在香港人阻止一位美國婦女撕毀連儂牆處於下風的時候挺身而出,擊退鬼妹獲得一片喝采。陳秋實,不顧人身安危跑去香港報導真相,上大台和香港人喊話。還有被連登稱之為大陸勇武的手足。大陸勇武手足參與港獨,逃到臺灣被遣返。中大校園一戰,參加孫文慶祝活動的藍軍團體聽聞中大危機後急赴中大參戰。這也是為什麼一夜激戰後,中大校園會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然後呢?連登的香港人依然像以前一樣對大陸人,對國民黨施以仇恨言論和歧視,依然把大陸人國民黨當作一個整體看待。

和這樣的人能夠去講道理嗎?不能。他們會告訴你沒有一個支那人是無辜的,會告訴這班畜牲不值得我們同情。他們把情緒發洩擺在了第一位,借用每一個機會抒發仇恨與歧視而不顧自己的行為會不會給運動帶來不好或不良的影響。

香港人會和這些人割席嗎?不會。


作為一個大中華派,民族主義者我無法忍受一邊被一些香港人辱罵一邊對香港人支持。

除了情緒問題還有立場路線問題。我對香港民主運動表示支持的主要理由是希望香港能成為大陸民主化的橋頭堡和輸出陣地。因為我堅信,只有大陸民主化香港才有真普選的機會,台灣才能真正的獲得安全而不用被恐懼以及藍綠綁架。但香港還願意做這樣的橋頭堡嗎?香港大學退出香港大專聯合會就是一個本土派崛起,拒絕承擔大陸民主化責任的標誌。雖然目前傳統泛民還是占大多數,但是這次本土勇武的亮眼表現已經成功獲得了運動的話語權和主導權,年輕一代的香港人也會向本土派而不是泛民派投靠。本土派成為主流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我完全尊重香港人的決定。但我也運用我多年的政壇經驗判斷出這不是一個有前途的運動,香港獨立這一訴求是一個不實用的情緒性口號。很簡單的一個邏輯,大陸不民主香港絕對獨立不了。大陸民主,香港有獨立的必要嗎?況且大陸民主後,香港的不可取代性全然消失。獨立的香港只會更快的被其他城市取代其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沒有製造業,也沒有金融服務業的香港還有什麼呢?

我想起來何試凝教授。雖然她苦苦哀求和解釋卻依然被手足扣上戰犯的帽子不被諒解。為此,她悲哀地寫下“我和香港反送中的愛情結束了”。今天我和香港人割席。但說來慚愧,我除了在網上說一些話也並未給香港人提供什麼實質性的幫助。我的離開對運動是沒有任何損失的。君子絕交不出惡言。今後我絕不會對香港運動說一句指責地話,也不會參與香港運動的討論。希望站上的香港朋友能夠諒解我的行為,我對你們還是很有情感的。也希望有一天,在政治條件和情緒有變化的時候,我們能夠再次聯繫到一起。

手足的條件——講普通話者勿進

我去了三家「只歡迎香港人」的餐廳吃飯

光榮冰室事件19李文亮81反送中544割蓆5
373
373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