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峻嶸

球迷。責任是教研、興趣在競技運動。不想講政治,但偶然還是要說幾句。近作有《Labor and Class Identities in Hong Kong: Class Processes in a Neoliberal Global City》和《足球王國:戰後初期的香港足球》。在臉書和油管管理"運動公社"。

简论欧洲超级联赛之议:资本对传统?

發布於

十二支欧洲球队宣布要自组超级联赛(Super League)。 一般传媒的报道告诉我们,这十二支球队有六支来自英超、三支是西甲球队,还有三队是意甲豪门。 我们试过换另一个角度看吧。 阿森纳、曼联、利物浦、AC米兰是美资;切尔西系俄资;曼城是阿联酋资本;热刺是英资;国际米兰暂时还是中资、尤文图斯是意大利资本;西班牙三队都可算是当地资本(皇家马德里和巴塞隆拿仍用会员制,但同时已是极度商业化;马德里体育会有三成股权由以色列商人Idan Ofer持有)。

七至八国的资本团结起来,所为何事? 就是利润、利益。 跟几乎完全由商业利益主导的北美职业运动不同,欧洲足球就算到了二十一世纪,还是受到十九世纪的英国精英价值和社区文化一定的制肘。 前者令各国足总、欧洲足协以至国际足协可以声称自己在维护足球整体利益。 就算这些组织所搞的比赛早已成为各大商业品牌营销的平台,而且赛事数目和赛制也早已向资本妥协,但他们仍被视为「传统的守护者」。

对欧洲中小球球队而言,社区凝聚力依然重要。 但像今次率先叛变的十二支球队,其眼光早已是全球市场。 虽然现方案是「全球」球队会继续参加本地赛事,但他们的首务为「超级联赛」实属必然。 「全球」势与「社区」进一步脱钩,后者要面临更难打的保卫战。

价值和利益无法完全分割起来。 中小型球队为了自己的利益,更要高举「社区」的旗帜,以防球迷、赞助和转播商流向「超级联赛」。 而中小型球队如要有议价能力,就不得不依赖各国足总、欧洲足协和国际足协的能量。

而向来欧洲豪门的班主,虽然透过合约有控制旗下球星的权力。 但碍于「传统」、「社区」,却仍然要和各国足球、欧洲足协、国际足协以至中小型球队分享利益。 超级联赛之建议,无论最后是得以实践,还是逼使欧洲足协在欧冠赛制上进一步向豪门妥协,其实都是为了使欧洲列强的豪门去全面掌控球员(教练和其他工作人员)生产出来的利润。

奇怪的是,球员怎样想,似乎是最不体传媒关注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