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man

喝咖啡、拍拍照~喜歡悠閒生活的人~

疫情生活之我見

首先必須先說這些無關醫療、無關政治,就只是個人的一點小小的觀點。

近期疫情爆發,確診接受治療的人暴增,大多數的人可能因為工作、因為擔憂、因為身體有狀況,所以不得已的搶起了快篩。

就跟之前的口罩、疫苗....一樣,人們陷入了無盡的排隊搶貨的輪迴。

不管是輕症或是重症,不管有沒有染疫風險其實都已經影響到人們的正常生活了。而這些不太應該是在防疫兩年後才出現的狀況。

過度擔心染疫恐引發「慮病症」

慮病症指的是什麼? 周遭親友是否有人因身體病痛一天到晚跑醫院,不斷地做各種檢查,卻被醫師告知沒有任何異常,找不出病症的原因,甚至是反覆治療都不見效果?其實這樣子反覆過度擔心自己身體狀況的表現,可能就是慮病症的症狀。 慮病症/臆病症,是經常可以在中老年人可以看到的,有些時候在比較年輕的人身上也能看到,主要是一直會擔心自己好像得了很多病,例如只是腸胃不適就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癌症;或是稍微一有呼吸不順、心臟不舒服,就會想辦法去做心臟檢查;一頭痛,就要去做MRI的檢測等等情形。 這樣的患者,其實就是會一直不斷地反覆求醫、做檢查,也容易會對照顧自己的家屬構成很大的困擾,並且用掉很多醫療資源,可是到最後卻往往都找不出任何毛病。

個人粗淺的以為,既然現在的狀況是必然,為什麼不能在三級警戒的時候就做好足夠的篩檢、隔離、治療,而是到現在才在做之前該做的事情,徒增醫護負擔及人民擔憂與困擾呢。

也就是說早在一開始的時候認真的為人民著想,有了足夠的疫苗防護、篩檢與隔離機制,完善的治療手段。也不至於像現在一樣反倒讓人民陷入了手足無措的窘境。在最對人民損害最輕的時候如果不要那麼盲目,認真的把人民的需求聽進去並且想辦法做到。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讓大家都陷入了很擔心有染疫風險的境界。

講難聽一點,如果在之前二級、三級的時候有做好全面篩檢、隔離、治療。就算出現現在這樣的確診暴增現象。人民應該也就不會那麼恐慌,甚至可以輕鬆面對了。最大的問題大概就是,人們無法知道什麼時候會染疫,也無法保證自己能夠得到完善的醫療保障。事事都得讓人民自己去想辦法解決,也難怪有那麼多人擔憂及不滿了。

還有一個在疫情期間令人擔憂的現象,""盲從""

一個不管現狀,只在乎自己相挺的人是不是會被影響,而做出一堆匪夷所思的事情與言論。這麼明顯的狀況就擺在眼前了,難道繼續睜眼說瞎話護主,就會讓現實變不見嗎?並不會。倒是這個狀態久了之後說真話的人就越來越少了。然後人們就會像溫水煮青蛙一般慢慢的陷入絕境。

這並不是好事,也不是個好現象。大家都希望疫情早點過去,至少不要有那麼嚴重的症狀。但或許現階段應該不太容易,因為好像也沒感覺到有認真想要為人民做點事的狀態。目前大概只能自求多福了吧。

「洞穴理論-柏拉圖」:假設有一群囚徒在洞穴中生活,他們被囚禁在洞穴裡面,手腳都被捆綁,身體也無法轉身,只能背對著洞口。單單面對一堵牆,他們的背後燃燒著一堆火,火光照射,將影像反映在他們前面的牆上,由於他們看不到任何其它東西。長期下來,囚徒們以為這些就是全部的世界了。當有一名囚徒被釋放後,摸索出了洞口,看到外面的世界,發現那才是真實的世界,基於對同伴的友愛,他又回到洞穴中,試圖向其他人解釋,那些影子其實只是虛幻的事物,希望能幫助這些昔日難友了解全部的世界,並向他們指明光明道路。但是對於那些囚犯來說,回到洞穴的那個人似乎比他逃出去之前更加愚蠢,並且向他宣稱,除了牆上的影子之外,世界上沒有其它東西了。然而,當這個人將那些被綁著的人解綁之後,那些人卻惱羞成怒,他們早已習慣了接受影子的「真實」,而把別人的勸告當作毒藥,這些人就把那個人用石頭砸死了。


柏拉圖利用這個比喻來告訴我們,在真理的陽光照耀下的是實物,而我們的感官世界感受到的,不過是那白牆上的影子而已。與天比起來,人恍若生活在地下洞窟的囚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