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什么都敢说哦:)

上海在燃烧吗?

Voguing Shanghai 2021

黑色吊带袜,青色丝绸睡衣,老上海绣花旗袍,孙悟空京戏头套,甚至还有情深深雨濛 濛中李副官的黄包车衣服,所有的碎片,细节拼贴起了 Voguing Shanghai 2021 这一年最盛大 的酷儿聚会。

暮色将至,台风天的夜晚也是让人打个寒颤。可美术馆的门外早就徘徊着一条蛇形的队 伍,各个都奇装异服,女孩的左手臂上若没有个纹身都不好意思站在这儿。前面两个高中生 模样的姑娘手牵着手,向后打量,想要看看有什么新奇的,但又不好意思被人发现,眼神溜 出的一瞬间就收了回来。又飘起了小雨,女孩们只能用手遮头,我掏出一把伞说:

“给你们吧,我给朋友带的,她还没来。”

“谢谢。”

明明是 7 点开始,现在已经要到 8 点了,主办方把队伍拖那么长,难道是在用放大镜看

随身码的格子吗?

“Bitch, 快点进啊哈哈哈。”

一个穿着蛇形紧身衣的酷儿踩着红色漆皮高更鞋,比我这个顺性别女性都跑得快。她拉 着一同参加走秀的朋友向上奔跑。

在参加这场派对之前,我也只是通过《巴黎在燃烧》这部纪录片对 vogue 文化略有了解。 LGBTQ 人群在纽约八十年代的处境,真挚地袒露自身欲望。“I want a happy life.”还记得主 人公之一斜躺在床上,说出这句话。我心想,上海会燃烧吗?

过了半小时,我也入场了。 红地毯的高台,周围一圈都是熙熙攘攘的人头和渴望的眼神。 “Show me your Vogue.”

她再次抬起下巴,后背镂空的旗袍露出坚实的肌肉和宽肩,可走起步子来却把女性独有 的性感和男性的自信结合地很好。台下的嘘声如浪潮般涌起。下一位是把雕牌硫酸皂印在裙 子上的金发女郎,TA 身材修长,少了些男性天生的粗旷味。和他同台竞技的是一位“亚逼” 女郎。“亚逼”则是指每次去酒吧总能看到的穿黑色紧身上衣配喇叭长裤的女孩,手臂上定 要纹个繁体字的“愛”。

果不其然,这位 queen 是大码身材,请原谅我政治不正确的的描述,因为我不想给出百科式的语言。TA 舞动着青蓝色裙摆,上面刺着“夢”,高高梳起的黄色卷发,手持东亚风的 扇子。其实并没有很自信,把舞台当作自己的后花园,而是小心翼翼,摆出气势在台上走。 台上的大部分人都是如此,可那一刻的欢呼和掌声是平时生活所能赋予的吗?当然不。所以, 即使将被几个冷漠如高中语文老师的评委审判,也在所不惜。

他们拿起圆形的分数牌,给每个走来的 Drag Queen 打分。好像集体婚礼,每对新人盛 装出席,在互牵着手说下要陪伴对方一生的誓言前还要被神父用圣经敲敲醒,说,你今天穿 得有点土哦。

台下的男男女女都瞪大着眼睛,再不济,手机替他们睁大眼睛。


可一念之间,一丝疏离感像墨汁滴入清水扩散。他们真的和台上如此热烈地宣扬性别平 等,情感观念开放的盛况是一体的吗?在上海漂荡的年轻人们,有多少是在公司,出租屋两 点一线之中消耗完自己的青春?女孩男孩们结束了一天在格子间的生活后,躺在出租屋的 床上,掏出手机,只能与荧光屏四目相对。唯一的关系大概就是他们和外卖小哥说:“谢谢, 放门口吧。”

年轻人们只求在那一晚忘掉平时生活的平庸和琐碎。看着 Drag Queen 在台上意气风发, 他们好像能实现超过自己的那一部分。那是一个不一样的环境,只存在于幻想和彼岸的场域, 可以带他们逃离平时的生活。

背对着舞台的保安戴着口罩,微微眯着眼,他看不懂眼前的一切,仿佛自己是在另一个星球。我在后半场便离开,脚后跟酸痛,想趁这场盛宴结束前便抽身离去,可以不面对幻想的真正破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演员金敏喜在两个韩国男导演的视角下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