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什么都敢说哦:)

隔离中的《宝莲灯》

第二次封闭的第二天。早上7点起床去测了核酸。

要写下点东西好让自己的思路不像小当家里的粉丝香肠一样都打结。

早起测完核酸后,回家躺着。认认真真地看了《宝莲灯》,这部童年最爱的动画片。我毕竟都有一个宝莲灯的杯子,还是父母经济拮据时在彼时上海最时髦的太平洋百货买给我的,陪着我搬了1,2,3,4,5,6次家,是的,都在上海。现在看来大概是因为童年大运的地支巳是马星,我八字也蛮粗浅的,猜的。

看到沉香和三圣母说,“妈妈,我要和你永远的在一起。”然后母亲就被二郎神叫到天庭了,眼睛一下子就酸了,流泪。心想,哪有什么永远的关系,妈宝女如我和母亲到现在也是天天黏在一起,成长到现在二十五岁最亲密没有被时光磨碎的关系也就是母女关系了,但之后的人生又是谁知道呢?

随后沉香便追到天庭,单眼皮的舅舅出现,他反抗要救母,先取回宝莲灯,一路上有高人如土地爷,孙悟空的指点,也有被俗世的欺负,如骗子道士,天狗变成的巫婆在后追赶,此画面一度成为我的童年阴影。巧合的是,我上学前到小学阶段经常做的一个梦就是被一个化妆成女性的老头在楼梯上追赶,十分恐怖。那楼梯就是外婆老房子的水泥楼梯,每层楼都需要踩下地板才会有声控灯亮起,所以我每次回家都会回头看看,到底有什么脚步声尾随。这样一个好莱坞叙事结构的中国传统动画片拥有着上海美术制片厂的美学意味,单单看那人物的眉眼,那注重神话意像的笔法,影子,月亮,流畅的剪辑思路,从大特写转到小背影,一切自成一体。而且背景音乐特别的用心,刘欢,李玟,张信哲每个人的曲子都很好听。也不外乎,投资高达1800万(某个综艺看的,不一定靠谱,那可是90年代的钱)据说上美厂已经有十几年没有拍摄动画长片,这次更像是一场赌注。那个报道里,导演也出场了,是个眉目清秀的上海中老年男人,有着做文化艺术的气质。拜我的工作所赐,我知道了太多因为时局动荡而郁郁寡欢甚至折磨致死的文化艺术之人,我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有十几年不拍片,当年可是拍出过《小蝌蚪找妈妈》的制片厂。高位人大概永远不知道齐心协力将一群有才华的人聚在一起,长期地产出是一件多难多宝贵的事,他们从来不care“风花雪月”,对的,是他们认为的不重要,其实是人类精神文化的必需品。我也可以看出那位导演在访谈时的慢节奏和松弛是一种看破一切的表现。

拉回来。关于《宝莲灯》还有一点我想说的则是,这个动画片有好严重的恋母情结啊。主题曲《想你的365天》还有另两首都明显体现的是思念远方恋人的意味,而且正是因为这样的遥远不可得,更加迷恋这种想象构建出的迷幻形象,十分有金海刑的味道。若是将这种情感放在母子之间,则…凭我对心理学粗浅的了解,据说母子和母女的关系十分不同。母女会陷入比较人生的境遇,女儿是可以“弑母”而独立的。但儿子却永远做不到这一点,儿子总是期望母亲一直包容接纳他,况且他们本是异性。Ian Buruma在《日本之镜》中有一章节特别分析到,日本各类影视剧中总会出现一个慈母,包容接受儿子的一切。女性形象不是妓女就是母亲。有一个知名日本电影明星在母亲在病榻上时,被要求嘴对嘴的亲吻。

这些都是我通过文本阅读得知,没有第一人称体验,我既不是儿子,也没有生儿子,我的父亲早早地失去了他的母亲,没有看到过奶奶,所以没有亲近的人被我观察分析。

近半个月上海彻底停摆,没被隔离时去外面透气早就失去了体验正常城市生活的权利,再也不能偷听咖啡馆里的聊天,没有读书会行走活动,没有美术馆给我观看发呆。要看的只有空空如也的盒马和手机上接连不断的消极小道消息。据说现在每天看6:30官方新闻会缓解抑郁,因为通过他们的嘴,一切都是欣欣向荣,人定胜天。这也是现在时代见怪不怪的荒诞之状。

是的,要通过书写确认我的一天。看完电影后便沉沉睡去,醒来后吃了个饭,和母亲聊天,便趁着夕阳余晖到小区遛弯,大概走了五六圈,楼下小孩太热闹了。上来,开始莫名焦虑,搜搜法国学语言信息。这种身在此处,心在别处的日子怕是有两年了,since I come back around 2020.

晚上又做了许多读书会的调查,查了bloody saturday 的战争照片,一不小心又压抑了。这个上海的疫情也不知道会不会给我机会做犹太人读书会。但无关结果,我的调查则是一种自我学习。

写于3.26.20 晚11:06

哈哈,距离上一篇发表过了两年,当年的担忧现在仍然有些,但也好太多了吧!找到了一份喜欢的工作,能养活自己,还谈了场浓度高的恋爱,现在是有个可以回忆的人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