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修行者/寫作者/報導者/東南亞文化遺產講師

錯過的蒲甘:Nat Hlaung Kyaung與Nat Taung Kyaung(上)

(這是一篇給自己的田野筆記,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交流討論)

第一次走進蒲甘古城區,我便有意識的在尋找Nat Hlaung Kyaung。那時候甚至不知道「Nat Hlaung Kyaung」這個名字,只知道是蒲甘王國留存至今唯一的興都教(Hindu)廟宇,供奉毗濕奴(Vishnu)。但那個年代沒有網路,要在迷宮般的叢林裡、幾千座廟塔中,把一座名不見經傳的小廟翻出來,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意識到這個妄念的虛無,加上我正騎著摩托車與叢林、泥濘、水坑奮戰,自身的安全都顧不上了,便放棄這個執念,將相遇交給因緣。當晚我便開始了一場長達一個多月無法下床的大病,究竟是怎麼用意志力撐著把田調做完的,我也很納悶。

後來,就是蒲甘大地震。之前大部份的廟塔都可以自由進去參觀,地震造成嚴重的損傷,廟塔都裝上了鐵門。

數年後,以觀光客的身份再次來到古城區,導遊帶著我們深入小徑,請附近的村民打開Pahto-thamya的門鎖,我才得以近距離見識蒲甘王朝時代精彩絕倫的壁畫。其實之前做田調時也見過另一間廟宇的壁畫,但那次的工作重點不是建築,也只能匆匆一瞥。

離開Pahto-thamya的時候,我們注意到小徑左手邊有一座驃國式樣的佛塔,Ngakywenadaung,和室利差呾羅的驃族佛塔類似,時代也相近,大約是10世紀。奇特的是,Ngakywenadaung的紅磚表面敷以一層綠釉陶片(不敢說是瓷磚,以當時的燒製技術要做到瓷化應該不容易)。

Ngakywenadaung。攝影:張蘊之

今天在查找Ngakywenadaung的資料時,在Google Map上看到它的南方有一座Nat Hlaung Kyaung。「Nat」通常是指地方性的神祇,如果要粗暴一點的來劃分,古代緬甸的宗教造像,不是佛,就是Nat。因此,Nat Hlaung Kyaung很可能就是興都教寺廟。

緬甸吸收興都教的歷史比佛教更早,和東南亞其他文明古國一樣有「神王」的傳統,但與高棉、爪哇、暹羅的情況又不同。總之,點開Nat Hlaung Kyaung,果然就是我念念不忘的那座興都教寺廟,建於11世紀。我還記得那時我站在路口,正納悶與Ngakywenadaung隔著小路相望的那座方形廟宇是什麼,但天色向晚,已沒有時間一探究竟。

Nat Hlaung Kyaung在Google Map上的位置。
Google Map上的Nat Hlaung Kyaung「毗濕奴創世」浮雕壁畫。(誤植於Ngakywenadaung的位置)

Nat Hlaung Kyaung的「毗濕奴創世」很特別,肚臍生出的蓮花不是只有梵天安坐其上,而是濕婆、梵天、毗濕奴都在上面。為什麼要「自己生自己」呢?這就要回到蒲甘王國版本的毗濕奴創世神話來看,很可惜,我還沒有查到相關資料。而這幅壁畫裡也沒有拉克希米為毗濕奴按摩雙腿的形象。

Nat Hlaung Kyaung是蒲甘現存最古老的廟宇,傳說當初是為了將Nat都集中在此而建設,或說是為了當時的興都教信眾而設,相關資料仍待進一步證實。

至於Nat Taung Kyaung,則是另一個故事,容後再敘。

1 篇關聯作品
緬甸7蒲甘1
18
18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