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子

從台灣到布魯克林唸書的視覺設計師 分享生活與設計中的觀察

疫情契機下的文字抒發

發布於

-

在2018年夏天,我從溫暖的台灣到了紐約念傳達設計研究所,而今年春天正好是我要畢業的季節。從三月初想說應該不至於那麼嚴重吧,到現在四月每分每秒都有戲劇化的新聞。我就讀學校的畢業展、畢業典禮和原本公司實習都被取消了。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讓我心智上快速成長許多。這次疫情帶給我的複雜情緒也促使我開始透過寫文章去整理我的腦內思緒。希望可以透過事件的觀察,紀錄生活中幽默的片段跟感動的時刻,以及分享關於設計思考的相關理論。

我一直不是很會寫文章的人,國中基測頂多就是五級分,表達能力有時候不太好會被朋友笑的那種。慢慢長大才發現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溝通方式,而我比較擅長用畫面作溝通,也因為這樣才會選擇視覺設計師這條路。但念研究所之後,因為要寫論文,還有平時需要用大量英文去論述作品的概念,某一天突然發現自己的母語怎麼那麼好表達,看中文書怎麼這麼好吸收!從那之後開啟了我對文字的興趣。


這幾個禮拜的紐約真的很像反烏托邦電影的現實版。我住在布魯克林的Bed-Stuy,是個漸漸在士紳階級化(Gentrification)的區域,也就是附近可以看到很多新改建的房子,以容納與日俱增的外來人口。不過從互動式數據地圖來看,算是第二高感染率的社區,之前高峰期每小時幾乎可以聽到救護車的聲音。

從三月初開始,紐約的公司陸續開始採取遠距的工作方式,我當時實習的公司算是很早就開始提供員工這個選項。依然記得在公司的最後一天,陽光和煦,我和一個美國同事走在公司附近的High Line,各拿著一杯咖啡悠閒的散步,我告訴他我對於紐約疫情的擔憂導致失眠(當時紐約市已經有幾百人確診),還記得他老神在在地跟我解釋,我是因為看太多新聞才產生這麼多焦慮。殊不知隔了一個週末飆升到兩三千人,主管馬上通知大家可以自行選擇遠距工作。不幸的是,我也在三月底接到公司因為疫情影響,必須提早中止我實習的消息。像新聞報的那樣,近五週內全美申請失業救濟人數上升至2640萬人,已超越台灣總人口數,而我成為了其中一人。

一開始的兩個禮拜會對於沒有答案的未來感到茫然或焦慮,但漸漸的透過時間、透過瑜伽,培養了過好一天是一天的習慣,用了多出來的時間做平常一直想做的事,也思考了設計工作的價值。到了五月初的現在,好像能真正感受到一絲危機是轉機的希望。


最近的生活,買菜成為了唯一出門的理由。從公寓走到超市的路上,粉白色的櫻花綻放,但因為人煙稀少,顯得有些孤單,好像也在維持社交距離一樣。

希望發下一篇文章時,紐約的社交距離可以被縮短一些。


布魯克林的街頭塗鴉 WASH YOUR HANDS!


有視覺設計相關合作邀約 歡迎與我聯絡(畢竟最近很閒)
在此附上我的網頁連結 請多多指教 謝謝大家!(按進入)

Stay Safe and healthy,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普通市民的纽约疫情观察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