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Version

既无故土,也不分南北。

【247每时每刻】后罗伊时代的美国:丧失堕胎权只是开始

「247每时每刻」关注被大众关注或忽视的国际新闻,解释事件发生的来龙去脉,提供观看世界的更多元可能。

1972年,芝加哥警局的凶杀案侦探特德·奥康纳(Ted O’Connor)接手了一宗案件。当年7月,他和他的搭档突袭了芝加哥南岸社区的一间公寓,当时在那里有50名妇女。最终,芝加哥警方起诉了其中的七位。

她们是一个自称为「简」(Jane)的妇女团体,在此之前,她们为3000多位芝加哥妇女提供了安全的堕胎服务。当时,全美国只有阿拉斯加、夏威夷、纽约和华盛顿州废除了反堕胎法,在其余的州,堕胎是一项刑事犯罪。这七名妇女被指控犯有11项堕胎和合谋堕胎罪,最坏的情况下,她们每人将被判150年监禁。为了保护使用堕胎服务的妇女,团队负责人在警车上吃掉了写有患者信息的登记卡。

「简」的其中两名成员,© HBO

半年之后,1973年1月22日,美国最高法院以7:2的票数做出了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的判决,指禁止堕胎的法律,侵犯了女性的隐私权。这种侵犯过于宽泛,以至于违反了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对正当程序的要求。堕胎成为受美国宪法保护的一项权利,芝加哥检察官办公室撤销了对「简」团队的起诉。

现在,2022年6月24日,正如之前泄露的草案所估计的那样,美国最高法院在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案(Dobbs v. Jackson Women’s Health Organization)的判决中指出,美国宪法不保护堕胎权。该判决以5:4的比例获得通过。

一切回到原点。

「必须植根于美国的历史与传统」

这份由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主笔的判决指出,堕胎权根本不存在,或者至少并不受宪法保护。「宪法并未禁止每个州的公民规范或禁止堕胎,直到 20 世纪下半叶,这种权利在美国法律中是完全未知的。」而「受宪法保护但未明确提及的权利必须植根于美国的历史与传统」,因此,罗伊案的判决不仅是错的,更到了严重滥用司法权威的地步。

阿利托特别强调,宪法没有禁止也没有允许堕胎,「法院今天的决定并未在美国禁止堕胎」。「宪法和法治」都要求把堕胎是否合法的问题交还给各州来自主决定。甚至,阿利托还特别指出,由于「宪法保障的跨州旅行权不可侵犯」,所以任何禁止本州居民前往其他州进行堕胎的法令一定属于违宪。而「意见中的任何内容都不应被理解为对不涉及堕胎的先例的质疑」。

多布斯案的口头辩论现场,© NBCNews

很明显,阿利托的保守派同事们并不如此认为。相反,目前任职最久的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在他的协同意见书中说,「大法官应该重新考虑本院做出的所有实质性正当程序案件的结果」。持反对意见的自由派大法官在不同意见书中警告,「至少有一名大法官已经做好准备利用今天的判决,一次又一次推翻先例」。这将包括承认同性婚姻权利的奥贝格费尔诉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判决在内的重要判决受到严重危险。

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Glover Roberts, Jr.)同意本案所涉及的密西西比州禁止妊娠15周以上的妇女堕胎的法案合宪,但并不同意罗伊案判决应该被完全推翻。他在部分不同意意见书中指出,完全推翻罗伊案判决违反了司法克制原则,「是对法律体系的严重冲击」。

三名自由派大法官在不同意见书中指出,罗伊案建立的法律框架在全国各地的法院已施行多年。最高法院随后做出的计划生育联合会诉凯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判决中已审视过罗伊案判决的理由,并再次认为它是可行的。「法院今天改变方向有且只有一个原因:这个法院的组成发生了变化。」

他们还在不同意见书中指出,判决中没有任何语言阻止联邦政府在全国范围内禁止堕胎。而「我们相信宪法即使在面对公众反对的情况下也维护个人做出自己的决定并规划自己未来的权利」。

受威胁的「所有人」

包括阿拉巴马州在内的13个由共和党执政的州在判决出台前已制定「触发法」,该法案规定堕胎禁令将在判决生效后马上或数日内生效。裁决公布六分钟后,密苏里州总检察长证实,密苏里州的堕胎禁令已生效。该州现行法律规定,包括强奸受害者进行的堕胎在内的所有堕胎均属B级重罪,一经定罪将导致最高十五年的监禁。

当前已经或可能即将实施堕胎禁令的州,© NY Times

根据《纽约时报》的统计,目前已有9个州的禁令已经生效,12个州的禁令即将生效,9个州可能会迎来新的堕胎禁令。这些禁令将影响3760万育龄妇女。许多州的即时或即将生效的堕胎禁令甚至起草于19世纪。肯塔基州、阿拉巴马州、亚利桑那州、西弗吉尼亚提供堕胎服务的诊所已即时停业。根据米德尔伯里学院(Middlebury College)的研究,对部分州的女性来说,获取安全合法的堕胎的路程将从33英里增加到282英里,该判决可能会导致美国合法堕胎数量下降13%。

米德尔伯里学院教授凯特琳·迈尔斯(Caitlin Myers)和154名经济学家曾向美国最高法院提交一份法庭之友简报。简报中指出,堕胎合法化使青少年母亲的人数减少了三分之一,而由于经济和医疗保健系统的差异,黑人女性比白人女性更容易意外怀孕,因此,堕胎禁令的影响集中在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女性身上。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刑事辩护律师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riminal Defense Lawyers)在多布斯案口头辩论前曾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指出,近几十年来,部分州的立法机构一直在「修改他们的刑法典」。一旦罗伊案判决被推翻,堕胎可能遭到的刑事指控将比罗伊案判决之前更先进,也更严苛。例如,按照现行的路易斯安那州法律,任何提供堕胎建议的人,无论是亲友、神职人员或者是堕胎基金网络甚至搭载堕胎者的计程车司机,都可能因为堕胎而构成包括谋杀罪在内的八项控罪的共犯。

未完的斗争

美国总统乔·拜登在判决发布后的演讲中指出,「最高法院做出了一些糟糕的决定」。美国司法部在新闻稿中指出,「我们随时准备与联邦政府的其他部门合作,寻求利用其合法权力来保护和维持获得生殖保健的机会。」同时,「联邦机构可以在联邦法律授权的范围内继续提供生殖健康服务」。

美国舆论与民主党进步派强烈呼吁美国国会尽快通过联邦法律保障堕胎权,但考虑到目前美国参议院民主党与共和党各拥有50席的局面,相关法律很难获得通过。相反,共和党已经承诺,一旦在中期选举中重掌美国国会,他们将尽快通过一项全国的堕胎禁令。

目前来看,除了继续通过立法来在全国范围内保障堕胎权以外,下一个战场将是堕胎药的使用。这也将真正决定堕胎禁令是否能够得以有效实施。自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堕胎药以来,堕胎药迅速成为最受欢迎的堕胎选项,大概每年有54%的堕胎行为是通过服药的方式进行的。一方面,堕胎药比手术堕胎更便宜,另一方面,对许多住在严格限制堕胎权的州的妇女来说,堕胎药的获取更加方面。2020年,美国政府废除了禁止邮寄堕胎药的禁令。

但是,过去数月内,由共和党执政的各州陆续提出了100多项法案,试图限制甚至禁止分发堕胎药的分发。而各州现在或即将通过的堕胎禁令实际上同样禁止堕胎药的使用。美国司法部长已声明「各州不得基于不同意FDA对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专家判断」禁止堕胎药的使用。但是,这项声明将很有可能被法院推翻。基于可能的违法疑虑,部分提供远程堕胎服务的机构已要求患者居住在堕胎合法的州并拥有该州的邮寄地址,同时停止了对部分州的服务。

值得关注的是,反堕胎人士已经将矛头对准了避孕措施。

5月初,路易斯安那州曾试图通过一项规定宫内节育环和紧急避孕构成堕胎罪的条文,该条文未能通过。但是,2014年最高法院对伯韦尔诉好比来公司(Burwell v. Hobby Lobby Stores, Inc.)的判决中同意了一种没有科学依据的法律推论,即「生命始于受精,因此任何阻止受精卵着床的避孕措施都构成堕胎」。这种法律推论将可能导致避孕器材和宫内节育环同样被定义为非法,而联邦政府对此的法律行动将极有可能被现在的最高法院挫败。

目前,推动此类禁令的仍然是少数,因为民调显示即使共和党人中也有近三分之二支持政府资助的避孕的措施。但是,大多数有影响力的反堕胎组织已经公开表示,支持限制宫内节育环和紧急避孕措施。

(责任编辑:新不莱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美最高法院或推翻堕胎权判决,将成中期选举焦点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