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4 篇作品累積創作 42073 

輕踩煞車,被角色觀看,像紀錄片的《餘地》

許恩恩

「先不要那麼快這麼說」、「先不要那麼快走到那裡」在看到以為熟悉的線索時,彷彿就有這種提醒在旁。換個形式傳達,一體兩面。

香港製造的《少年》:自殺救命與「驚天動地」的勇氣

許恩恩

《香港製造》給了一個複雜且有層次的答案,帶來煙霧瀰漫的惆嗆味道;《少年》則給了一個簡單無比的答案,鏡頭幾乎只近距離地跟在人身上,其餘以真實影像便足夠說明。

1

我城的鬼魂:論《花果飄零》與本屆金馬獎的香港電影

許恩恩

《花果飄零》讓我看見了這個認異與認同,還依稀聽見了鬼魂般的回聲:我們既然來了,看見了,知道了,而且我們年輕,我們可以依我們的理想,創造美麗的新世界。

2

去年,在太魯閣號事故後寫下的一則演講筆記

許恩恩

「我們現在,如果談,譬如說,台鐵的改革,」緊張拿捏之處在於,若有任何一個人有接近的創傷,要怎麼樣說出口才能不造成傷害,而又要怎麼樣,才能去傳達我的要旨,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內有效。大家都很安靜,可能為我緊張,或為了什麼緊張。「我們是不是可能也沒辦法,現在就這樣直接開始討論呢?」我見到一些同學的眼神有點震動。

2

八年前的烏克蘭《獨立廣場》,勇敢、詩意且高明的影像作品

許恩恩

2020年坎城影展的特別放映,是香港的《時代革命》;2014年坎城影展的特別放映,是烏克蘭的Maidan(香港翻譯為《獨立廣場》)。

2

《超速性追緝》(Crash)的幾點筆記

許恩恩

1996 年發行的《超速性追緝》(Crash)在 Giloo 平台上架,使我想到也在院線重映時觀看,並跟當時撰寫了該片影評的壁虎先生錄了一集 podcast 節目: 斷尾閒聊 #01:跟壁虎先生聊《超速性追緝》(Crash)

補記昨晚:生祥樂隊 2022 臨暗拾伍+貳週年紀念演唱會

許恩恩

我最驚喜的,是生祥宣布最後一首歌「跟著董事長去衝浪」。那是《大佛普拉斯》原聲帶的歌,電影劇情也是底層的悲歌,體質上,便恰好呼應了臨暗。

進教室,跟台灣高中生聊「港台/社運/書寫」

許恩恩

「三一八時你們幾歲?」「八歲。」

4

文章轉 Podcast 的筆記:寫在《向日葵的季節》上架之日

許恩恩

是我有意的選擇,要把太過「動人」的部分拿掉,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回去讀文字,把受到文字衝擊的那種感受,留給每個不同的自己,而不是我聲音的詮釋。

1

在婦產科候診讀到《個人的體驗》

許恩恩

停留在這裡當然也是不錯,但我是喜歡保留了那幾頁「把嬰兒帶到醫院後的交代」版本的。首先是因為,若是停留在這裡,悵然餘韻的美感,我認為以整本書來說,並無驚喜,風格匹變才新奇;再來很重要的是,全書都是自我存在的苦痛受難獨白,才證成結尾並非溫情濫調,而是真正在夜晚中的花火:個人的體驗,能對崎嶇的生命,有正向的意義(救嬰兒),並被呈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