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7556 
許恩恩

從「墮胎」看港片《墮胎師》的成功

去年,《墮胎師》在金馬影展放映結束,觀眾們排隊等散場時,我聽到隔壁的人說「好可怕,看完好像我也墮胎了一遍」。這種情緒背後是一個讓人遺憾的理解。不得不說,我本來也以為看完會是這方面的反應,事實卻正好相反。

73
2
許恩恩

被盜帳號才是精神病:我讀七等生小說《精神病患》

小說裡第一人稱賴哲森,全然不是精神病患。我作為讀者的每一個閱讀時刻都沒有察覺賴哲森有任何像是精神病患之處。他的精神世界,他的糾結反覆自我反駁及得意自證都只是將平凡無奇的日常給浮誇化的表述而已,其本質都是正常正當健康生命的。他展演的是眾多一般人類(或許特別是讀書人,並,那個時代的話,男人)的一個經歷,以一種高濃縮爆發的方式表現出來。書名應是以一種最反精神病的意識形態去稱作「精神病患」。

32
1
許恩恩

意指工具的再創造:我讀《時間也許從不站在我們這邊》

梅洛龐蒂:「所有偉大的散文也是一種對於意指工具的再創造,接著我們便能據此來運用新的句法。平庸的散文,則只是侷限於使用既受文化中的既定符號。偉大的散文是,捕捉到人們至今還未客觀化的意義,因而提供給使用同一種語言的人們來接近的,一種藝術」*[1]2019年6月15日,攝於香港。

45
1
許恩恩

如水的回聲:寫在太陽花運動七週年

去年我們一起撰寫的論文〈「我們NGO」:太陽花運動中的網絡關係與社運團結〉在以連儂牆為封面的期刊出版,對我作為運動者/研究者的個體感受以及運動作為集體現象之間的衝突感,畫上一個大大的分號。分號的前段,是從經驗矛盾感中找出得以說服自己與讀者的論述奮鬥史;分號的後段,是從公共肯認的焦慮解放後再探自身記憶與書本道理。

7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