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塔人【vaigoup1906】

我希望是一座艾菲爾鐵塔,眼界像塔尖一樣高、胸襟像塔座一樣寛、毅力像塔身一樣堅。

對比美國的警暴事件,中國的公安「牛逼」多了!

發生在美國明州的警暴事件,不單引起了美國社會上下的騷動,也帶來舉世觸目的迴響,其實警暴問題並不是某個國家或地區個別事例,嚴格來說警暴每天都在各地發生,問題是有否被公諸於世,和事件引發的社會矛盾有多激烈,結果這次事件牽動了一直困擾美國自立國以來一直還沒有解決的深層次社會矛盾––– 種族之間矛盾問題。今天暫且把鏡頭轉向中國,看看那裡的「警暴」又是何等模樣?

回歸前,澳葡政府曾為一班未來特區政府準官員設計了一項赴京培訓計劃,一行約20人入住海淀區一所大學,學習計劃為期三個月,筆者有幸是其中一員。四月是北京天氣最好的季節,某個週末校方為學員們安排去郊外的承德山莊一遊,由於天氣太好吸引超多遊人,我們在山上遊畢,正準備乘纜車下山,但車站內外塞滿人群,閘口外50多米圍滿人潮,一眾學員隨人潮緩慢向站方移動之際,此刻有一名白髪老翁從我們後方不斷往前移動,並用雙手把阻礙他前進的人群左右撥開,像游泳般在「人海」中迅速前進,有學員見狀不屑他插隊的行為,按奈不住向他大喊了一句:「為老不尊、教壞子孫」。

由於人群實在太多,我們只能分批下山,我是殿後的一組人,當我到了山下剛步出纜車站一刻,就聽到女同學高喊「救命」,與此同時,目睹兩位男同學被10多名彪形大漢圍毆,其中一個身材高大的學員更被人撲倒在地,在如雨下的拳腳交加之下,他全無招架之力,結果他的頭部受傷最重,左額眉骨爆裂,血流不斷、臉部大面積擦傷、雙掌嚴重壓傷、胸背部均有被踏傷痕跡,對於這些突如其來的襲擊,我們當時不知所措,唯女同學的呼叫聲驚動了山莊的保安,圍觀的人不計其數,及後公安到場,不到半小時公安了解情況後,想把現場所有人遣散了事,但眾學員因未知何事被襲擊而心有不甘,堅持不肯離去而要求公安秉公處理,在上百人的圍觀之下,公安最後把一干人等帶走,直趨承德公安局去。

你們猜想在公安局裡發生了什麽事?

當一眾人到達公安局時,那個白髪老頭竟然早在那裡,事情的始末原來是因為他聽到那句「為老不尊、教壞子孫」的話而心有不甘,下山後召喚他那個下了班當公安的兒子,糾結一群公安來「教訓」我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施暴,而這個老頭的兒子正是承德公安局的人,還記得當時他一邊抽煙,一邊翹起二郎腿坐在走廊上得意洋洋的表情, 事件雖然已蘊釀了超過兩個小時,局方要求我們息事寧人算數,但眾學員一致認為要討個說法,局方拿我們沒辦法,勞動了公安局長出面調停,但雙方還是僵持不下,最後驚動了校方最高領導請來承德市市委書記,市委書記知道我們是一批來自澳門的官員,恐怕事情鬧大便以市委書記的身份施壓公安局「讓步」,但要受傷的同學放棄追究責任, 我們在公安局總共折騰了6個小時,最後離開的時候,受傷的同學與對方在一封聲明書上簽了字,而聲明書上的內容這樣寫著:甲方(李XX)與乙方(王XX)雙方因口角繼而動武,現甲方身上有輕傷,經協商後,乙方同意賠賞甲方湯藥費人民幣100元,甲方承諾不向乙方追究任何責任。

事後回到學校,校方有些老師前來關懷問候,我們向他們細訴始末,但他們異口同聲卻說,我們算是比較幸運,因為我們是外地人,而且有官職在身,如果我們是普通老百姓,相信想平安離開公安局半步都很難。這個事實告訴我們,這個國家的警察勢力不單超出了法律容許的範圍,而且是整個制度的崩壞,警察犯法不需承擔刑責,若有人膽敢與之對抗,一切問題會被人用武力解決,相比之下,看來美國的警察真不如中國的公安「牛逼」了!


 

我的反贼群因为George Floyd案引发的美国暴乱而撕裂了

亲历费城 Justice for George Floyd 游行

中间派的双重思想与两难境地,以及中美港反抗运动的平行结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