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kepp

重在纪录 平凡生活/曾经的PR/现在的跨国传播硕士在读

新冠病毒到底歧视了谁

發布於

都说病毒对视众生平等,谁都有可能被感染,从查尔斯王子到首相Boris Johnson,再到明星们,似乎谁也没有逃过病毒的“凝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社会中已存在的不平等就不存在了,反而是在疫情期间得到了放大。

为1.9米橄榄球运动员设计的PPE

性别不平等的影响在疫情的聚焦下被放大,造成的结果可能直接是生命的代价。英国NHS 医务员工里超过75%是女性,但是最能保护医务人员的PPE确是按照男性体征模板设计的。太大的口罩,太宽松、太长的防护服,不合身的PPE并不能很好的保护一线女性工作人员。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2016年一项工会发起的调查结果里就显示,仅有29%的女性受访人表示在使用为女性设计的PPE,57%的女性受访人表示对女性设计不友好的PPE对工作造成了很大的阻碍。更重要的是这个不平等一直存在,公众似乎对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按照标准流程,在NHS医院使用的PPE,都需要进行合身测试fit test,这个测试主要是确保医务人员能够佩戴密封性良好的口罩,但很多女性医务人员都表示很难找到尺寸合适的口罩。

在这次疫情中,一位NHS一线护士在接受卫报采访时就表示“这些PPE就像是完全照着1米9的橄榄球运动员设计的”。另外一位在苏格兰的ICU护士,就请朋友在twitter上为自己发声,希望引起社会关注这个被忽视的问题。

twitter截图

这位护士在发给朋友的信息里表示,尽管她和同事们绝大部分都是女性,但是医院配备的PPE却尺寸都太大,明显是为男性设计的,因此医院要求大家自己把口罩收紧佩戴。每天12.5小时的轮班里,正常佩戴PPE就已经够难受了,更不要说格外收紧佩戴的情况。这就是每天发生在医院里的性别歧视,女性应该值得更合适的PPE,而非将就使用按照男性体征设计的设备。

苏格兰icu护士给朋友发的信息截图

而在工作环境里,固有的职场文化也一直“默认”女性应该接受这个现状,专心工作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为了口罩不合适你脸的形状和大小而抱怨。因此,大部分女性医务人员却很少发声提出这个问题,或是担心提出后会被认为过于“娇气”、“不顾大局”。于是社会进一步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看不见的歧视就这样一步步的加剧。

这样的长期忽视恰恰就是性别不平等带来的恶果之一,女性和男性之间身体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不同性别的工作人员在工作环境中都有权接收到同样程度的保护;但是因为性别体征的差异,同样的设备并不能提供给女性同样程度的保护。而且讽刺的是,超过75%的医务人员都是女性,而她们的健康、应有的职业保护,为自己发声的权力就这样被忽视甚至是“禁言”了。

所以与其赞美女性医务人员是白衣天使,赞美她们脸上长时期佩戴不合适口罩留下的伤痕,不如做出实际行动,从PPE行业设计规范出发,从口罩的生产和订购出发,不再否认和忽视性别差异,为女性准备合适的PPE,真正的保护女性在工作场合的权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