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大河

口譯 | 筆譯 | 作者 | 藝術狗 | 前五毛記者

記事:門

盒子上次聽到這首歌,還是大學剛剛畢業的時候。大四將半,盒子搬出寢室,回老家住了幾天。再回到上海,發現自己已無處可去,只得去尋二狗。

機場巴士停在人民廣場時已是凌晨兩點 — — 從高中時第一次來到上海時,以人民廣場為原點,盒子就永遠不會迷路 — — 稀稀拉拉的中雨下著,為了省錢,他一路走到了靜安寺附近。南方的雨水把盒子打了個濕透,路邊的天價小洋樓窗簾緊閉,透過路燈的光能看到密集的雨點。那時的上海雖要入夏,但後半夜淋一場雨還是很難受的。

下樓接他的是SD,她告訴盒子,二狗還在睡覺。她把盒子帶到了馬路對面的肯德基,給他點了一杯熱豆漿。盒子顫顫巍巍地捧著豆漿,感覺自己像是一個被柯賽特施捨了一碗粥的老乞丐。

SD捧著下巴,出神的看著眼前的老乞丐。夜雨也稍稍地打濕了她一側的頭髮,那縷髮梢濕了水,墜在肩膀上。她棕色的裙子印著抽象、迷彩似的花紋,花朵順著肩帶一直往上爬,藤蔓纏住了她的鎖骨,細碎的小花張開花苞。

「把宇宙縮減到唯一的一個人,把唯一的一個人擴展到上帝,這就是愛。」

這是馬律約斯寫給柯賽特的情書的第一句。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