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大河

口譯 | 筆譯 | 作者 | 藝術狗 | 前五毛記者

今天應該很高興:Torchy's Taco

發布於

我們家附近的「Torchy’s Taco」真的太好吃了。

他們的薯片配上特製的乳酪醬料真的太好吃了。

同學說那個「Queso」醬料是「life-changing experience」。吃起來感覺像是牛油果配上了亂七八糟的芝士,口感溫暖又爽口,肯定加了其他神秘的佐料。

我們一人點了三個Taco。其中我點的兩款一個叫「民主黨」,一個叫「共和黨」。不出所料,兩黨都非常難吃:民主黨是牛肉碎加上牛油果醬,寡淡、無味、健康,好像在特地嘲笑加州人。共和黨就是根⋯⋯大烤腸(還特別辣),卷上了幾層芝士,辛辣裡還帶著點膩歪。我能感覺出設計者背後的幽默,不過不知道「兩黨都很難吃」是不是設計者的原意。

配上了薯片和Queso醬料,我吃了兩個Taco,夫人只吃了一個,之後就撐到什麼也吃不下了。但即使如此我們也覺得不夠過癮,恨不得讓自己重新餓起來,這樣就能多吃一點。

我們把剩下的taco和醬料放進冰箱裡之後,就癱坐在沙發上。夫人捧著手機和她姐聊天,我吃得開心,在手機上搜所有我能找到的Paul McCartney明快的小情歌,一首一首地放,一邊聽一邊跟著哼唧,夫人偶爾會蹦出一句「真好聽啊」。等到所有聽過的小情歌都放完了,我也累了,只想聽一些安靜的,於是找到了Joe Brown的《I’ll See You in My Dream》,錄音室版。

「你知道不,我小時候特別想找到這首歌,費了好大的功夫都搜不到下載,直到有了Spotify我才終於聽到了它。」

夫人「嗯」了一聲,沒有搭腔。我繼續說:

「不過我不喜歡這個版本,樂器太多,太鬧騰,感覺不像睡前的歌。」

說完我拿起來手機,換到了一首在「Concert for George」裡的《I’ll See You in My Dream》,也是Joe Brown,但只有Ukulele,到最後一段才加上了弦樂。我暗自決定,這首歌放完,我就從沙發上起身去學習。

結果我也沒讓這首歌放完——到了後面現場觀眾開始鼓掌打拍子,也打消了睡前的感覺。我越聽越精神,越聽越不耐煩,便把音樂換成了《魔笛》,從序曲開始。

我心想,等公主被帕帕吉諾救出去的時候,我就起來學習。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