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痛

我只负责抛出问题

东亚爱情

發布於
miscellaneous thoughts about love

1

每次想写这种情情爱爱的主题,心里都犯嘀咕。总觉得世界上有那么多需要被讨论的事情,大大小小,时间不应该花在「没有意义」的讨论上。 但爱情肯定又不是没有意义(笑)。即使每个人都是基因的载体,也不代表作为一只船就没有船的人生

武林外传六十二集里,老白和掌柜的分手。 “他逃,她不追,他们困在对方的心里插翅难飞”。 老白爱掌柜的,但害怕她许下终生的动力是报恩而不是爱;掌柜的爱老白,但是她害怕自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只会捆住对方。两个人都有万般考量来拒绝许下承诺,害怕伤害对方,但更多地应该是害怕自己被伤害吧… 作为想要最小化伤害的理性人,及时放手是一种方法。

可如果说“爱是交出被伤害的权力”, 亲密关系中的双方总是会无数次地知情伤害爱人。倘若在这种超出舒适阈值的刺激下关系会更加紧密, 那他们这一次的放手, 是放弃了这样更进一步的机会吗?

他们在这之后还在乎彼此吗?在乎的。 不然后面也不会再有一堆分分合合的drama。 这大概就是另一个问题了:在乎彼此的两个人, 只能用exclusive intimate relationship 来表达关切吗?

之前和朋友抱怨 ,we憋屈东亚影视剧里经常有“真希望你喜欢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但是你让我说完” “真希望我没有说出那句话”, 而不是“我管你喜不喜欢我反正我喜欢你” 的表述。 哪怕宇宙级直球美貌选手如逃耻里森山美栗, 还得在遇到能沟通的对象的前提下半推半就花十二集的时间一点一点表达爱意, 真是让人心痛。

粉丝群里大家集体感叹, 哪怕不提业务能力,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如同津崎平匡——能温和地交流, 能直接表达尊重和欣赏, 能把自己和空间收拾得干净整洁,还可以反省自己和改正错误——的直男? 性别反转一下, 好像很多女孩都能做到这些要求, 这就不禁令人感慨了。

当然, 这不是一棒子打死一个性别的意思, 因为这不现实, 也没有用。constructively speaking, 思考如何才能帮男性补上这些功课才有用。 如果补不上,那就不要留着过年了。


(2)

 每次谈到男性就头皮发麻, 大抵还是经验缺乏。

想起交响情人梦里的千秋和野田妹。 整三季的动画里两个人的角色一直在不停交换,势均力敌:做指挥的因为恐惧飞机去不了欧洲,学钢琴的想要回家相夫教子。他们互相拽着对方走出泥潭,但在绝大部分时间里都有一种发乎情而止于礼的暧昧…… 不是说婚姻不好,但婚姻在他们面前,就真的是用来放弃事业的借口。

但像他们这样深度绑定的战友关系,是爱情吗?诚然亲密关系的形态是多元的,但他们似乎都是音乐的缪斯… 音乐是他们情感的中介,他们借音乐认识彼此,用音乐传达爱恋,然后才有了对另一个个体的爱慕。

譬如千秋是被野田妹的琴声吸引来的。也正因为此,我更愿意认为他爱首先的是有神性的艺术,其次才是被神触碰过的那双手。 他也当然会毫不含糊地珍惜着这个vessel,就好像一位牧师一样虔诚,在无数次的推拉中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的才能。

所以他把事业放在亲密关系前面的行为合情合理。 弹幕里小孩们把他为了陪恩师彩排鸽掉了野田妹的首次独奏会一事上升到了“渣男”的层面,真是年轻的想法!人家又不是理直气壮地扬长而去,事后自然认错站直挨打了,两个有深度利益绑定的成年人也不会因此分道扬镳。

这和东亚语境下于缺位于核心家庭的丈夫/父亲角色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对比。 众所周知,很多系统内的叙事都鼓励男性抛妻弃子,歌颂那些一个人挑起所有家庭责任的女性。但倘若用思考以上亲密关系的方法来看,在一些系统里的男女在结成婚姻之前,会不会也有着这样一个中心媒介呢?like 信仰, 情怀, 或者对系统的一往情深。

…… 写完这个 都只能感叹自己是不是太天真。 在系统无法提供完善的抚育机制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计算这种可能性了。

倒是谈到独立和陪伴 偶尔也能听到这么一种声音:有女性博主表明自己的伴侣全程没有陪伴自己生产,也没有参与早期育儿,但她自己觉得很舒适。 因为她觉得,强行要求对方离开外地的工作来待产是一件效率低且没必要的事情, 自己一个人解决问题也很舒适。

……但我只能看到母职惩罚???还有一个系统性的对男性育儿角色的否定??where is 男性产假??的确,亲密关系的形态可以多元。每个人对爱的需求和表达也不一样,大概自己舒适是最重要的吧。


Published on 2021-07-28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