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2

 (編輯過)

你覺得,人在痛苦至極的時候,是不是會關閉所有的感官呢?

她對我說了三次,她對我連說了三次「我太悲傷了」,究竟該有多痛苦才會說出這樣的話呢?至今我都還能感受到。雖然不了解怎麼了,但那的確是我看過她面對現實最痛苦的樣子了。

她其實並不害怕,只是她找不到,找不到卻要繼續。那便是盲目,便是一種慢性折磨。直到某一天她才感覺到,她感受不到一切,簡單的喜悅渺小的幸福,通通感受不到,於是她想找出原因。

只是連說了三次「我太悲傷了」的她,在最後被吞噬了,被自己吞噬了。她該怎麼爬出來呢?我也是第一次見她這樣。

我想,生活不該是一種折磨,是找不到為什麼讓生活變成一種折磨。我突然反過來想自己,難道我的內心就足夠強大嗎?難道我不是把問題歸咎於時不予我嗎?

我總覺得人必須要夠了解自己才能與他人相處。了解自己的脆落與不堪了解自己的虛偽和邪惡。也許我們都需要一種不認命的豁達,才能與自己內心的無路可走抗衡。但有時候也不是真的無路可走,是不知道該往哪走。想起年少時總會將自己無法釋懷的情緒統稱為一種「功課」,這是這個時期我要學會的功課,沒想到她那時候遇到的,便是這樣折磨人但足以克服的「功課」。

她也許好了,也許找到了,找到了便好,把自己看得太過的她,那時候還不曉得自己是這樣的自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