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x

lost in thoughts

内卷、科技、躺平

發布於

内卷化(Involution)是一个社会学概念,用来形容社会文化因为重复劳作、发展迟缓。近些年在中文网络中大家变化其含义,用来指代内部竞争的恶性循环。「内卷」爆火的原因无疑是引发了大家,尤其是年轻人,的情感认同和共识。当代青年人和中年人承受着包括工作、买房、结婚、赡养老人、养育子女的重大压力。这些压力不仅仅源于金钱,在心理上甚至是生理上也对人们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密歇根大学的心理学专家 Angus Campbell 认为,幸福来自对自己生活控制的自由。

Having a strong sense of controlling one's life is a more dependable predator of positive feeling of wellbeing than any of the objective conditions of live we have considered.

而「内卷」却让越来越多的人失去了对自己时间的自由支配。我们为了孩子能上好的学校需要学区房,为了学区房呃孩子的教育要赚更多的钱,为了高薪需要一份好工作,为了一份好工作需要上一所好大学,为了上好大学需要上重点中学,为了上重点中学需要大量的课外补习,周而复始。在这种逻辑下,很多孩子一出生便进入了这个闭环。然而「教育的本质是培养人,激发人的独立的思维和自由的思想,而不是筛选人。」

内卷的实质是,有竞争,无发展。人们疲于竞争却又看不到尽头,因而产生了倦怠感和无力感,「打工人」、「社畜」这些自嘲的称谓也因此而生。

然而内卷的并不仅仅是「打工人」们,高速发展的时代「科技」也同样避免不了内卷。科学技术的进步大大方便了人们的生活,「AI」、「新能源」、「区块链」、「5G」、「星链」等等能概念让科技正在以空前强大的力量影响着社会和经济。但充满科技感的未来真会让人们的生活更「幸福」吗?

正如所有的「内卷化」一样,科技也只能更加充满竞争、拒绝退步。假如今年的 iPhone 只有挤牙膏式的一些更新,那么无疑会招致用户的大量批评。我们需要承认,「科技不进步」已然成为了一件政治不正确的事情。因此许多科技产品必须越来越「高级」,越来越「好用」,挤牙膏式的进步已经无法满足如今用户挑剔的胃口。结果是,越来越多的需求被「创造」了出来,用户被科技「喂养」得更加挑剔。很多的需求并不是一直存在的,而是被科技公司「创造」出来的。而当我们逐渐习惯了那些被创造出来的需求的时候,我们便再也无法适应离开它们的生活。

于是各个公司需要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生存下去,必须变得更大、更强,需要 996,需要24小时 on call。这不是能或者不能的问题,而是关乎一家公司「生死」的问题。

这时,「躺平」出现了。

疲于应付社会期望的年轻人选择了用无欲无求的「躺平」对抗内卷。在百度贴吧一篇《躺平即是正义》的帖子中,名为「好心的旅行家」写道:

两年多没有工作了,都在玩,没觉得哪里不对,压力主要来自身边人互相对比后寻找的定位和长辈的传统观念,它们会无时无刻在你身边出现,你每次看见的新闻热搜也都是明星恋爱、怀孕之类的「生育周边」,就像某些「看不见的生物」在制造一种思维强压给你,人大可不必如此。我可以像第欧根尼只睡在自己的木桶里晒太阳,也可以像赫拉克利特住在山洞里思考「逻各斯」,既然这片土地从没真实存在高举人主体性的思潮,那我可以自己制造给自己,躺平就是我的智者运动,只有躺平,人才是万物的尺度。

普罗泰戈拉说「人是万物的尺度,是存在的事物存在的尺度,也是不存在的事物不存在的尺度」。苏轼的文章中也写道「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二者的思想相近,都强调了「人」的重要性,也就是世界的样貌由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决定。躺平的一代选择用一种无作为的坚定消极态度对抗内卷,像是中国式「垮掉的一代」。

但如果人人躺平,「拒绝消费,拒绝奋斗,拒绝被割韭菜」,显然不是国家希望的,也不是现实情况所允许的。因此躺平的有关讨论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豆瓣的多个「躺平小组」也被陆续删除。但大家对于躺平的共识并没有很大减弱,躺平者用一种「低调」的方式让他们的声音被越来越多的人听见。

后来,转变出现了。

阿里巴巴宣布取消「周报」,腾讯光子游戏工作室尝试「强制不加班」,字节跳动取消「大小周」,政府开始严格规范课外补习机构,减少学生压力,学校响应「双减政策」开展晚托服务。不论成效,我们确实看到了「反内卷」的行动。

但是对于这些做法,并不都是赞同的声音。比如,字节跳动有三分之一的员工反对取消「大小周」,因为这样会导致他们的收入降低。比如,一个员工的年薪50万,取消大小周会减少近10万元的收入。所以,并不只有「躺平的一代」,还有需要钱的「咬牙的一代」,和以努力为乐趣的「内卷的一代」。

能躺平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找到了一种暂时卸下身上负担的方式。但是也有很多的人,即使很辛苦、很委屈,也在咬牙坚持下去,只是为了能够多赚一些工资。我在一篇文章中写过「为了高薪而工作」也是一种合理的选择,并不世俗。有人选择「浪漫」,另一些选择了「现实」。二者没有贵贱,只是人们在不同价值观影响下的不同选择罢了。

真正痛苦的是那些内心「浪漫」的高薪打工者,和崇拜金钱「现实」的低薪甚至无业者。能力和欲望总是以一种玩笑般的手法操纵着人们的心理。

所以,无论是「内卷」或是「躺平」,对自己的认知至关重要。我们需要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又能做些什么,才能决定自己做什么。每天摸鱼,打游戏,看视频并不是「躺平的胜利」。无休止的加班,放弃对家人的陪伴,也不是被迫内卷的「高薪借口」。

「Everything that rises must converge」,认清我们的内心,想要躺平就稍作休息,想要努力就加把劲,相信世界会在某个时间给我们答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为了钱而工作”错了吗?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