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 篇作品累積創作 5048 

更大的割裂和更多的符号游戏

玛斯卡隆

似乎越来越多的独立思考爱好者开始觉得,掌握一种政治正确的能指就是掌握了真理和意义本身。好像在社交平台上,用一种冷峻而略带悲凉的语气呼告“自由,平等,人权,法制”等等习近平式二十四字真言,就真的对现实政治起到了某种关照。严格来说,一种关照确实是实现了,实现在于发言人自己对于现实的理解和态度确实通过言说表达了出来。

球评、影评和华语流行音乐:管窥中国人的“抒情性”

玛斯卡隆

中国人有一种理想人格吗?是君子?圣人?还是士大夫?这一系列问题即出,总给人一种上世界八、九十年代大陆“文化热”中的,自我批判式的国学研究质感。我曾经在某本书(实在想不起是哪本)上读到另一论断:中国人的理想人格是诗人,换句话说,是一种“抒情性”。

“中国没嘻哈”和失败的国际英语对线

玛斯卡隆

从自发为大陆主流宣传话语摇旗呐喊的说唱组合“天府事变”,到由于个人道德问题被政治铁律打入冷宫的说唱歌手PG One,到以川渝社会大哥形象出道而最终以一首《中国万岁》宣誓效忠党国的Gai,再到怒批作家方方的最新大路说唱作品《内圆外方》,“中国没嘻哈”已经不再是一种戏谑,而是被充分说明的、摆在台面上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