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一念

+852,90後,失靈的感應者,或說是敏感體質吧。 紀錄一下親身體驗及個人想法。 建議:先看最底6篇以前總結的概念,再看其他單獨小故事。 IG: @ten.dimensions 看心情更新。

菲林

發布於

2014年的1月上旬,即將踏入副學士的最後學期。

因已比較玩得開,這次去了斜對面是巴士站的西貢某營地玩。

忘了是迎新營,還是工作人員預備營,不過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地方給人一直都不太舒服,特別是團體營附近那片中央草地,所以這篇是一個草地旁的經歷。
(營裡登山徑經歷將來再述)

而那晚要在營地特定範圍到處找道具及角色,可能分頭行事,身邊好像只餘小貓兩三隻一起找。

個人晚上如非必要就不會走草地小徑,特別韆鞦那裡一定有靈體常駐。

於是,就在行人路上找,就是團體營屋前的石屎路,相對明亮點。

找到 ⊦ 字路口那裡,就是一座與二座之間一邊有飲料販賣機及熱水水槽那個路口,發現靠近主路旁的草地上有一張照片。

是張2R還是3R大小,有點發黃了的黑白菲林照。

心想,做舊的速度和手法真好,正常相片的白邊都黃得有點黑色霉點,再看真的,質感不太像現在那些膠質,有點像郵票那種紙質。

可能有點潔癖,不想手指頭變得濕黏黏,沒有馬上將其撿起來,有種沾到就會不乾淨的直覺,反而是蹲下來繼續查看。

相中正是白天下同一條石屎路,拍攝位置就是發現菲林照的同一點,相中的路中心站著一名身穿連身裙的少女。

相貌已經記不清了,依稀印象是80’90’年代女性造型。

正瞇著眼看相片是不是要找的道具之一,有沒有什麼標記時,十來米外,較近迴旋處的第一座對出的路中心,突然出現了一位全黑的少女,身形該是十多歲左右吧。

她在疾走過來,該說是斷斷逐逐地閃現過來。

相中少女的身影也像愈來愈貼近拍攝者,相中她佔的比例愈來愈大。

那兩秒時間我已立馬站起,倒後退到三四座的樓前我才停下來,那個黑影也就停在相片附近。

那時就知道那不是遊戲道具了,反而是一個詛咒內容物或是被憑依了的物件吧。

驚魂未定的我又發現,另一間院校的學生也在玩夜行,當中一個男生撿起了照片。

只是他們一群人好像都看不到旁邊的少女,一圈人都傳閱後,發現也不是他們要找的道具後,又把舊相片扔回路旁草地,繼續嘻笑怒罵走到別處。

黑裙女孩也消失了,可能找到新目標吧。



後話

那群人安好吧?應該,不知道,因為完全不認識他們,希望安好。

相片裡的影像會動,會認為照片本身沒有魔法,圖像也該是不會動的,會動也許是腦波開始受到依附在照片上的靈體侵擾的幻象吧。

算是學會了不要亂撿東西。

上年回到那營地,發現以上那段路的草地好像正改建成一棟新的活動大樓了。

另外,溫馨小提示,團體營那邊某些房間左邊最裡角雙層床的下架,不太建議睡,起碼我不會。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