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dou

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假如不会再见到你

 (編輯過)

桑桑坐飞机去见自己的爱人。她第一次在空中见到日界线,一道银色和橙色交汇的光圈。

桑桑心中迷茫又明确。她感觉坐飞机去奔赴自己的爱情,很幸福。之前她跟爱人会吵架吵到很凶,但是也会和好。她们是在豆瓣认识的,对方养成了给她发豆邮的习惯。对方来找她之前,用豆邮写了很多她自己对爱情的理解和憧憬。

飞机支持iMessager功能,所以对方还在一直给她信息。她跟对方说自己的理想精神状态是嵇康,对方说嵇康是她读书的时候的偶像,也想要那样孤单又纯净地活着。她们聊了很多关于孤独的话题。还说了一些别的生活琐事。当时只觉得甜蜜。具体的细节不那么记得了。

这次见面并不顺利。对方情绪极其不稳定,并且有暴力倾向。其实她在这段感情中,又何尝不是反反复复。她情绪崩溃着回来了。

如果我再也不会见到你,至少我们在一个天空下。女孩决定要尽一切努力留在对方所在的国家,即使分开了,也不想让她失望,也想努力去做可以更好的那个自己。

如果我再也不会见到你,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桑桑在经历这些糟糕的感情的时候,身边有一个像大地一样温暖的咨询师。咨询师用尘土般的温热接住了桑桑的眼泪,无论是流下来的还是咽下去的。

她记得咨询室里有一盏会缓慢变色的水灯,从绿色变成红色,经历了一整个光谱 。失恋之后,她看着那盏灯,想起了曾经的爱人在飞机上发给她的一段话:

 The Hours那部电影里有一句话:“那天我清早起床,觉得世界充满无限可能,我  以为我即将拥有幸福。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幸福本身。”

咨询师深深地共情了这句话。桑桑意识到这句话多么关键,它淹没在信息的小溪中,淹没在甜蜜中过,淹没在很多很多的“虽然但是”中,但是它奠定了她们感情的基调,求不得,怨憎会,仿佛薛定谔的爱情,打开箱子永远会是一只被毒杀了的猫。然而又是那么伤感,看清了人生孤单的底色,却又对幸福和陪伴有着不合逻辑的憧憬。或许她和对方,正是被彼此百折不挠的执拗打动了。

当时每周五下午她都要教课,她习惯了早上备课,上午上课,中午打一辆车去咨询室,结束后再打车回学校,教完接下来的课。她周五是休息的。她经常肿着眼睛去见咨询室,讲出自己荒诞不经的感情和满天乱飞的价值观。


分手之后桑桑的生活和工作像过山车一样震荡了很久。咨询师也搬到别州了,她也换了风格完全不同的咨询师。几年之后她生活稳定了下来。她有很支持她、很体贴的伴侣,两人一起平平淡淡、说说笑笑,也可以一起探索新东西。他们还有一只很可爱的狗狗,不知不觉狗狗也长大了。感觉一生也就可以这样在笑谈间过去了。

有一天桑桑好奇,想知道对方近况如何。搜了一下之前的爱人的名字,看到她的页面又有了更新 (她们分手后她好久没有产出了),又发表了很多文章,也顺利留在了美国。头发留长了,以前的寸头变成了及肩发,甚至有点娟秀。会不会性格也变了呢,不再那么缺爱又喜怒无常,会不会开始正视自己的问题了呢?毕竟桑桑自己走出了很远呢。

又想到咨询师说过的,之前的恋人像是边缘人格,是很难“治疗”的,跟桑桑这种普通的抑郁症是不一样的,需要一个team,很多人一起上手,有开药的,有行为学派的,有精神分析的,来访者还要完成好多好多作业,至少坚持个一年,可能可以治好。那么应该,是不会好了的吧。

然而幸好这一切跟她再也没有关系了。感谢上苍我们都过得还不错。感谢上苍我们都没后悔、都没回头。

日界线后来又出现了一次,是她分手后过于憋闷,随便买了张机票去了丹佛。她在空中看到了星星,想起曾经的爱人把自己比喻成星星,说即使看不见,也知道在那里,那是想要去的方向。她看着星星,思绪乱乱的,流下了眼泪,但似乎也没有那么那么难过了。毕竟星星是不会动摇的,星星就在那里。星星是不会为伤害、侮辱和糟糕的爱而动摇的。

如果再也不会见到你,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