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吉喵

閒來無事,隨筆寫寫

N G S Chapter 0

(edited)
Beginning

我呼吸著,鼻息進入空氣中化為陣陣白煙,熱量迅速消失在整片天地。環顧四周,從太陽的位置來看,似乎昏迷了四小時左右。運氣還算不錯,雖然在冬區不會被曬成焦屍,但交界處時不時有人虎視眈眈,物競天擇是動物的宿命,人類也不例外,既然這次也沒死成,那就必須想辦法活著。


手中可用的工具:一個皮革水壺、一頂帽子、一把還剩下三發子彈的手槍(實際是四發),要更深入的話,這些東西遠遠不夠啊。


首先是水源,交界處還不太明顯,越往冬區走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融雪可以作為水源使用,而飲水的動物也是很好的糧食來源,也就是說,我必須在下一次昏迷之前找到暫留據點,並獲取適度的食物及飲水,才有較高的機率可以存活,明白此點的我起身開始向北邊建築群的方向行走,但事情似乎沒有那麼順利。


約莫五米外的岩石後走出一人。


「切,晚餐才剛有著落,你就清醒了,本來還能少受點苦的。」可以看見他的背後有一把類似弓箭的器具,做工簡陋,效用有限,難怪只能找尋剛進入交界區,身上仍有「神啟」病毒症狀而不定時昏迷的人。


「我沒有惡意,需要的話我能協助你獵捕動物,並且只取走一餐的分量,不要殺我。」子彈除了留給自己以外的還有三發,可以的話我不想浪費在這種情形中。


他笑的更開心了。


「幫助?獵捕動物?這裡最近的水源還要走50公里,而受到夏區病毒的影響,交界處邊緣地帶根本不會有動物的痕跡,不殺你我要先走50公里到水源處,然後再冒著晚上餓肚子的風險跟你一起狩獵?老弟,別忘了人也是動物的……」


話沒說完,他頭上多了一個血洞,空氣中有淡淡的火藥味。


「唉……浪費了。」以我現在的狀況實在無法再堅持50公里,還是在沒水沒食物的狀態,生肉有不錯的水分和大量的蛋白質,他也想殺我,再拖下去對我來說會更不利,雖然用掉一顆子彈令人鬱悶,但……


一切都是為了活命。


將他的身體拖到旁邊,他身上唯一的利器只有弓箭,被近身就沒救了,看來他也是餓到不行才出此下策,誰讓我有槍呢?人生就是這麼不公平,往往一次運氣事件就能左右人的一生,如同生長於冬區深處的富人們與我跟這位,有最根本的距離--出身。


將皮革水壺置於頸動脈,我找準位置紮了一箭,腥紅的液體極盡凝固,以緩慢的速度流進容器中。我啜了一口,味道不怎麼樣,維持我的生命卻是夠了。


放完血後,我將其肢解,手筆前緣作為下一餐飲食之用,其餘以火煙燻,用弓弦串起背在身上,雖然附近沒有動物出沒,不用擔心生火會被襲擊,但人才是最可怕的因素,因此在結束必要補給後,我掩埋跡證,向其致上敬意後,迅速離開現場。


約莫又走了兩個小時,直至太陽落下,我覓了一處岩石夾縫休息。雖然氣溫與夏區比降低不少,但還不至於會被凍死,於是我沒有生火。


「希望這次睡去後,可以不用再醒來了。」我想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