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眼镜

做一个纷乱时局中的清醒者

台湾旅行片段

(前记:从2012年起,我多次前往台湾旅行,所见所闻,颇多感触,记录下来,与同道中人共享。)

 一、又见马英九

        2017年来高雄跨年的一个意外收获是,再一次见到了马英九。台湾的跨年活动,其实集中在台北,由于没有订到合适的民宿,且担心被跨年夜101大厦周边的人山人海挤爆,所以决定先南后北,在高雄跨年,过了元旦再去台北。飞抵高雄安顿下来后,小女从新闻中看到,马英九也来到了高雄,并于跨年夜当晚走访“六合夜市”,向市民拜年。2012年,我们第一次来台湾旅游时,在中正纪念堂见过一次马英九,当时他还在任上,没想到五年后又能有机会目睹,几乎没有考虑,我们决定到六合夜市去“凑热闹”,见见马英九。

        在高雄瞎逛了一天后,我们于傍晚时分来到了位于捷运美丽岛站附近的六合夜市,夜幕降临,这里已是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环顾四周,并不觉得戒备森严,除了入口处有两辆警车、五六个着装警察、还有一些便衣外,一切如常。当然,数十个马英九的拥躉,举着旗帜也在等候。虽然马英九是前任领导人,但这样的安保措施是不是太松懈了?况且,高雄一直是民进党人的天下,万一他们来砸场怎么办?还有,夜市街上人来人往,就不怕有人对马英九不满,投掷个爆炸物什么的,造成人员伤亡?

        带着疑问,我和小女站在入口处最中央的位置等候(从头到尾没有安保人员来驱赶我们)。不一会儿,马英九的车到了,他的到来,引起了夜市的轰动,人们纷纷往前拥,我们被挤到了一边。我注意到,马英九身边只有一前一后两个保镖护着他前行,其他的都是国民党的党务人员,仅此而已。

        从夜市入口的第一个商贩开始,马英九开始了他的行程。他笑容可掬,逐个与商贩或行人握手,对要求签名者,只要笔记本递了进去,均来者不拒。虽然高雄是绿营的根据地,但马英九还是挺受欢迎的,人们簇拥着,争相与之握手,女粉丝们更是热情高涨,不放过一个与之合影的机会。刚开始,我们被挤到一边,除了高举手机拍照外,难以一睹真容。后来,我们换了地方,转到摊档后方,这样,就可以近距离地目睹了。与五年前相比,马英九竟没什么变化,岁月几乎没在他脸上留下痕迹,依旧是那么英俊、那么亲切。

        六合夜市的商贩,似乎对政治人物的来访习以为常,淡定地忙着手上的活儿,直到马英九走近了,才礼貌性地打招呼、握手。倒是围观的人们,激动万分,不时突破防线,争取与马英九合影。当然,也不是每个商贩都欢迎马英九的,我见到一个商贩,很明显是绿营人士,在马英九走近时,脸色冷漠地侧对着,并点起了香烟,对旁边的热闹视而不见。好在周边不乏想与马英九握手的人,所以尴尬很快就遮掩过去了。

        在夜市中段,在一个不太拥挤的摊位前,我与马英九打了声招呼,并握了手,没想到,平生第一次与重要政治人物的接触,竟是在台湾,在热闹的夜市里。 经历刚开始的惊喜后,夜市里的人们也渐渐恢复正常,不再一窝蜂地往前挤,而是该干嘛干嘛。冲在前面的,大多是陆客,毕竟,我们哪有机会这么随意地见到政治人物?

        大约半小时后,马英九结束了拜访行程,乘车离去,六合夜市又恢复了原有的模样,人们仿佛忘记了他曾到来,继续投入到跨年的狂欢中去了......

        其实第二天一早,我们还在高雄文化中心广场见到了高雄市长陈菊,这位绿营的元老级人物。彼时她正在一个集会上发言,承诺在新的一年里建设更美好高雄。当时,我们离她的距离也很近,如果愿意,一样可以在集会结束后上前与之握手或签名留念。

        也许你会说,在台湾这弹丸之地,见到政治人物有什么稀奇?的确,岁末年初,各党派政治人物为了争取民意,频频出现在公共场合中,能近距离接触确实不是什么稀罕事。可是,细想一下,在大陆,在你生活的城市,你有这样的机会吗?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见不着。

        还有人说,他们这么频繁造访公共场合,既是作秀,又是扰民。作秀本来就是政治人物的日常工作之一。台湾的政治人物,可不是被称颂的,他们经常挨骂,而且被骂得灰头土脸,如不搞搞亲民秀,哪来支持率?至于扰民,从我现场观察来看,实在谈不上。首先,警方没有荷枪实弹、如临大敌、封锁道路、限制人流、驱赶群众。安保也是比平时稍微加强一些,仅此而已。说句实话,看到现场的情形,我都替警方担心,在人潮如织的夜市里,万一有人刻意制造事端,造成现场混乱,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然而,一切都很正常,你做你的秀,我逛我的街,虽比平时拥挤了些,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也许,这一切只有两个字可以解释:自信!

高难六合夜市,与民众合影的马英九

二、莒光与睽违

       也许你看到这个标题时,会一头雾水,不知所云何事。那我告诉你吧,这是我在台湾看到和听到的,充满中华文化韵味的词语。先说“莒(ju)光”吧,它现在是台铁特快列车的名称。与莒有关的成语是“勿忘在莒”,出自春秋战国时期,记载于《吕氏春秋·直谏》,比喻不忘本,不忘记艰苦岁月。当年,败退台湾的蒋介石常用这个历史典故,鼓励反攻大陆。

        如果说“莒光”有着太强的政治意味,比较生僻的话,那么,当我听到“暌违”,更加惊奇。我是在看台湾新闻,听到主持人自然而然地说出来的。“暌违”,最早源于南北朝时期的有关文献,意为“分离、分开”,最常见的是成语“暌违已久”,但无论是书面还是口语,在大陆已不常用了。

         其实在台湾,很好地保留了中华传统文化,而且深深地渗透到日常生活、言行举止中。我认真地读了“习马会”上马英九的讲话稿,随便摘录一些词句,如铸剑为犁、行稳致远、一蹴可及、社会菁英等等,通篇遣词造句极为讲究,重要词句几乎都有典故可寻,读起来赏心悦目,尽显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五十多年前的那场浩劫,真真切切地革了中华文化的命,让那些传承千年的优秀文化精髓消失殆尽,其带来的文化断层至今仍难以弥补。那些空洞无物、华而不实、自欺欺人的文风大行其道,说得难听点,失去传统文化的支撑,连骂人都显得那么地没水平、低层次,让人徒增鄙视。

        暌违已久的中华传统文化,什么时候能再回到我们身边? 

三、黄姐的家

        如果说台湾还有什么地方值得再去的,那么台东将是首选。花东纵谷、东部海岸、恬静乡村,让人欲罢不能,当然,还包括黄姐的家。

        说来奇特,黄姐家的民宿是我无意中在微博发现的,聊天之后,发现黄姐还有微信,于是就加了她。黄姐很热情,有问必答,为我提供了从台北、花莲到台东的行程,包括景点、交通、注意事项等,以此为参考,我们的旅行顺利进行。

        到达台东时,黄姐到火车站接我们,相互介绍后,发现她是客家人,祖上来自广东梅县,已历四代,现在已完全与台湾融为一体了。通过她介绍,我们才知道张惠妹是台东卑南族人,故居就在她家附近,台东的棒球队很出名,台东县面积比台北市还大,而人口竟不足30万等。 黄姐的家在马亨亨大道(为纪念卑南族抗日英雄马亨亨而命名),是幢三层楼房,共五间房,除一间自住外,其余四间做民宿。安顿好之后,她详细地介绍了为我们安排好的行程,感觉紧凑、合适,无需自己再费心思。

         黄姐一家人都很热情、礼貌 ,她丈夫是公务员,在台东监狱工作,为我们介绍了许多台东的情况。一连两天早上,都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早餐,还有吃不完的水果,这是我们住其它民宿沒有遇到过的,真的像住在自己家里一样,非常舒适。出门在外,能找到家的感觉,实属不易。而黄姐亦乐此不疲,她说,这样既能挣钱,又能交各地的朋友,还能推介台东美景,何乐而不为?在台东,无论是黄姐夫妻,还是包车的司机,都为台东而自豪。黄姐老公说,他是高雄人,原本想回高雄去的,但留恋于这里的好山好水,最终留下来不走了。通过他们,我对台东有了直观的认识,一下子就喜欢上这里了。

        黄姐的家,充满了热情、温情,还有最质朴的友情,下次去台东,还住那里!

四、你让我让,交通顺畅

        在台东的最后一天,我们包车游览了台东的太平洋海岸风光。司机古大哥约五十岁,也是祖籍梅州的客家人士,他载着我们,走了旅行团游客不去的地方,让我们尽兴而归。

        台东的公路比较狭窄,只有双向两车道,机动车道外是台湾独有的机车(摩托车)道和自行车共用道。在行车的过程中,古大哥看到最右边的机车道没车没人时,就会减速往右边车道靠,让后面的司机超车。我不解,问他:“后面要超车,直接从左边或右边超就好了,你干嘛要让呢?”古大哥说:“这里路窄弯多,无论从左或右超车都不安全,我这么一让,他们超车就容易多了。”不经意的数语,让人找到了解决交通堵塞与避免行车事故的金钥匙。

         在台湾,道路都不宽敞,汽车、摩托车数量也多,但交通状况远比大陆好,为什么呢?很简单,人人都如古大哥般相互礼让、相互体谅,道路自然不会阻塞。由此可见,交通是否顺畅,与道路的宽窄是没有必然关系的。

      有过驾驶经验的人都知道,在我们这里,礼让是种稀罕物。行车中,如你要正常变道且亮起转弯灯,后面的车决计是不会让你的,一定会加速,冒着碰撞的危险,也要把你挤开。高速公路上遇到交通阻塞时,不是按行车道等候,而是拼命往前挤,哪管应急道被占用。遇到行人在沒红绿灯的地方过斑马线,你也不能随便减速,因为保不住后面的车就有可能撞上来或从旁边呼啸而过,哪管行人的尖叫。在台湾数日,我从未见过交通警察在红绿灯下执勤或配置交通协管员。而在我们的城市,上下班高峰期,交警都在红绿灯下指挥交通。如果红绿灯坏了,交警又沒有及时赶到现场,那么这个路口肯定会被堵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凡此种种,再宽敞的道路也无法解决交通拥堵。

五、美景为谁而留

         还是关于台东,关于与司机古大哥的对话。那天行驶在花东海岸时,古大哥突然指着远处的一幢建筑对我说,那是一个渡假村,建成很久了,由于民众的激烈反对,未通过环评,荒废至今。回想一路走来,确实没见到渡假村之类的旅游设施,我问何故?古大哥说:“那还用问?当然是为了保护这么漂亮的环境了,如果让它开业,别人就会有样学样,那么花东海岸就毁掉了!”

        我们路过这个渡假村时停了下来,仔细观察下,发现它占据了这段海岸线最美的地方,海边还有一处黑沙滩,花东海岸线以乱石为主,海滩极少,这个适合游泳的黑沙滩的价值不言而喻。如果渡假村开业,等于将这处公共资源变相地据为已有。其次,渡假村若运营,产生的废水废物,如不妥善处理而排入大海,就直接污染了这片海域。

        环顾这个叫做美丽湾的渡假村,已完全建成,随时可投入使用,围墙外连开业的宣传广告已挂上了。但是,在民众的強烈抗议下,历经十年仍未开业,现在已显得有些破败了,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在寒风中瑟瑟。

        古大哥告诉我,抗议的人们不仅来自台东,还有远在台北的民众,他们对相关部门的审批流程一而再、再而三地质询,反应激烈,弄得有司相当狼狈。可以预见,这个渡假村是永远无法开业了。古大哥最后说:“这是台湾最美的海岸线,是上天对台东的恩赐,决不能让人破坏它!”

        面对自然景观,精心维护,保持原样,才能实现内在价值的最大化与长期化。想想对岸,我们居住的地方,多少海岸线毁于所谓的开发建设中?那些各式各样的建筑,不但没有为美景增色,反而添上了丑陋的印记,使千百年来未曾改变的风景毁于一旦。

        我想,这个渡假村应成为一个纪念碑,铭记那些守护者的壮举,使勇者前行,使意图谋利者退缩,也让美景世代传承。

度假村远眺

六、幸福感哪去了

        接着在台东与司机古大哥聊的话题,他是台东的一名出租车司机,约五十出头,原是开旅游大巴的司机,从事该行业逾三十年,随着年纪的增长,今年初,他转开出租车,说这样轻松些、自由些、无拘无束。听闻此言,我来了兴趣,想起了大陆那些苦逼的出租车司机。古大哥告诉我,在台湾加入出租车公司是件极简单的事,只要驾驶资格与车辆符合要求,在当地出租车公司备案就行了。当然,车要自己买,不贵,折人民币约15万元。我问他:“一年需缴纳多少费用?”他说:“新台币1.2万元而已,如果需要出租车公司安排客户,需每月另外缴纳新台币3000元的呼叫费,除此之外,再没其它费用了”。我算了一下,加上呼叫费,每年付给出租车公司的总费用为新台币4.8万元,折人民币不足1万元。古大哥还对我说,由于他从业多年,人脉较广,根本不需要出租车公司安排客户,那3.6万元呼叫费也省了。

         我那天的包车费用是新台币3500元,如每天都能这样,他不用一个星期的工作,就可支付出租车公司一年的费用了。

        我又问:“公司日常对你有什么管理要求吗?”他说:“沒有,也不需要,只要你遵守相关规定,不被投诉就可以了”。

        我再问:”既然客源这么多,你天天都出车吗?”他说:“才不!我选择开出租车,就是不想太辛苦”。

         最后,古大哥对我说,他很满意目前的生活状态,每天带着客人游山玩水,自己也可趁机放松。他现在喜欢接我们这种自由行的陆客,一则行程更随意自由,二则看到游客们为台东美丽景色而欢呼,他也由衷地感到骄傲!想起他带我们去阿美族村落寻找幾米的画(幾米,台湾知名插画家),去森林边观猕猴,真是乐在其中,笑由心生......

         我想,不用再列举些什么数据,不用再作深入的探讨,你也可以感受到两岸同一行业的巨大差距。所谓幸福感,从来不是刻意地表达,而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古大哥流露出的幸福感让人羡慕,当一个人总是面带焦虑,眉头紧锁,他是不会有幸福感的;当各个行业都让人焦虑与紧迫,那这个社会的幸福感更无从谈起。不禁追问,那些以失去幸福感为代价的经济发展,真的值得提倡与追求吗?

七、蓝耶绿耶

        这次选在年底去台湾,带着些许目的,即观摩台湾选举情况,以增长见识。毕竟,这是台湾地区自2000年以来的第五次领导人选举了,也许,会有些新意呢。

        在台湾十天,每晚打开电视机,映入眼帘的是对蓝营(国民党)候选人王如玄“军宅买卖”事件的穷追猛打,绿营(民进党)人马竞相出动,内容挖掘之深、语言之犀利,尽显台湾的选举现状。你以为王如玄会就此倒下吗?当然不会,这只是小插曲而已。

      在花莲市中心地段,我意外地走进了民进党花莲地区竞选总部。该总部恰好在这天成立,除助选蔡英文外,还推出“立委”候选人萧美琴。这里是开放式的,我们走了进去,马上有一位中年人迎了上来,向我们介绍了挂在墙上花莲历史老照片。看来他是位义工,我就与他攀谈起来,谁知一聊之下,了解到他曾是在大陆投资的台商,二十年前就到了东莞石碣,办了一家电子厂。四年前难以为继,卖厂结业,回到了故乡花莲。他说,以前忙着挣钱,从不关心台湾政治,现在回来了,发现政治其实与自己的密不可分,便积极投身其中。言谈中他感叹台湾党争之乱,拖累了经济,之所以选择绿营,也是希望有所改变。他说,大社会、小政府是他追求的目标,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实现。 这时,“立委”候选人萧美琴带着一群人进来了,原来她们刚到社区“拜票”回来,马不停蹄地又要开会,见他们正忙,我们退了出来。

        据我有限的了解,花莲一向是蓝营的天下,民进党为了攻陷它,在上次败选后,将主力干将萧美琴派到了此地,经过四年的耕耘,也许这次会有戏呢?我的猜测在第二天得到了应验。我们的拼车司机田大哥(台湾不兴叫师傅,那是和尚尼姑的专称)五十多岁,是位资深的国民党党员,一直都是蓝营的坚定支持者。当我在中午用餐间隙,与他聊起花莲的竞选形势,让他谈谈对萧美琴的看法时,他迟疑片刻,说道:“如果撇开党派之别,我这次会投票给萧美琴,因为她这几年表现得实在不错,花莲也需要改变了”。

       我想,多年的党派之争让部分台湾民众厌倦,去年无党派人士柯文哲当选台北市长,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靠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打压、贬低竞争对手的选举模式,也许走不远了。无论如何,台湾的选举为华人世界提供了很好的样本,虽然艰辛、虽然曲折,但一定能到达理想的彼岸。 

八、灭顶行动

         所谓“灭顶行动”,是2014年10月,台湾顶新集团(康师傅母公司)黑心油事件被揭穿后,台湾社会发起的将顶新产品驱逐出去的行动。这事本已逐渐平息,但在2015年11月末,我们刚到台湾旅行时,彰化地方法院宣告顶新案六名被告无罪释放。骤然间,台湾社会民意沸腾,此起彼伏的抗议行动比选战还热闹,充分表现了台湾公民社会的力量。

       首先,有学者指出,审判法官只是个盲目执行法律条款的“法匠”,全然不顾台湾社会的汹汹民意及判决带来的后果。当然,也有反驳者为法官辩护,指不能由道德直觉绑架法律条文,双方你来我往,据理力争。彰化地方法院也不含糊,公布判决书全文,指出判决依据。针对裁决,该案检查官立即提出上诉,誓不罢休。如此等等,让我们这些旁观者增长了不少见识。

        眼见法律不能制裁,台湾各社会团体行动起来。首先,台湾最高学府---台湾大学的校长杨泮池宣布,台大无限期地抵制顶新的所有产品,不准任何顶新及关联公司生产的产品在台大校园销售。在其示范下,多所大专院校宣布跟进。紧接着,新北市议会通过决议,禁止顶新产品进入新北市各中小学。不少地方政府或商场也决定不再购买或销售顶新产品。

       12月,灭顶行动进入高潮,台北有万人抗议游行,知名连锁量贩超市coscto(好市多)由于仍在销售顶新产品,被消费者利用其退货机制,“秒买秒退”顶新旗下的林凤营鲜奶,令coscto苦不堪言。俗话说,宁犯天条,莫犯众怒,顶新事件这次是真正触碰到了台湾社会的痛点,恐怕难以善终,企业将遭遇轰然倒地的结局。

        不少人去台湾,都津津乐道于其美食美景,也是台湾魅力所在。顶新黑心油事件,严重破坏了台湾食品安全形象,对内对外都造成难以挽回的负面影响,怎能不激起民愤?灭顶行动让我们看到了公民社会的无穷威力,当法律法规无法惩治企业的失信行为时,并不意味着它可以逃脱,社会道德会让它吃尽苦头。虽然有时难免有过激行为,伤及无辜,但目前依然是法律之外,最有效的震摄力量。

九、舞动新世代

         这次去台湾,恰逢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纪念活动正在进行,台北的“国父纪念堂”也热闹非凡。在墙上所列的纪念活动,有一项是大专院校“热舞比赛”,如此重大的、缅怀孙中山先生的活动中居然有最流行的街头热舞,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我们在“国父纪念堂”参观的当天,正好是热舞比赛的预赛,纪念堂的走廊上,一队又一队的学生在排练,舞动的身姿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与庄严肃穆的纪念堂了形成鲜明对比,但毫无违和感,反而让庄严的纪念堂充满了动感。

       由于时间关系,并没有观看街舞比赛。当晚九时许,我们再一次路过国父纪念堂时,意外地见到了仍在苦练舞技的年轻人(图3)。在纪念堂的正门口,一群舞者伴着音乐,忘情地舞动着,任汗水挥洒。里面隐约可见孙中山先生的座像,仿佛注视并鼓励着这群热舞的年轻人。一时间我被这画面深深感动,在略显清凉的秋夜,在琉璃瓦下的纪念堂前,历史、现代竟这么完美地结合了。

       能在这个场合跳舞的年轻人无疑是值得羡慕的,它代表着台湾社会对新世代的宽容与鼓励。在松山文创区、华山1914文创区,我发现从事创作的基本上都是年轻人,他们让这个社会充满了活力与创造力。这,也许正是台湾的希望所在。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