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9 篇作品累積創作 47268 

恶毒的狂欢者

变色眼镜

我有个曾经的手下,1988年生人,中山大学毕业,读书时算是高材生吧。他做事敏捷,脑瓜子灵活,然而,智商虽高,但情商却不怎么样,所以为人处世,总欠缺了些什么。后来,他离开了,到深圳、广州闯荡,至今6年了,依然碌碌无为,似乎仍未找到人生的方向。

收起你“爱国”的蠢样子

变色眼镜

(作者按:这是写于2016年的旧闻,当时正值南海仲裁事件,有司鼓励网络暴力事件,遂有感而发。想不到时隔近五年之后,爱国小粉红冲出中国,走向世界。挑衅世界的后果是什么,在不久的将来可以见到,二次文革借助新冠疫情的回归,更让人叹息不已,难道,中华民族就摆脱不了轮回的宿命?

教育笔记之蜕变

变色眼镜

今天是农历中秋佳节,是国人阖家团聚的日子。恰好在今天,在一万公里外的英国,小女成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1500名应届本科生的一员,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涯。LSE创立于1895年,是极负盛名的世界级社科类大学,其社会科学专业排名,一直雄居前列。

教育笔记之让梦想传承

变色眼镜

那天,小女发来微信:「我能考上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不仅实现了我的梦想,也实现了你的梦想」。的确如此,让她能进入名校,接受良好教育,成为一个有能力、对社会有所贡献的人,是我最大的梦想。她的成功,也报了我当年高考失利的“一箭之仇”。我对梦想的执念,在她那里得以传承,且将在她未來的人生中...

教育笔记之欲读万卷书,先行万里路

变色眼镜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古代读书人的理想,原意为“读书为进京赶考,金榜题名,而后走入仕途,为朝廷效力”。通常的解释则为“努力读书,让自己才识过人,然后大展鸿图,学为所用”。更通俗的说法是:读万卷书,使胸中有丘壑;行万里路,开阔视野,学会更多的知识,两者相辅相成,达到了明代王阳明所说的“知行合一”的境界。

教育笔记之狂喜

变色眼镜

(作者按:小女于2015年7月到新西兰念高中,2018年3月,陆续收到欧美各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然而,她最心仪的,是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这系列笔记,记录了当时的心情,也是我教育子女的一些心得。) 进入三月份以来,经常睡不好觉,因为在这个月份,小女申请的大学将陆续发放录取通知书。

草木皆兵、恶法已在路上

变色眼镜

前几天,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的群主发了个倡议,大意是利用群主已有的公众号的影响力,发挥爱好写作的群友的力量,让群友们把自认为拿得出手的文章,借群主的公众号发表,如有打赏,全部返还给原创者,一来以优质作品提高公众号的流量,二来也为写作爱好者提供收入渠道。

现实是一剂最好的苦口良药

变色眼镜

我有个女同事,1988年生人,已结婚育有一女,与大多数八0后女生一样,平时也是不问世事,岁月静好。记得去年的某一天,香港反送中运动正高潮时,我在办公室与另一位同事怒斥香港警察暴力时,平时从不言语的她突然插话:难道那些示威者就不暴力吗?你看多少无辜的警察被打,多少市民受影响?

台湾东部骑行攻略(修改版)

变色眼镜

对于喜欢骑车的朋友而言,到台湾骑行似乎是件挺遥远的事。其实不然,在这个网络发达、交通便利的时代,只要你愿意去做,就一切皆有可能。2015年末,我去了趟台湾东部,对那里美景念念不忘,常想若能在那里来次骑行,则圆满矣。此念一起,即缠绕心头。经过几个月的筹划,终于在时隔一年后成行。

大马旅行片段

变色眼镜

一、沙巴篇 去沙巴的游客,大多数是冲着大海而去的,对于神山京那巴鲁,往往不屑一顾。我在看攻略时,也有这样的想法,一座4000多米的山,有什么看头?但当我真正面对它时,仍不免被震撼,这座婆罗州岛乃至东南亚最高的山峰,在云雾缭绕下,若隐若现,挺拔的山体,傲然耸立。

他们都在看热闹

变色眼镜

我有个同学,正儿八经的体制中人,大学毕业后就在体制内供职,目前是市委组织部某个部门的副职,年龄不上不下,职务不高不低,经历二十余年的体制内磨练,已经达到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境界。他有着较优厚的待遇,名为部门副职,其实可以经常不去上班(当然,上了班也无事可做),工资水平在...

我所知道的新疆二三事

变色眼镜

我女儿的大学同学,父母均在新疆的中建X局工作,其父还担任高管职务,他告诉他女儿,最近十年来,新疆经济毫无发展,政府所有的力气与手段都用在维稳上了,他们在新疆的工程建设项目大部分与维稳有关,在这种情况下,想发展经济亦有心无力。在新疆,汉人维人界限分明,互相提防,曾经发生过汉人...

台湾旅行片段

变色眼镜

(前记:从2012年起,我多次前往台湾旅行,所见所闻,颇多感触,记录下来,与同道中人共享。) 一、又见马英九 2017年来高雄跨年的一个意外收获是,再一次见到了马英九。台湾的跨年活动,其实集中在台北,由于没有订到合适的民宿,且担心被跨年夜101大厦周边的人山人海...

文明的细节

变色眼镜

(前注:2015年,与友人多次到香港徒步,所见所感甚多,今天将旧文翻出,依然感受到香港不同寻常的魅力,愿这颗东方之珠,渡过这场劫难,再放光芒!) 一、公共服务 香港公共服务之完善,水准之高,让人折服,愚见可排在世界前列。在香港行走,是放心、舒心的,良好的公共服务促进了社会...

我见到的“沉默的大多数”

变色眼镜

从2019年6月以来,我一直在密切跟进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从2014年的占中运动开始,就非常关注香港的政治运动,因为这是大陆所没有的。反送中运动一开始,就已感觉到这将是场改变香港及两岸三地的重大事件,会对中国历史产生深远影。近五个月来,为此多次去了香港,亲历6.9、6.16、7...

寂静山岭

变色眼镜

《寂静岭》是部恐怖片,很刺激,但毕竟是虚构的东西,而这里说的,则是现实中的寂静山岭。不知从哪一年起,广东兴起了种植“速生桉树 热,不但是荒地,连大山深处的原始次生林,也被一点一点地、从山脚向山顶蚕食。我几次骑行或徒步走过桉树林,因其散发出的独特气味及多种原因,树林里不...

人生悲喜录

变色眼镜

一、记一位故人 1998年8月初,也是个闷热的夏天。那时,小女刚出世,我还沉浸在初为人父的喜悦中。突然传来一声惊雷:我的直属领导跑路了!当时在银行界,跑路还是稀罕事,震动是在所难免的,严查之下,发现他是因为在外欠赌债、挪用客户资金,无法填补窟窿而跑路,平时掩饰得很好,突然的行为,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我为什么不给官办慈善机构捐款?

变色眼镜

我一直不愿给官办慈善机构捐款,源于多年前目睹的一次慈善活动。当时我还在最基层的银行网点工作。一日,镇政府通知我参加会议,原来,镇上为解决各中小学教育欠账问题,决定在全镇范围组织一次全方位的“教育慈善基金”募捐,募捐对象为所有镇属居民、个体工商户、各类企业及旅港乡...

银行客户经理是如何祸害中小企业的?

变色眼镜

作为一名曾经的银行从业者,我经历了中国银行业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开始的深刻变革。综观这二十多年的发展历程,可以毫不客气地说,除了加入世贸的头五年外,中国打着拥有现代经营机制、风险管理机制健全,充满社会责任感的各式银行,都在大踏步地走回头路。

孰国孰家?

变色眼镜

还记得发生于2016年初的中东呼吸综合症吗?中国大陆第一例就发生在广东惠州。一个韩国人受染,在惠州中心医院的深切治疗部(ICU)隔离一个多月后,终于治愈出院。据ICU的负责人告诉我,整个治疗花了二十多万元,市领导决定,全给免了,不用患者花一分钱。

道德的高地,人生的危地

变色眼镜

在明朝两百多年的历史上,有这么一群人,不畏毁誉,不惧生死,对不合己意的人和事,坚持不懈地弹劾,不将对方搞倒搞臭誓不罢休。更有甚者,每天上朝前均与家人诀别,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返之势,即使送了性命,也在所不惜,前赴后继之下,人人以此为荣。

重提“按劳分配”,细思恐极

变色眼镜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中,有如下一段话:“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有机结合起来,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的显著优势。“许久没听过的“按劳分配”又回来了,意味着什么?

冷漠,必遭天谴

变色眼镜

2019年1月10日,一则新闻引起了我的关注,位于贵州省黔东南州剑河县的一个基层小学,一个小女孩在摄氏4度的凄风冷雨中,穿着凉鞋,来学校参加期末考试,被监考的老师发现,于心不忍,给她买了鞋袜换上,并将此事在网络中传了出来,引起舆论哗然,第二天,当地的新闻也播报了。

你不注意的数字监控,1984已经来临

变色眼镜

本人的业余爱好是写字,凡是去过的地方,都会写下游记,对身边的大事小情,也喜欢用文字记录感受,几年下来,我在“新浪博客”积累了76篇文章,在旅游网站”马蜂窝“上也有多篇游记。由于便利的关系,去台湾、香港的次数比较多,关于香港、台湾的游记和时事评论也多,这些文章,在前...

天殇

变色眼镜

若问我这几年境外行走,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地方,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柬埔寨金边的钟屋杀人场!它不但是柬埔寨的悲剧,也是人类社会的伤痛,更是共产主义的罪恶。很早就从一本关于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的传记中了解过钟屋杀人场,它是红色高棉于1975年至1979年统治时期,在金边最主要的行刑场所。

可怕的日本人

变色眼镜

近两个月,利用睡前的阅读时间,将日本史通读了一遍,越看越觉得冷汗涔涔,这个东边的邻居实在太可怕了,如果我们不正视它、了解它,取其之长补己之短,而只是让仇恨弥漫,那么若干年后,我们还是落后于它,而且会相行相远,难以追赶。日本的历史很单纯,简单到天皇家族统治史长达两千年,从...

大金塔下

变色眼镜

人的一生,总要在某个阶段参悟些什么,让思想与灵魂升华,它可能在不经意中到来,那是一种天人合一、醍醐灌顶的狂喜。我的顿悟,来自于瑞光大金塔。2014年春节,我和家人到缅甸旅游,航班到达时已是晚上十点,当飞机飞越仰光上空时,昏暗的城市只有一个地方特别光亮,那就是瑞光大金塔。

旅行,心与灵的修行

变色眼镜

我与老父常为旅行的事发生争执,他总说旅行、特别是国外旅行费时费钱,现在资讯发达,在电脑上、电视前可看到一切......如此这般,开始我还争辩几句,后来就一笑而置之了。因为,观念不同,再多的争论也是无法达成共识的。更何况,如今旅行于我而言,已不是猎奇与炫耀,而是视野...

玉里夜话

变色眼镜

2016年的十一长假,我的台湾东部骑行计划如期进行。这一天,沿着花东纵谷的“台九线”骑行,一路无话,终于在夜幕时分到达了花莲县玉里镇。在当地一个年轻人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家舒适的民宿(这种随时能接受到帮助、随遇而安的情形在台湾很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