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從事接案工作十餘年。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更多內容請看置頂關於我。email:sunline.liu@gmail.com,歡迎贊助:https://bit.ly/sunlineathome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02|而我愛你,而愛無法撐起!

發布於
我不確定你什麼時候才會看到我這篇文章,但我用盡全力、想盡辦法讓它待在熱門的首頁上,就算占去了所有讓其他人上熱門的機會,我都想要讓你知道,你在我心中擁有的一切,即便你曾經一再的以十五分鐘限制了我們的愛情!我依然如此愛你,即使那樣的熱烈也撐不起這一段愛情!

脫離自轉鐘之前,我的星球有一定的規律。

比如說,我每天在固定時間起床,固定時間睡覺,固定在起床的時間,打點好飛船的一切,在整備好後認真的執行我每天規定自己的指令:

用三十分鐘祈禱、五十分鐘與人交談、一個小時寫作、四十五分鐘閱讀、三小時去其他星球不同星星上發生的事、二十五分鐘整理一天的大小事發在星球的佈告欄上、八十分鐘跟大寶談戀愛、十五分鐘和小寶作愛、兩小時作飯加吃飯⋯⋯我從來沒有留一點時間給自己。

我的時間受自轉鐘的調節忽快忽慢的,我也經常性地配合著它的變化,調整我的時間快慢,但漸漸地我發現我越來越力不從心了,常常因為無法在我規律的時間變動中,完成我自己規定的事項,除了每天寫作的時間減少外,往返其他星球因為時間差,也變動了我的習慣,我開始急於跟大寶匆匆地結束戀愛的對談,我開始吃飯、作飯只花一個小時,我開始不閱讀了,我開始不關心其他星球的朋友發生的事,我也開始再不跟人交談也不祈禱了。最重要的是,小寶再也不跟我作愛了!

有幾回我追問著小寶:「為什麼你再也不來星球找我?為什麼你不想跟我作愛了?」小寶都沒有回應,直到有一回我追上他的飛船,相隔兩面玻璃罩,他卻不看我,而是在他的飛船裡用視訊跟我說:「你早早擺脫那個自轉鐘吧!你就算再規律的計算時間,那都是由它調配的,你真的知道你是不是自己時間的主人嗎?哪有人規定自己做愛只要十五分鐘?我想要你連跟大寶談戀愛的時間都交給我!」

是啊,在我們的宇宙裡,「戀愛」跟「作愛」是被區分為二的,每個人都可以跟不同人談戀愛,也跟不同人作愛,只要時間分配上得宜即可。「時間」就是多麼珍貴區分我們所有行為的要件,好像只要照表操課,一切就合情合理、合地合宜了。

但真正讓我發現「我應該脫離自轉鐘」的事情是那顆名為「無憂」的藥。其他人吃了「無憂」能緩解對於時間忽快忽慢所產生的症狀,而我吃了藥後,反而是對時間的快和慢,以及自己對時間的分配更焦慮了,它讓我無法在任何時間裡好好安睡,甚至讓我自我搗毀每一天的時間安排。

我問過了不少人「你們有沒有跟我一樣的症狀?」但大部分人都對我那種「為了質疑而質疑」「為了證明而證明」的行為感到厭煩,好像我只是為了反對自轉鐘的存在,而編造了自己對「無憂」的過敏。

有幾次我讓小寶趕著那所剩不多的十分鐘裡完成作愛的儀式,而吞下無憂想緩解所剩不多但做愛不夠的時間壓力,我怎麼都無法讓小寶順利我的身體,我越想完成作愛的步驟,就越僵硬的像是SOP,小寶只好蜻蜓點水的一一完成那些我為了在十五分鐘內做完而寫出的規則,最後那次,他在我耳邊問我:「什麼時候,你願意像給大寶一樣,給我八十分鐘?」然後他起身走回他的飛船駛離我的星球,而那天無憂在我體內產生的過敏,讓我陷入前所未有的焦慮、恐慌!

我開著飛船到了大寶的星球,在落地之時我還看著大寶飛船的跑馬燈那一行「八十分鐘戀愛」前被打了個勾勾,後頭跟著另一行字:「有一天一定要和日日作愛,在日日決定不要用時間和規則限制住我們之後!」

我沒有真的著陸,而是駕著飛船回到了自己的星球。大寶發現了我,開著飛船追上了我,卻因為我們的時間差而在宇宙的時間切面上被劃到不同時區裡。我落單了!我那麼認真的分配時間,將它們一一切成小塊,像積木一樣堆疊分配著,銱都無法好好握住手中擁有的時間,別說「規律」了,我連「跟上」時間的快慢都做不到,就更不用提「我要怎麼跟大寶、小寶」處在能夠對應的時區裡!就連「我自己」都快要被這些時間切割到我再也沒有辦法控制了!

小寶是我認識的人裡面,最早卸下自轉鐘的人,他不只不需要吃無憂來對抗時間忽快忽慢的焦慮感,就連時間的分配和掌握,他都擁有相對的自由。我偶爾會在其他星球上的星球日誌,或是瞥見其他飛船上的跑馬燈看見小寶的消息,在他要我早早擺脫自轉鐘以後。

我對無憂的過敏越來越嚴重,就算我再怎麼努力的適應它的副作用,我依然沒辦法像大多數人一樣可以用它來平靜自己。於是我決定從源頭解決:如果我服用無憂是因為自轉鐘的時間限制,那麼我應該是脫離自轉鐘,而不是吃無憂!

於是我在我的星球日誌和飛船跑馬燈打上:「尋找小寶和大寶!」以及「我決定脫離自轉鐘了。」

大寶的回應很快,我知道他為了跟我同一個時區花了不少力氣蒐集時間,才能得已跟我同一個時區,讓我第一時間得到了他的回應。但小寶已經卸下自轉鐘,應該怎麼也追不上我的時間。

當大寶的飛船落在我星球上時,他像是八百萬光年沒有見到我似的,奮力將我一擁,問我:「之前的那些沒有談的戀愛,累積起來N個八十分鐘,你要怎麼還?」

我推開他說:「但是我找不到小寶了!小寶跟我們不在同一個時區了!」

大寶見我對他的擁抱沒有回應,走回了他的飛船拿出工具,再走到我的自轉鐘前,一一解開那些接合處,讓它自動從我的星球脫落,掉到宇宙的黑洞裡。他不急,大寶始終不急著要我跟他作愛,只是靜靜地等著我適應沒有自轉鐘的日子,將多一點點時間分給他,而我後來才知道,他跟我同一天也拆掉了自轉鐘,為了跟我的時間同步。

慢慢地我開始不感到壓迫,也不勉強自己每一天過日子應該要有一定的規律。我晨起作飯吃飯,想寫作的時候寫作,不想祈禱的時候就不祈禱,不想出門的時候我就花更多時間閱讀,想寫日誌的時候就多寫幾句放在公布欄上,但我幾乎天天都寫著「尋找小寶」的尋人啟示,而更多時候,我再也不限制大寶只能待在我身邊八十分鐘。

我們作愛,從頭親吻到腳指,從我的胸口到他的指尖,全都流滿我們在作愛時流下的汗水,有時高潮一來我們同時叫喊,或有時他在進入我或我進入他的時候,都不再有時間的規定、限制,以致我們會耗盡身體所有的能量待在對方的身體裡。

就在我幾乎想要放棄刊登「尋找小寶」的尋人啟示那日,我還與大寶在彼此的身體裡時,我跟大寶提起了這件事:「我想放棄找小寶了。」

大寶跟我說:「你每天這樣找小寶都找不到,應該是要放棄了。」

我沒說話。他又問:「找到了,又該怎麼辦?」

我還是沒答。

大寶慢慢從我的身體退出後,拍掌叫出了幻幕,上面刊載了一則熱門,是我許久沒有打開的熱門日誌首頁,首行的標題是〈我想我是遺失了你!〉

那是小寶在某一個我已經不再看熱門日誌首頁的日子裡寫下的文章,自從我卸下自轉鐘後,我再沒有打開那個讓人焦慮的熱門,只專心看著別人捎來的通知,或者哪個友好的星球傳來的新消息。

小寶的文裡是這麼寫的:

親愛的日日,

我想卸下自轉鐘後,我們應該都找到了在時間裡遺失的自己。我想要擁有更多的你,也想要擁有更多自由掌控時間的權利,更想要如果有機會還能在同一個時區中與你相遇。
但有些時候,遺失的東西我們很難也無法再重新尋找回來,就像我們遺失了時間,也遺失了彼此。

我不確定你什麼時候才會看到我這篇文章,但我用盡全力、想盡辦法讓它待在熱門的首頁上,就算占去了所有讓其他人上熱門的機會,我都想要讓你知道,你在我心中擁有的一切,即便你曾經一再的以十五分鐘限制了我們的愛情!我依然如此愛你,即使那樣的熱烈也撐不起這一段愛情!

親愛的日日,我在大寶的日誌中,看見你們真摯的愛情,遠不足以是我可以相比的,希望你們跟我一樣,在卸下自轉鐘後都能在不受限制的自由裡,感受到彼此的愛,像我在那十五分鐘裡全心全意的愛你那樣!

小寶。馬特宇宙。自由的海爾號。

P.S 只要你閱讀了我,我便只在於你心!

就在我點開小寶這篇文章後,這行標題在熱門日誌的首頁消失了,就連小寶的ID和相關的關鍵字也一併找不到這篇文章。

「我決定去馬特宇宙!」我對大寶說。

他再問了我一次:「找到了,又該怎麼辦?」

圖:20160225台南鹽水月津花燈,Canon EOS 5D Mark II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最後一個O星人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24小時故事創作挑戰(最大獎將免費獲得 NFT)

照表操課的計劃不叫自律,有效率的安排時間才叫自律!

7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