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遺民

普通的一个支人 推特:https://twitter.com/Sinocentrition

大中华圈让你失望了吗?

不管多么想摆脱匪党留在你身上的奴隶烙印 族群的业力不是那么轻易能挣脱的

香港国安法顺利的通过,这说明港人那种用自己鲜血感动自己,给匪党送人头的所谓“时代革命“的全面失败。本来以为东南亚岛国化的”中华民国“会帮助那些自我感动的港人,给其一个容身之处现在来看也只是空头支票,虽然返送中的爆发给了蔡成功连任很大的便利,但似乎蔡英文撑香港人的行动只是在学生签证上给予一些便利,也秉承了东南亚岛民卸磨杀驴的特点,出台《难民法》也只是口头上说一说。台湾接纳港人,甚至还远远不及五眼的力度。

这让我不禁怀念起两蒋时期的台湾,不仅大量接纳逃离中共赤色恐怖的中国难民,称之为反共义士,甚至连南越共和国被越共贡献时,连越南难民都接收了几千人。这就是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和去中华民国化的台湾岛国的本质区别。

至于墙内,那当然是匪党批量制造的人形蛆的天下,一面歌颂着建党100年的伟大,一面被封在西安,吃不上饭的悲惨。医院拒收,孩子流掉,没钱吃不起匪党送来的高价菜,突发心脏病拨打急救电话,救护车被拦在外面的情况太平常了。匪国底层人形蛆新冠死,关乎他们主子的脸面,所以匪国蛆无论怎么死,就是不能新冠死。清零不惜一切代价,其实就可以翻译成将奴隶们当成代价来为匪党的政治任务献祭。对于蛆无论怎么残忍,最终都会转化成蛆赞扬他们主子抗议成果的认可。然后沉浸在西方要完了的梦境中,觉得自己被当成代价,996 007的做一个人均社畜是一件幸福的事😄。

再来说说东南亚低华,因为被绿教的排外经常针对,所以会产生中华胶这个物种,与墙内匪党人形蛆生产线上下来的产品自行看齐。这样还好,至少可以享受匪党统战时没有多少心理压力,毕竟物理上他们是享受不到匪党铁拳的,还能满足自己被所在国的主体民族欺负虚荣心,传承洼地蛆意淫强国的技能,用意淫强族的社群主义来给政治上的边缘化地位打一记安慰剂。

另一批东南亚低华,则因为匪国的加速被逼的和东南亚缠头的绿教徒一起构建国族认同,期望人家排华的时候可以手下留情,或者像印尼华人一样起个印尼名字,自动忘记华语,幻想下次被排时,别人能够手下留情。

全然忘记了,49以前的民国时期,东南亚低华都是自发秩序的构建者,从辛亥时积极推翻满清,参加起义和刺杀高官,为辛亥积极筹款,到日本侵华战争为国民政府捐钱,归国参战,这一系列操作让国民政府给他们大量发放护照,给予东南亚华人公民权,这也意味着有了一个不被排的保障,但是匪党夺得了政权,东南亚的低华也中断了自发秩序的构建。

最后是欧美高华了,贴附当地的政权是欧美高华的常态,以为歌颂 唱赞歌,就可以免于被推下地铁,然后以隔岸观火的心态看着洼地蛆的苦难,通过入籍和洼地裔划清界限,但是纽约针对亚裔仇恨犯罪率上涨了5倍时,民间的排华热潮可不会提前先检查一下你有没有citizenship。

欧美高华另一部分人,则是离岸碍国主义,幻想着像奥巴马时期那样骑墙,两边占好处,嘴上是爱党,身体却诚实的洼地裔,天真到还能在新冷战里用一原来那一套方法使得利益最大化,可是却已经给即将到来的排华埋下了伏笔。新冷战,在欧美国家挺共就相当于给自己表明了通共的记号,当所在政权受到匪国的威胁时,那些挺共的蛆们会被欧美的安全部门先关进internment camps,剩下唱赞歌的高华们则被排华的民意慢慢消耗。

无论你是不是生在大陆,大中华已经全体感染了匪党的费拉病症,大洪水来临之际即是灭亡,也是救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在这提出一个中共族(垬族)的概念,《1984》式统治下的汉民族内核已经被改变。

张展的殉道挽救不了垬族人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