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遺民

像解放黑奴一样 迫使他们自由! 驅逐馬列 恢復中華! 推特:https://twitter.com/Sinocentrition

武汉宣布封城的第25天,中华民国武汉临时政府的成立(一)

發布於

人间炼狱,封城、医院拒收、断水、断粮、断网、断电,饥寒交迫的弃民

姚赴国被一阵咳嗽声吵醒,从来没拿过枪的手,仅仅拿枪的第三天,已经被枪磨出了水泡,回想这25天的事,真的像电影一般的剧情一般。在1月21日中共宣布封城以后的一周内,武汉三镇的1100万市民经历了严重的人道危机,公共交通停摆、食物短缺,在封城的第六天,党和人民的总书记习近平下达了封网的命令,谨防谣言的传播,并且当天下午,秘密下达了武汉断水断电的命令。躲在家的武汉灾民,在黑暗、阴冷的房间中,成为了饥寒交迫的弃民,寂静的黑暗中,窗外偶尔呼啸而过的警笛声,划过夜晚。那是绝望的夜晚,因为就在下达封城命令的几天前,这座城市还是那么的喧嚣,街边捧着纸碗吃热干面的人,吆喝着卖豆皮的小贩,以及春节放假回家穿着时尚的大学生们。。。


终于姚赴国在断水断粮的第三天,上街了。很简单,他好像是因为脑海里想起了初中课本上必备的课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亦或是仅仅是觉得自己,就这么死在饥寒交迫中,很可能连名字都没留下,太窝囊了。总之他选择上街了。可能是找一点吃的,或者找点水,他顺手拿起了厨房的菜刀“防身”。说是防身,可能这把刀也是“谋生”的工具。因为弃民暴力才是生存下去的语言,在这样一个黑暗的死城,早就是不存在法律了。一夜之间,社会达尔文主义席卷了整座城。

昏暗的街道上,没有了往日的路灯照明,一片漆黑,零星的有几个同样可能是出来觅食的黑影,但是和黑影相对比的,他们白色的口罩,在黑暗中好像成了以往万家灯火喧嚣夜景的替代品。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远远的几个白色的口罩,在缓慢的晃动着,看到口罩晃动的方式,就能判断出他们的目的可能也是出来觅食的,但是没有声音,仿佛一个静音的世界,游荡在夜晚的中了病毒的躯壳在夜晚里等死.......


加入汉民族解放阵线

“喂,你感染了吗?”后面的一个声音把他吓了一跳,因为他都好久没和人面对面讲话了。“没有,怎么了?”回头一看,说话的是一个偏瘦的矮个子,带着护目镜和口罩。根本看不清脸。

“你想活命吗?加入我们”

“你说的不是废话吗?当然了。你们是谁?有吃的吗?“

“汉民族解放阵线”说着他拿出了三根火腿肠,塞到了姚建国的手上。”他饿得,直接从中间拧断,就往嘴里塞,像咽药一样干咽。

“跟我走”

“那边还有几个人呢 不叫吗”,“他们都是感染者”“行吧”

赴国和他只走了300米 ,就在他住的这个小区,进了小区围墙旁边的一座居民楼里,矮个子带着赴国上了二楼。开门进去了。

“怎么才回来”一开门就听到这个声音从门内传过来。

赴国和矮个子随即走了进去,房子不大,客厅铺的瓷砖的地,走上去呲呲的响。

一张长的饭桌前,稀稀拉拉的站着六个人,围在桌子跟前,桌子上放着两根蜡烛,微弱的烛光,照着他们每个人的脸,6个人都是20-40岁之间的样子。刚才说话的最年长,也不到40岁,看着像36、7。

“他感染了吗?” 矮个子说:“没有”

让楼下自救委员会的人,把试剂拿一下。 接着小个子就跑到1楼去叫人,剩下6个人把目光又投到饭桌上。

赴国用目光扫过去,桌子上一张武汉地图,被画的七七八八。 

“明天先与五纵队的人会合,他们那边23个人,算上咱们的人 还有这位刚来的,30个。怎么样也能把派出所拿下”

“早上,李凯路过那,没进门,听里面没声音,警察估计早跑了。”其中一个穿绿衣服的学生点点头“是的,草特么,狗警察维稳的时候,欺压百姓的时候,比谁都厉害,跑路的时候,跑得比谁都快!”

说着一个全赴防护服的人上来,给赴国做了检查,让他吹一个仪器,类似于酒驾的一个吹管。“他是安全的”

“明天8点我们一起行动” “太晚了,先去睡吧!老刘,去给他拿点水,嘴都裂了“

那个穿防护服的一会回一楼,然后拿了两瓶水上来,给了赴国。赴国咚咚咚的喝了下去。就躺在漆黑黑的屋子里睡下了,和剩下那6个人躺在一张通铺上。

第二天一早,昨晚发话的老大又说话了:“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姚赴国”

“加入我们,知道意味着什么吗?”“恰饭?” “错,反共复国!”

“1100万人,直接封城,等死,断网断水断电。中共就这样把我们隔绝在里面,这特么是屠杀!我们需要想办法重新建立起1100万人的联系,如果瞒报、迟报、不报是造就今天这个灾难的原因的话,那断水断网断电与封城,就是赤裸裸的屠杀!我们汉民族在百年前的民族能推翻暴政,高喊“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现在是时候高喊“驱逐马列,恢复中华”了。

生命权,知情权,言论自由权,生病得到医治的权利......习包子这是把我们纯尼玛当韭菜啊!”

“只有“民族、民权、民生”三民治主义才能解救,团结我亿万同胞恢复民国。中共的暴行天理难容,中共的傲慢必须用暴力推翻,因为只能有。”

我们当下就是要第一要务就是赶紧恢复这1100万的水电 解决生活物资,恢复一个城市的正常运作,在这之前,我们需要枪支,武装自己,以达到我们的政治目的,保护我们自身的权益不被强权肆意的践踏。


“汉民族解放阵线”现在已经有72个大队可能更多 现在只有少量的对讲机,供各纵队交流,每个队几个人-几十个人不等,你是我招募的,我姓李,叫李强,汉民族解放阵线第三纵队的队长。76年生人。以后叫我李队长。

“李队长,你看着真年轻”

李队长看着赴国,并不像接他的话,继续说着

“昨天给你做检验的是另一个组织,由武汉各所高校的医疗团队,以及中共派来的医疗人员组成,当然他们是资源选择留下的“  也是由自愿者自愿组成的“武汉自救委员会” 他们主要的责任是统筹行政相关的事物,统计患病人数、疑似人数、死亡人数。安置患者,恢复公共交通,以及接受外来的援助,病人的安排与治疗,隔离的具体事宜,与世界卫生组织的直接的信息沟通,对外界发表声明等,总之汉民族解放阵线负责军事方面的任务,其余的都是自救委员会的管辖范畴。

那里没有来自权力的傲慢,没有只向上级负责而出卖国人生命权,知情权的草菅人命,没有为了乌纱帽就瞒报、迟报。

“战时特别法”已经被颁布,对于投降、放下武装的中共人员,履行日内瓦公约,优待战俘,每人的食物配给由自救委员会统一分配。所有解放阵线成员可以通过举证,通过自救委员会下属的民意法庭来提交对于指挥官战争行为的是否存在人道危机的起诉。逃跑、违抗长官命令、射杀平民、强奸、劫掠与虐待战俘、射杀战俘等,则交由军事法庭审理。战争获得的战利品,统一上缴给武汉自救委员会统一分配。

赴国的第一次军事行动

“赴国,这是你的第一次军事行动”“但是据李凯昨天上午的情报,说目标很可能已经没有人员驻守”“你是说离这最近的,武汉中南路派出所?”

“是的,这次行动我们第三纵队与第五纵队联合行动,他们有之前从洪山派出所缴获的7把95式步枪,以及3把97式防暴枪。”

我们只有两把05式的左轮手枪,且子弹不够。

“不过按照以往的经验,中共国的警察都会放弃抵抗的,毕竟他们也是被党国抛弃等死的草芥,韭菜而已。”

“小林,你来说说”


未完待续...... 为武汉被困的同胞加油打气。保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武汉宣布封城的第25天,中华民国武汉临时政府的成立(二)

武汉肺炎,官媒在感谢武汉的付出,而武汉人在逃跑

一场被冠状病毒肺炎(武汉肺炎)打乱的生活

2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