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點

一個以左翼視角觀照社會的內容平台。我們關心當下香港、大陸及海外社會走向,反思已經滲透在社會生活各方面的新自由主義和民粹主義價值觀;分享對政治、經濟、社會運動、文化等議題的思考。 TG Channel : https://t.me/squatting2047 網站:squatting2047.com Facebook:@squatting2047

「非新聞」創辦人出獄:記錄中國底層抗爭,抵抗強迫遺忘

發布於
編按:港版國安法在七一回歸紀念日前公布細則,條文覆蓋面寬泛,人人自危。在香港與大陸都面臨同樣的威權霸道時,我們或許可以更深入地了解同為命運共同體的大陸抗爭者的經歷,避免一種認識上的懶惰和輕慢。本文即介紹了記錄中國底層抗爭的媒體「非新聞」的經驗:如何在高壓環境下將抗爭的信息作為一種思想動員力量傳播出去。
最後,團結就是力量!
圖片來自:美聯社

文 / 北涵

在被關押四年後,終於等到了盧昱宇在6月14號的釋放。聽過他名字的人,這些年大概越來越少。

他的罪行是什麼?與他的女友李婷玉,在雲南默默做一個叫做「非新聞」的賬號,從2013年開始細致地記錄著每天在中國發生的底層抗爭。從工人罷工,到業主抗議,「非新聞」通過網絡上多個消息源來確認事件的細節。

他們每天在歷史遺忘這些抗爭前把他們保存下來,之後每月和每年進行系統地分析。這信息收集看起來危險系數並不大,但它卻導致了盧昱宇和李婷玉在2016年被關押。一年後,盧昱宇因尋釁滋事罪被判處四年徒刑,李婷玉被判處緩刑(細節不明)。

非新聞的推特,也因此停滯在了2016年6月15日,他們被捕前最後的一次更新。

非新聞的推特,也因此停滯在了2016年6月15日,圖片來源:推特截圖

中國在成為世界工廠的同時,也成為了世界底層抗爭的中心之一。回顧過去的二十年,底層抗爭持續上升,導致政府部門甚至學者,都不再公布或者無法收集到社會群體事件數據。記錄底層抗爭這個公共責任,落到了兩個年輕人身上。中國資本主義帶來的社會矛盾,體現在了農村的土地抗爭、工人的勞動權利抗爭、城市居民對於政府權力抗爭等等的迅速增長。

他們最後的一次月統計,就有2001起抗爭,包括一起規模達到幾萬人的抗爭,其中236起被鎮壓,至少2782人被抓捕。他們最後的一次年統計,2015年非新聞記錄到了包括群體遊行、示威、集會等28950起抗爭,平均每天79起,比2014年驚人地增長了34%。其中最多的是工人的抗爭,一年超過了十萬起,絕大部分是建築工人,其次是制造、加工和服務業工人,主要引發抗爭的原因是欠薪。除了其次業主和農民外,社會各式的人群:投資人、商戶、學生、家長等等也都有幾百到幾千起抗爭事件。

非新聞所能收集到的,也只是每天發生在中國的抗爭的一部分而已,但它對於外界有著不小的影響。很重要的影響之一,就是它被「中國勞工通訊」的罷工地圖用作主要數據來源,此後多年被廣泛看作是展現勞工抗爭趨勢的可靠數據,被無數國際主流媒體引用。

「中國工人集體行動地圖」上顯示,2018年1月至今,大陸地區共發生3,383 起工人集體行動發生。圖片來自:中國勞工通訊

現在回頭去看,他們的被捕,固然可以看作是自2015年來對於勞工、女權、律師、反歧視等等運動的打壓一部分。但對他們的懲罰,卻超出了大多數那時被抓的人權活動家。這怎麼解釋?

馬克思在《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中提到,「物質力量只能用物質力量來摧毀;但是,理論一經掌握群眾,也會變成物質力量」。但有時比起理論,其他人類似抗爭的例子,也許更是對於民眾的啟發和鼓舞。這些他人反抗的經歷,同時也是抗爭理論和行動的原材料,幫助自己的抗爭去做對比和借用。同時我們也知道有些抗爭,例如工人罷工,是有傳染性的,從一群人傳到附近甚至更遠的其他一群人。

由此,官方的打壓,就不僅僅是扼殺行動,更是阻礙信息、思想傳播,以及繼續假裝社會的大穩定。比起更多有公開身份,或者以行動為主的運動參與者來說,盧昱宇和李婷玉在廣泛的運動圈也許並不那麽知名。但我們需要記得他們,不僅僅是記得他們日復一日地耐心地數據整理,更是記得無數默默無名的底層抗爭者。今天,他們的記錄仍然值得被閱讀,拒絕遺忘,是對他們,也是對所有底層抗爭者的致敬。

港版國安法第一天:「一國兩制」糖衣被剝去,民主運動出路何在?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