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兔

女权主义者,写东西的人。

#大兔跑一萬公里迎小危自由# 第1天打卡

【寫在前面】

危志立是關心勞工塵肺病議題的自媒體《新生代》的一名編輯。3月20日,他被深圳坪山警方從廣州家中帶走,關押在深圳第二看守所,罪名是「尋釁滋事」。此前,《新生代》總編楊鄭君、編輯柯成兵已先後在一至三月被捕,公號發布的數百篇文章被刪。到發稿的今天,他們仍被關押中。

小危系列文章:

因为看不得世间不公,我们再次被高墙分隔 | 大兔小危爱情故事(一)

感觉我的社会生命已被消灭


和危志立剛剛拍拖的時候,我問他,你的理想伴侶是怎樣的呀?

他說:“擁有六塊腹肌可以一只手擡起我的女性馬克思主義者!”

……大哥,妳可是一個一米八的大只佬啊。

我審視了一下我自己:久坐電腦前誓死不運動而獲得的一塊肚腩,孱弱無力的四肢,常常被左翼批評為”小資女權主義者”的身份標簽。好吧,危志立找了一個不怎麽理想的對象。

4月20日,危志立等新生代三子被深圳警方“監視居住”了。這意味著家屬和律師都不知道他們在哪裏,律師也沒有辦法去會見他。我們和他的聯系就這樣斷掉了,他有沒有被虐待?有沒有被剝奪睡眠和進食?這些我們都沒辦法真正了解。

他因為幫助塵肺病工人維權而被抓走,已經41天了。他被消失之後,我病了一場,拖著全身的脂肪骨頭在廣州深圳兩頭跑,食無定時,睡無安穩。微博、微信都被炸了,完全失去了在國內對外發聲的渠道。熱心的網友鼓勵我“妳要馬上振作啊”,我只能很累地回復,嗯嗯,然後頹廢地把頭貼在膝蓋上嗚咽。

但我也很清楚我不僅是危志立的妻子,我還是一個女權活動家。女權行動者可以允許自己暫時歇息和軟弱,但是不能一直無力絕望。我尋求一個改變,一個長期的、內外修煉的、有意義的改變。於是我又想起他的理想伴侶型:強壯的反性別刻板印象的女性——堅毅有力的女權主義者的象征。我也許可以成為這樣的人。

運動是可以讓人感到賦權的,特別是從小不被鼓勵參加運動的女人們。健康的身體能夠支撐不屈的意誌,那些流汗和氣喘最終都會讓自己更有信心面對正在發生的苦難。所以,我決定要為小危的自由和自己的成長,每天都跑步,打卡,累計跑夠一萬!

我量了一下,一萬公里的距離差不多是從小危被抓走的地方廣州白雲區,去到曼聯主場Old Trafford球場!危志立最喜歡曼聯了,熬夜看球不說,還經常逮著我就不停地說曼聯的歷史,說在17世界,在英國曼徹斯特施工的一群外來鐵路工人組建了後來的曼聯隊,在強調整體性的足球比賽中這個球隊用工人階級的平等互助發展壯大了自己。在大財團註入之後他的球迷還自己建立了新的合作社“聯曼”……對體育運動完全無感的我都能感覺到他對曼聯的熱愛。而我則希望用我累計的跑步裏程,在地圖直線距離中到達他所愛的曼聯夢劇場。

其實我從來都對體育運動無感,我討厭動,討厭大自然,討厭戶外。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家裏開空調躺著喝奶茶。但是,一切都需要有一個改變,因為我再不變強大,就會更輕易地被別人用兩只手指捏起來輕易搓一下就死掉。無論肉體和精神,我都需要變得更強。這是我對身陷囹圄的危志立的承諾,也是我對自己作為一個號稱打不死越戰越勇的激進女權主義者的承諾。

所以,我今天開始跑起來。打卡,第一天。

*國內的朋友如果妳關註危志立事件,妳可以幫助我:

1.看見有關他的消息,就幫我轉發到微博、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我的發聲平臺被炸了,微信小號也被屏蔽了朋友圈和群發言。那麽,妳可願做我的發聲渠道?

2.妳可以陪我跑哦!曬圖曬裏程加上標簽#跑一萬公里迎小危自由回家#,發到妳的微博、微信上!

3.永遠歡迎大家給我發紅包買專業跑鞋,聽說一萬公路會跑壞5雙鞋!謝謝~支付寶 killian.cheng@icloud.com

4.微信小號被屏蔽朋友圈和群發言,但也可以加好友告訴我妳幫助了我做以上的事情喔,我會感到非常受鼓舞的。

微信號:discounteverything

我將會每天在fb、推特和ins上打卡和發布有關小危的各種消息,求關註:

fb:Datu Zhengchuran

tw:@allisongrabbit

ins:daturahrahrah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