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6 篇作品累積創作 57645 
大兔

梁小门:哲学社是用“事实”来撒谎,用“性骚扰”实行网络私刑的惯犯

本文经梁小门授权发到Matters上。哲学社制造谣言,谎称我女朋友性骚扰(即D,哲学社“澄清文”中的群主女友,我是群主)。在我主动提供证据表明我女朋友没有性骚扰后,哲学社仍然不放弃、不撤回谣言,操纵和故意误导读者,放任网上针对我女朋友的羞辱。

7
大兔

郭晶:“幸存者的支持者”,还是米兔的绑架者?—评哲学社北美女权群事件

本文经@社工郭晶 授权帮忙发在Matters上。2020月7月21日 事件背景: 微信群“北美中国女权群”中一个群友A指控另外一个人B,称多年前14岁的B对16岁的A进行了“性骚扰”。

大兔

米兔不是批斗异己,而是真相越辩越明

本文经肖美丽授权帮忙发在Matters上。图片来自网络7月初梁钰在微博上称吕频包庇强奸犯,微信公号“哲学社”和“Her小号”发文称吕频包庇性骚扰,备受女权社群关注的“北美中国女权群”网暴事件短期内可能还不会结束。

20
大兔

北大飞:哲学社文章中性骚扰指控被控方B的证词及分析

本文经北大飞授权帮忙发在Matters上。针对中国女权活动家吕频和梁小门的诬蔑和网络暴力依然存在于一个有几十万粉丝的平台“哲学社”上,并且不停有更多扭曲事实的文章和消息通过各种渠道流传。

大兔

用米兔的理性和新知分析“北美女权群性骚扰指控”事件

本文经北大飞授权帮忙发在Matters上。针对中国女权活动家吕频和梁小门的诬蔑和网络暴力依然存在于一个有几十万粉丝的平台“哲学社”上,并且不停有更多扭曲事实的文章和消息通过各种渠道流传。

大兔

北大飞:我对吕频老师遭遇网暴一事的证词与分析

本文经北大飞授权帮忙发在Matters上。针对中国女权活动家吕频和梁小门的诬蔑和网络暴力依然存在于一个有几十万粉丝的平台“哲学社”上,并且不停有更多扭曲事实的文章和消息通过各种渠道流传。

大兔

女权词汇空洞化,我们该怎么办?

女权主义的魅力在于其批判性——一方面表现为识别与批评父权社会对妇女的剥削和压迫,另一方面则体现在女权主义者能够有胆量反思自己有没有行为不够正义。北美女权群风波也许大家已经有点疲劳了,不想再看见或者讨论与其相关的信息。

大兔

吕频:假女权真网暴,公号“哲学社”诽谤黑文真相

来自微信公众号@ 女神和表姑的日记 ,我愿尽一点绵力,拉近一点点哲学社造谣文章3.3万+1.5万阅读量vs吕频自述辟谣文章8000阅读量的差距。———— 近日一个自称“中学生社团”的公号“哲学社”发出了一篇针对我的抹黑文。

大兔

关于“吕频被指包庇性骚扰犯”,我理了一下我看到的信息

(在微博里,本文文字版已被屏蔽,图片版疑被限流。感觉心好累呀,人生好难呀。抹黑文成千上万的阅读量,想说点不同意见就被公权力屏蔽。可能旁人根本没法想象我们这群人有多艰难。) 中国女权活动家吕频最近被微博大V梁钰指”包庇强奸...

大兔

做一名“女权大佬”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最近,有人扬言:“吕频必须糊。” 这种饭圈杀人诛心的话语为什么会出现呢?在我跟踪了许久,多方观察后,我认为我看到的事件经过是这样的(欢迎批评):妇女权利工作者吕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中,有人控诉其中一个女群友曾在高中时期性骚扰自己,要求非群主的吕频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