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反节育派要为兲朝人争取“生育自由”,结果兲朝人现在连离婚自由都没有了

刚刚在CDT看到一篇文章《每日人物|这一代年轻人,连离婚自由都没了?》,是写离婚冷静期的。文中列举了多个离婚困难的例子,但没有指出导致这一政策出台的根本原因,是反节育派多年来持续搞人口恐吓,号称是要为兲朝人争取“生育自由”,结果他们成功了!共匪真的害怕韭菜不够割,可是又没法改变自己要靠土地财政续命的现实(因此无法改变高房价这种最高效的“避孕药”),只好从别的地方下手,逼着那些已经没有感情的两口子留在有害的婚姻里多多繁殖小韭菜”。

那些企图利用反节育派来废除计划生育的“人权斗士”们,天真地以为共匪会按自己设计的圈套往里钻,没想到共匪的思维方式跟他们是完全不同的。“生育自由”没有争取到,反而把离婚自由也弄没了。

当然,我相信这一起都无法阻止“人权斗士”们继续跟反节育派一起对共匪搞人口恐吓,毕竟,“人权斗士”也罢,反节育派也好,很多都是身在彼岸,隔岸观火地政治正确着,自己被自己感动着。他们才不管此岸的人到底过得怎样呢。撒谎造假还能赚稿费,这样的好事,除了我这种傻子,谁不想做呢。

说到这里,我也算挖到了自己的“穷根”。

例如,人家任泽平能拿一百多万的月薪,我就拿不到。为啥捏?因为我编不出“国力=人口数量*人口质量*其他”这样奇葩的公式啊。(参考《任泽平:中国人口三大流传甚广的错误认识》)

人家任泽平能靠那套反智的“理论”当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智囊”(或许应该是“反智囊”?),我就当不上,为啥捏?要我像他那样,看到习瘟猪愚蠢如猪,就主动降低自己的智商,用更愚蠢的“理论”去迎合习瘟猪的野心,这种昧良心的事情,我也做不了啊。所谓“一人为猪,全民皆猪”就是这个道理。你看另一个姓任的人,不就因为想表现一下自己的智商比习瘟猪高,被判了18年嘛,在此之前,他的月薪也接近百万呢。从百万月薪到18年徒刑之间,不过是一篇说了几句真话的文章。

不管怎样,兲朝人都应该感谢反节育派,感谢造假大师易富贤、虐童携程梁建章、中华田园人权斗士杨支柱、百万月薪任泽平、“阿乐”老乡黄文政……感谢他们一片好心,把兲朝人从一个火坑推进另一个火坑——以自由与人权之名。

现在,兲朝人应该想一想,在反节育派持之以恒、坚持不懈的人口恐吓之下,自己还有什么自由可以失去的呢。趁早想清楚,要不然等共匪下一次再下手的时候,就逃无可逃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