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童携程梁建章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 Followers
15 Articles

昔日“电脑小诗人”被封,说明了一个问题

鬼撞墙

为了自己兜里的钞票,他不得不说句大实话

為何中國父母對“雙減”不領情?因為那是站在“別人家孩子”的立場上制定的

鬼撞墙

“別人家的孩子”能夠從小到大芥末輕鬆地上學就業,全靠他們有”別人家的父母”。

原来陈光诚也是多子女家庭的受害者

鬼撞墙

陈光诚作为多子女家庭照顾不周的受害者,丝毫没有反思滥生滥育的弊病——孩子都“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了,还要一个接一个地多生,这真的是在维护儿童的人权吗?

楊支柱和楊金柱,其實是兩個人

鬼撞墙

為反節育派高唱頌歌的同時,能不能麻煩你們先把人名搞清楚?

Back to All

尴尬的2020兲朝人口普查数据:谁都想讨好,可是谁都没能讨好到

鬼撞墙

没有实权的统计部门,既不敢跟有实权的公安户籍登记部门对着干,又不愿完全隐瞒真相,结果便造出了这个谁都想讨好可是谁都没能讨好的人口数据。

如果你的孩子未来赚不到1000万,就不配享受100万的重赏

鬼撞墙

内卷到过了35岁就没有多少企业想雇佣的普通兲朝人,有多少能确保自己的孩子未来一生的收入超过1000万呢?除非淫民币像津巴布韦币那样严重通货膨胀。

理科生不一定就有科學精神,文科生不一定就好糊弄

鬼撞墙

錢學森的例子說明,理科生不一定就有科學精神。當科學家成為政治的附庸甚至奴婢時,他們完全有可能將自己接受的科學訓練拋諸腦後,為迎合統治者的野心,而用貌似科學實則反科學的文章,為政治人物的災難性決策辯護,不僅無法在此類禍國殃民的決策中起到“剎車”的作用,反而會對各種人禍推波助瀾。

所以出生性別比趨於平衡,居然也會導致老齡化?(有沒有搞錯!)

鬼撞墙

自由亞洲電台的編輯記者和他們採訪的湖北“學者”陈勤到底想說什麼呢?

反节育派要为兲朝人争取“生育自由”,结果兲朝人现在连离婚自由都没有了

鬼撞墙

刚刚在CDT看到一篇文章《每日人物|这一代年轻人,连离婚自由都没了?》,是写离婚冷静期的。文中列举了多个离婚困难的例子,但没有指出导致这一政策出台的根本原因,是反节育派多年来持续搞人口恐吓,号称是要为兲朝人争取“生育自由”,结果他们成功了!

“未富先老”无解,是因为反节育派搞错了重点

鬼撞墙

美国之音姗姗来迟(相对于急不可耐的自由亚洲电台和法轮功网站)地报道了兲朝公安部公布的2020年“新生儿”数据(见《去年新生儿同比大跌15% 中国恐“未富先老”》),居然是近乎前所未有地没有公开提到造假大师易富贤的反智言论(虽然不排除这种言论可能以不具名的方式出现在文章某处)。

碰上大瘟疫年,就算出生人口真的比大饥荒年低,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鬼撞墙

兲朝公安部刚公布了去年登记了户口的新生儿数量,反节育派又按捺不住地兴奋起来了,自由亚洲电台那篇《2020中国出生人口下降15% 破1949年以来纪录》一如既往地假装忘记2020年是大瘟疫年,假装那是一个正常的年份,所以尽管公安部的数据并不等于实际的新生儿数据,他们还是急不可耐地再度起哄。

梁建章说"狼真的来了",是委婉承认以前一直在撒谎吗?

鬼撞墙

每到猫儿开始发情之时,反节育派就开始躁动不安。这不,当村里的猫儿又在夜里鬼哭狼嚎的时候,尽管国家统计局的人口数据还没出来,反节育派已经按捺不住地“惊呼”起来了。一如反节育派以往的风格,在虐童携程梁建章的《狼真的来了----各地最新人口数据预示全国出生人口塌陷》里,那些不利于反节育...

中国大停电体现的习瘟猪悖论:既要马儿多,又要马儿跑,还要马儿不吃草

鬼撞墙

早前媒体报道习瘟猪允诺要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我说那只是习瘟猪为西方造出来的一个“空中画饼”,目的是给西方那些热衷于气候问题的群体,尤其是当时准备跟川普争夺总统宝座且如今已经获得成功的民主党,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然后牵着他们的鼻子走。说那个画饼承诺不切实际,是因为兲朝14亿庞大...

耶鲁科技大学……幼儿园?!!

鬼撞墙

上午看app里介绍天津新出现的几个本土病例,是一家子,其中提到那个暂时核酸阴性的小朋友还在读幼儿园。幼儿园的名字有点似曾相识的如雷贯耳,叫什么“童心小耶鲁科技大学幼儿园”!谷歌搜索截图想起前几年号称哈佛大学“生物统计系”博士的黄文政写了一篇雄文/熊文,在文中,他用不知道什么方法算...

生再多的孩子,也填不饱兲朝这架庞大的人肉绞肉机

鬼撞墙

前几天看到网上公布的福建泉州欣佳酒店坍塌受害者名单,其中有好几个都是来自湖北黄石的同一个姓氏,当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过我还是抱有一点侥幸心理,希望他们只是来自同一个家族的亲戚,而非同一个家庭…… 刚刚看到一篇文章,我的预感不幸成真:那几个人真的是来自同一个家庭,父母加3个年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