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撞墙

揭露易富贤和反节育派造假,就跟鬼撞墙一般,一次次兜兜转转,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却怎么都撞不破那屹立如墙、颠扑不破的谎言与谣言。不过一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也是如鬼撞墙一般兜圈子,我也就释然了。

为什么这些年的留学生有那么多小粉红?

發布於

我觉得原因很简单:这一批留学生很多是自费留学,而且很多是从中学就开始出去的,跟以前那些寒窗十数年、完全靠自己本事出去的留学生很不一样。

这批盛产小粉红的留学生中,部分人之所以能够出国留学,不是因为自己够优秀(恰恰相反,他们中有部分人如果在国内参加高考,很可能连专科都考不上),而是因为家里够有钱或有权。

家里有权的人就不用说了,他们能够飞黄腾达,凭借的是共匪这个无官不贪的体制,因此他们肯定是支持共匪的。

至于家里有钱的那个群体,众所周知,在兲朝,要靠自己的能力,清清白白赚大钱,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一定是非常艰辛的;有相当多的富人,都是凭借着与权力之间那千丝万缕的关系,才能把无数资质未必比他们差的穷人远远甩在身后,“率先富起来”。出身在这种家庭的孩子,没有理由不支持共匪。

人们常常以为教育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思想。这其实是高估了教育的影响力,尤其当教育变成商业、文凭变成商品之后。

欧美教育在这方面失败的例子并非只出现在兲朝。北朝鲜的金正恩兄妹俩,是在瑞士接受教育的,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变成比祖辈父辈更开明的统治者;以前基地组织的一个头目,叫啥俺忘记了,也是到美国留过学的,而他同样并没有接受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却变成仇视美国的人。

相比之下,现实或许是更好的老师。当家道中落,当自己的家庭不再能够获得权力的加持,反而变成权力的受害者,当一场瘟疫戳穿了强国盛世的肥皂泡……由此带来的切身之痛,远比用金钱堆出来的一纸文凭,能够更实在地改变一个人的思想。

那些自以为是赵家人,或者自诩为样板家庭的人,在检测核酸的同时,不妨也测测自己DNA里的精赵度够不够高够不够纯。生有时,死有时;养猪有时,杀猪有时;大厦将倾有时,树倒猢狲散也会有时。

“君可见漫天落霞,名利息间似雾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