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

資深出版人,作家。本人將持續使用本賬戶發佈文章,舊賬戶已停用,但仍歡迎讀者閱讀及評論。舊賬號鏈接https://matters.news/@nganshunkau

先分辨真假,再弄清是非,才知道得失禍福

發布於
最近電影「長津湖戰役」在大陸大賣,五毛粉紅們歡呼雀躍,但已經有不少軍事和歷史學家指出,長津湖戰役是以志願軍的大敗記錄在歷史上的,聯合國軍在這個戰役裡以寡敵眾,雙方傷亡人數成顯明對比,中共只不過扭曲歷史,偽造戰果,忽悠中國人而已。
圖片來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5%BF%E6%B4%A5%E6%B9%96%E6%88%98%E5%BD%B9

早前我的文章中,曾提到大陸財新網總編輯胡舒立,以「豬頭」影射習近平的事。有老朋友糾正我,說寫文章的不是胡舒立,是老作家汪曾祺的公子汪朗。「胡舒立走了幾十年鋼線,怎麼會如此愚蠢?」

這位朋友是新聞界老行尊,對新聞的求證態度嚴謹,也有豐富經驗。

胡舒立暗諷習近平,這個新聞我是在台灣東森電視的「關鍵時刻」看來的。「關鍵時刻」是我常看的時事評論節目,參與討論的都是台灣名嘴,向來對他們的說法深信不疑。

朋友告訴我,關鍵時刻經常誇大。

直至近日,仍有海外著名的自媒體,把「豬頭」之說歸給胡舒立,可見人云亦云很容易,新聞求真才是難事。

對我來說,了解新聞是最需要的,不但要知道,而且要盡可能深入,當然更要懂得分辨真假。可惜我不是做新聞出身,缺乏分辨真假新聞的經驗,只能選擇嚴謹的媒體來關注。

海外自媒體中,我喜歡看王劍,他重視重大新聞,也時常自己發掘,有時候他的評論和預測我未必同意,但他相當嚴謹。此外我還常看「關鍵時刻」,以及年代電視的「年代向錢看」。這兩個時事節目邀請的時評人時有交叉,看熟了就多了信任感。

台灣做電視新聞評述都比較誇張,聲情並茂,有時甚至聲嘶力竭,不過長期關注下來,倒也習慣了,不知道聲色誇張,有時也會夾雜新聞事實的誇張。

對我來說,全面了解新聞是最重要的,反倒評論適可而止,我甚至有意迴避太多評論,不想受別人的影響。我們理解新聞分析時事,最好清心直說,依據常識和推理能力,去把握新聞事件提供的時事動向——別人怎麼說與我無關,我自己怎麼想才是我自己的。

上述這位新聞界老行尊,每天給我提供多家港台大陸傳媒的新聞,自反送中運動以來,一天都沒有間斷過,他對我的幫助很難用言語形容。另外也有其他幾位文化新聞界的朋友,也經常給我提供新聞來源和好的評論。我一個老同學每天校對我的文章,每天至少挑到一兩個錯字。有一些朋友每天讀我的貼文,給我鼓勵,有時會提出尖銳的反駁。

我對這些朋友無言感激,他們對我好,感覺我的筆還管用,在一旁默默幫助我。在這個險惡的時代,面對巨靈一樣邪惡的中共,我們只有憑自己的良知和獨立的思考,去揭露和批判他,幫助更多人警醒,幫助大家保持清醒的頭腦和堅定的信念,去面對現實的考驗。

很多不認識的網友時常主動糾正我的錯誤,和我討論問題。我歡迎任何對我的指正和批評,歡迎事無巨細的質疑和檢討,所有這一切,都對我自己的思考有莫大幫助。

我們是一個整體,一個對抗中共奴役和暴力的整體.不管是幫助我的,或讀我文章的,都是這個整體的成員。一個網友每天讀我的文章,給我片言隻語的鼓勵,看到滿意的就主動轉介,他們也是這個整體的一分子。我們只有靠自己,靠我們的良知和思想,才能對抗中共。

中共以謊言操弄﹑高壓恐嚇統治中國,已經有七十多年的可怕經驗,直至今日,仍有以億計的大陸人﹑以百萬計的香港人臣服於中共。我們要保持理性和激情,保持正視現實追求未來的信心,沒有別的辧法,只有團結在一起,互相鼓舞,互相支持。

最近電影「長津湖戰役」在大陸大賣,五毛粉紅們歡呼雀躍,但已經有不少軍事和歷史學家指出,長津湖戰役是以志願軍的大敗記錄在歷史上的,聯合國軍在這個戰役裡以寡敵眾,雙方傷亡人數成顯明對比,中共只不過扭曲歷史,偽造戰果,忽悠中國人而已。

世相紛紜,真偽難辨,披沙瀝金是我們面對時局的第一步。先分辨真假,才可以弄清是非,最後我們才知道得失禍福。

真與假,善與惡,美與醜,從來都是人生的基本課題,要認真做人,先解決這些基本問題,我們才不會迷失自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