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

資深出版人,作家。本人將持續使用本賬戶發佈文章,舊賬戶已停用,但仍歡迎讀者閱讀及評論。舊賬號鏈接https://matters.news/@nganshunkau

愛有多深,恨有多切,能愛能恨,斯為本真

發布於
你不會恨人,不在於你的所謂仁心,只在於你愛自己人愛得不夠深切而已。眼看親人活在無邊災難中,死的死傷的傷,每日每時都在痛苦中呻吟,然後你說,讓我們都平心靜氣一點吧,講點道理,不要罵人,你也活得太超脫了吧?你和沒有人性的人講道理,希望說服他們恢復人性,那不是你太慈悲,是你太幼稚。

有網友讀了我的文章給我留言,說我「憤恨惱怒之情淋漓盡致,讓人感覺猙獰,反倒有紅衛兵的味道。」

我猜留言者應該不是五毛小粉紅,她只是看不慣我口誅筆伐,把中共和林鄭當作不共戴天的仇人,因此回答她:「紅衛兵是聽毛澤東的,我是聽自己的。」

世上有這種老好人,居高臨下俯瞰我們,他們站在世間紛擾的中間,希望所有人都選擇「放下」,世間就太平無事。

我為什麼筆底帶著自己的愛憎,因為我就是有愛憎的普通人,以我筆寫我心,我這樣寫了幾十年,這個習慣不可能改變。需要說理的時候就說理,需要宣洩感情的時候就宣洩感情,除了奉命取酬的人之外,每個人寫文章不都是這樣嗎?

當你奮筆直書時,要壓抑自己的情緒,把自己打扮成不偏不倚﹑溫柔敦厚的形象,讓文章變成不痛不癢﹑可有可無的廢話,很抱歉我沒有這種習慣。

我為什麼有恨?因為我心底有愛,愛恨共生是正常的人性。你愛自己的孩子,別人欺負你的孩子,你會不會恨那個人?你愛香港愛得深切,自然會恨糟塌香港的人;你愛香港人如親人,自然會恨踐踏香港人的人。

你不會恨人,不在於你的所謂仁心,只在於你愛自己人愛得不夠深切而已。眼看親人活在無邊災難中,死的死傷的傷,每日每時都在痛苦中呻吟,然後你說,讓我們都平心靜氣一點吧,講點道理,不要罵人,你也活得太超脫了吧?你和沒有人性的人講道理,希望說服他們恢復人性,那不是你太慈悲,是你太幼稚。

我在香港生活四十多年,親身經歷過香港最繁榮與自由的歲月,我擺脫了專制統治的壓迫,享受香港公平的社會制度,在這裡建立自己的事業,安頓自己的家庭,養育自己的孩子,香港給我提供了自由發展的機會,讓我有自我實現的可能。香港對我有恩,香港人對我有義,我愛他們是出乎真心。

看看今日香港,還有一丁點老香港的味道嗎?政府成了騎在市民頭上的惡魔,一國兩制的承諾成了曠世謊言,惡法追剿善良的普通人,社會政治經濟文化全面顛覆。我雖然離開香港,但很多親戚朋友還在那裡,他們的子子孫孫都要落入中共魔爪,想到這一切,我能心平氣和?

我不是聖人,不能你打我左邊臉,我把右邊臉再奉上,我沒有這麼好的涵養。林鄭自稱天主教徒,她有一丁點愛人的味道嗎?她把香港糟塌到這個樣子,近日連「香港加油」的話都不能說了。「香港加油」是逆天大罪,那香港不加油才是她的心願?

這個網友還說:「你寫這些是為了什麼呢?不會改變習近平吧?如果是要使你的讀者引起對自由、平等的共識,指出當政者的失德,以悲天憫人的胸懷寫文字,比謾罵更容易感動人、領導人。否則謾罵、口水式的文章,一時逞了口舌之快,吸引的是一群狹隘無知的小人。」

我的文章不會改變習近平,否則習近平也不是習近平了。我的文章也不想改變任何人,人心智成熟後,都不太可能被他人改變。沒有自省能力的,每個人都堅持自我,否則早就天下太平了。

我寫文章只是述說自己的看法,宣洩自己的感情,與同道中人分享。五毛藍絲們讀了我的文章會留言罵我,我從不刪他們的帖,他們留言罵我,證明我刺痛了他們。

做一個愛憎分明的人,是我一生職志,可能我受魯迅的影響。魯迅在他一篇題為「死」的雜文裡說:「損著別人的牙眼,卻反對報復﹑主張寬容的人,萬勿和他接近。」又說:「我的怨敵可謂多矣,倘有新式的人問起我來,怎麼回答呢?我想了一想,決定的是:讓他們怨恨去,我也一個都不寬恕。」

有些親友時常勸我,要我小心中共報復,我的想法是:如果秉筆直書會有殺身之禍,那我只有為自己的書寫承當後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