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凝

目前只想把長篇小說寫完。偶然會寫寫讀書心得。個人網站:http://siying1611.github.io/

《平行線》第五章 — 愛情是一種毒品

發布於
「你還沒碰過愛情,就是清水喔。」
筆者剛創建了小說專屬標籤「#長篇小說《平行線》」,大家可以此標籤找回先前的章節。

最後,Tina只找到跟她在學校圖書館共事的,較文靜的幾個同班同學參與。大家對舞台劇都沒什麼主意,統籌的事自然落在何惠雯身上。

然而,到了十一月下旬,女同學們要準備期末試,什麼Choir練習、舞台劇都要擱置了。女生們想取消考試前兩星期IMC的練習,但男生們卻覺得照常排練沒問題,即使他們同樣要考試:「不過是一星期兩次,一次才兩小時,不怎麼耽誤溫習時間啊!少玩一會兒MSN不就好了。」

結果,十二月在柏瑞的第一次IMC排練,清一色是男生,女生們都缺席了,他們逼不得已取消試前排練──即使有些女孩覺得那不妨礙溫習,朋友不去,自己也不好意思一個人去。

中三要考的科目特別多,考了兩個多禮拜,最後一科在十二月廿二日,翌日早上是潔靈的聖誕崇拜和派對,而對某些同學而言,晚上還有更重要的事──柏瑞一年一度的Christmas Ball(聖誕舞會)。

去年,有好幾個柏瑞的男生請何惠雯去Christmas Ball,她就拜託對方多買幾張入場券,拉幾個有興趣的女生們去湊熱鬧(當然,只有她一人不用付錢。);男孩子們給她送玫瑰,也連帶要給她的朋友各送一枝。她的手袋裡還裝著一堆檸蜜糖,要是男生只請她跳舞,要她撇下朋友,或者對方不合眼緣,她就送對方一顆。

後來她才驚覺,她的朋友們情願她跟男生跳舞去──她們才不想跟她待在一起。

.

潔靈的聖誕派對,也不外乎是玩集體遊戲和飲飲食食,甚是無聊。還有十分鐘才是正式放學時間,Janis跟幾個IMC的同學已張揚著要回家裝身:「Rebecca,你回家沒有?」

「不啦,我要跟Tina她們談中史劇的事。」

Janis愕然:「今晚Christmas ball喎。」

「我不去啦,你們玩得開心點!」

Janis跟她的朋友仍一臉疑惑,即使急著離去,仍不忘回頭打量何惠雯的打扮──她那一身黑色的絨大衣,棗紅的絨靴上露出修長雪白的腿,去舞會也許不夠華麗,但仍落落大方。

她真的不打算去嗎?她不是跟Stephen還有一大堆男生要好嗎?竟然為了無謂的中史劇不去Christmas Ball?!

鐘聲一響,意味著久候了的假期到臨。班房裡其他同學即如鳥獸散,只有負責中史劇的同學:何惠雯、謝軒嵐、Tina、Emily和她們兩個library team的朋友Mandy和Annie到了圖書館開會。

楚漢相爭涉及的戰役為數不少,但她們只得六個人,又不是張藝謀拍電影,哪來千軍萬馬?

「難不成用powerpoint加聲效?」Emily打趣說。大家都給這爛透的主意惹笑了。除了透過對話演繹這些情節之外,似乎沒有別的選擇。

Tina道:「我想,比較有戲劇成份的橋段,該是『鴻門宴』或Rebecca之前提議的『霸王別姬』了。大家有其他提議嘛?」

「要演『鴻門宴』,恐怕全部人出場都不夠演吧?還要有幕後、燈光之類呢?」Mandy道。

「但『霸王別姬』只得兩人,也太短了。能否以『烏江自刎』作主題,那至少有『四面楚歌』和『霸王別姬』兩個戲碼。」Annie建議。

「『四面楚歌』… 還不是要用powerpoint哩。」Emily咕咕道。

「這倒不用,我想只要兩個士兵跟項羽的對話,和一點音響就夠了。」何惠雯回應道,沒留意Emily因被「權威」反駁而略有不快。

大家就這樣討論至黃昏,大致上決定由項羽自封「西楚霸王」演至「烏江自刎」,特寫Annie提到的兩幕。談到誰要當殺人如麻的項羽時,大家都不敢擔當,說軒嵐比較高大,便笑著把這個角色推給她。軒嵐對此本來就沒什麼意見,而且這不過是演戲吧,就默許了。

何惠雯也順理成章地演虞姬,Emily當劉邦,Annie當韓信,Tina 和Mandy輪流當楚營和漢營的士兵。何惠雯跟Tina分別負責寫前半和後半部份劇本,其他人則負責準備道具和戲服。

「Tina,已經六點了。」Mandy提醒道。

「噢,是啊,我們要先走了。」Tina向何惠雯和軒嵐解釋說:「我們約了Library Club的師姐吃飯,她們考完mock之後study leave,可能要放榜之後才會再見。」

「我也回家了,但你們趕時間就先走吧。」何惠雯轉頭問軒嵐:「你回家沒?」

「我要到圖書館還書呢。」她不是指學校的圖書館,而是學校對面的九龍公共圖書館,七點才關門。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

兩人緩緩走下培正道的小山坡。

這還是她們第一次放學一起走呢。平時何惠雯總是匆忙趕去參加活動,軒嵐則愛在公共圖書館流連至晚飯時間。

「你還什麼書?」何惠雯隨手拿走了軒嵐懷裡的一本書:「《時間簡史》,從大爆炸到黑洞… …?」她翻了翻,裡面講的全是自己一竅不通的概念:「謝軒嵐,你看完了整本書?」

「是看完了,但當然有很多不懂啊。」軒嵐見何惠雯的臉色變得難看,猜想她大概不太喜歡物理。

「唉,還給你。我想起今次物理期末試考得很差。」

「怎麼會?」軒嵐覺得她是誇張過頭了,明明那份熱力學考卷就很淺啊。

「只怪我太遲開始溫習,遇上難題來不及請教你。」這是恭維說話吧,軒嵐想,卻暗暗期待她日後真的會找自己問功課。

「那你喜歡看什麼書?」

「說來慚愧,都是小說哈,不像你這般『正經』。」

「沒有啦,我也愛看小說。」其實軒嵐手上的書裡,除了置頂兩本──霍金的《時間簡史》和費曼的《物理之美》外,都是小說──白先勇的《寂寞的十七歲》,和兩本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的偵探小說。

到了圖書館,還書的時候,館員把軒嵐還的書都掃描過後,卻轉頭面對何惠雯說:「辦妥了,謝謝。」他見電腦顯示的讀者名字為「謝軒嵐 小姐」,又把穿男裝風樓和牛仔褲的軒嵐誤當成男生。

電梯維修,要爬樓梯上六樓的成人中文圖書館。

Image by kianhui86 from Pixabay

「除了很小的時候,媽媽帶我到四樓借英文書,我幾乎沒有來過這裡。」

「但你不是也看很多書嗎?」

「也不算多,但 … … 爸媽還在的時候,見我有一本小說喜歡的,就整套給我買下來,家裡書架堆得滿滿的,都不知何時看得完。」

軒嵐羨慕得很呢,她媽媽從來就不會給她花錢買書,但怕觸及何惠雯的痛處,她當然沒說出口。

「如果你喜歡的話,有空借給你看。」

「好。那你得告訴我,你喜歡哪些作家。」

「我怕你會嘲笑我呢。」到了六樓,何惠雯走到館裡近乎盡頭才轉左,在幾排紅黃相間的書脊堆處停下來。

「瓊瑤?」軒嵐聽過這作家,好像是近來流行的《環珠格格》的作者,她倒一本都未看過。

「雖然她筆下的角色總是很麻煩在鬧彆扭,但她的文筆優美動人,是毋庸置疑的。」何惠雯低聲說,怕吵到其他讀者。

軒嵐只聽其他人看《環珠格格》笑得前翻後仰:「她是什麼類型的作家?喜劇?」

「不是啦,她寫愛情小說的… … 噢,你一定沒看過她的書。她之前寫的,跟《環珠格格》風格大相徑庭。」軒嵐聽了,下意識要從架上摘一本,何惠雯卻連忙按住她的手:「不合你口味的,別看啦。」

軒嵐覺得她侷促的模樣很可愛,臉頰一熱,卻笑道:「你真霸道,管人家閱讀口味。」

「我是為了你好,怕污染你這道清泉!」何惠雯的語氣認真,但掩不住嘴角的笑意。

「你怎知道我不是一池濁水?」她又要動手取書,卻被何惠雯抓得更緊了。

她是故意逗何惠雯的。

「你還沒碰過愛情,就是清水喔。愛情跟愛情小說,是同一類毒品,一旦上癮,就戒不掉。」

軒嵐一聽,意識到對方仍緊握自己的手,竟心虛地抖了一下。

碰巧,圖書館響起即將閉館的廣播預告,軒嵐忙道:「好,我聽你說,下次才讀瓊瑤。」說罷鬆開手,到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架子上取了四本未看過的小說,兩人便匆匆到樓下借書。

到了櫃檯,軒嵐正要把書遞給館員時,何惠雯徑自把其中一本換成「歸還待上架」上李碧華的《霸王別姬》,笑道:「回去預習,免得你又像今天開會那樣,什麼主意都沒有。」

「吓?」無故被指派去讀書,軒嵐很無奈:「你自己看過沒?」

「書倒沒有。」何惠雯吐吐舌:「五六歲時跟爸媽看過電影版吧,好像是講京劇的,但不記得詳情了,你看完告訴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平行線》第四章 — 霸王別姬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