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賽門

人生以不芭樂為目的,越芭樂的事越不想做。但偶爾還是會聽聽五月天陳綺貞然後熱淚盈眶。 那就飛吧我的天馬行空:https://www.facebook.com/SHEEPnMOTH

相信

發布於

以前我一直不知道這首歌的名字叫做〈相信〉,我只知道歌尾有很不協調的小鬼頭「啦啦啦」合唱聲,芭樂五月天在歌尾啦啦啦混過去的歌這麼多——〈人生海海〉也啦、〈憨人〉也啦、〈終結孤單〉也啦,實在分不清哪一首是哪一首。

不過〈相信〉有句歌詞是我很難忘記的:「現在是2001,永遠的2001,跟想像有點距離」。八年多前的2001年是我的高中年華,對未來充滿了想像。2001年也是五月天要當兵前的徬徨時光,阿信在歌詞裡說原來想像跟現實有點距離。當時不怎麼能理解。

然後八年後我出了社會,才發現「真的長大」跟想像中的長大,還真的有點距離。

對未來的憧憬之所以美好,是因為兩個因素:其一是因為執著不移的信念、其二是離未來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有著無窮的想像。這簡直就跟選擇權定價原理一樣:「選擇權價值=內含價值+時間價值」。當你的信念有所游移不再堅定,那麼內含價值↓→對未來的憧憬程度↓;抑或是隨著時間流逝,你已不再是愛作夢的高中生,而是必須為薪水為社會價值觀穿上西裝征戰職場的的上班族,當憧憬的夢被時間一點一滴地磨耗,離大人越近你也越瞭解你無法變成你想要的那種大人,那麼時間價值↓→對未來的憧憬程度↓。

不管是什麼原因,我們總是很難接受原來夢想會破滅(如同投資客也很難想像選擇權有一天被歸零)。愛過的那些歌曲,有一天居然再也不聽。

而諷刺的是,我們總是在時間倒數完之後才赫然驚覺原來已經沒有夢、夢也不會實現了。畢竟一路上我們都天真地以為:只要我想,我就可以重新找回很多相信;只要還有時間,未來就還有一切可能。

之前偶然讀到一篇文章有段文字寫得真是貼切:「幾乎所有的感情都是因為「相信一些什麼」而開始,因為「不再相信那些什麼」而結束。」曾經,我也以為所謂的幸福是可以建立在一瓶牛奶或是一張小紙條上。如今回想那些舉動與片段回憶依然覺得幸福,但卻已經不適用於八年後的今天了。

「看不見的,是不是就等於不存在?」《月亮忘記了》這樣說。

我一直都覺得,只要相信,它就會存在。

「現在是2001,永遠的2001,跟想像有點距離。」這段歌詞有點殘酷,但其實後面還接了一句是非常浪漫而讓人感動的。

「我將他唱在歌裡,曾經屬於我們的相信,希望我們永遠都不要忘記。」

僅獻給2001.02.14那天開始的相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