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2 篇作品累積創作 126011 

白羊與蛾【越南-胡志明市】那些年戳過的鼻孔,那些年噴過的消毒水

陳賽門

剛到越南隔離旅館的迎接儀式『越南的隔離檢疫旅館什麼服務都要加價,洗衣服、可樂、礦泉水。』蛾回憶,『唯一加量不加價的,就是噴好噴滿的消毒水。』 「真的是把你們當小豆苗一樣在澆水齁。」白羊看著隔離完的蛾放著一張張照片。輔大醫院採檢室越南隔離旅館採撿區『必須要奉勸各位,在台灣如果真的要...

白羊與蛾【埃及-蘇伊士運河】嗨埃及關於長榮貨輪,我們用水沖看看吧

陳賽門

「你有聽說長榮貨輪被卡在蘇伊士運河嗎?」白羊問。『當然啊。』蛾說,『船頭插在砂岸上,我真心覺得與其用挖土機挖,不如參考一下歷史,用水槍噴看看會不會比較快。』 「水槍?你說去墾丁玩那種?」白羊沒預期聽到這種天外飛來的答案。『當然要大支一點的。

白羊與蛾【日本-京都】鴨川畔沒有水岸豪宅,只有烏龜跟鬼

陳賽門

「我們現在到底在左岸還是右岸?」握著單車龍頭站在京都鴨川畔的白羊問。『左岸,河的左邊跟右邊是以河水流動的方向當前方而定的,鴨川往南併入桂川後再跟宇治川合流成為淀川,從大阪灣出海。我們往北走是逆流而上。所以雖然看起來在河右邊,但是是鴨川左岸。

【越南-廣寧省下龍市】赴越隔離紀實(下篇):叮咚叮咚的豬隻養殖戶人生

陳賽門

前情提要:赴越隔離紀實(上篇):穿七小時的防護衣去下龍灣「你上一篇說要去下龍灣,結果下龍灣照片只有遠遠從飛機上拍的兩張,其他三百張都是穿得跟天線寶寶一樣的防護衣阿伯,你覺得那些在背包客棧搜尋『下龍灣』的背包客看到會放過你嗎?」白羊說,「然後這篇你又用40顆便當開頭,啊我們還要叫旅遊類粉絲團嗎?

【越南-廣寧省雲屯機場】赴越隔離紀實(上篇):穿七小時的防護衣去下龍灣

陳賽門

「你在下龍灣隔離?世界文化遺產欸,也太開心了吧。」白羊不知道是真的興奮還是想酸一下地問。『靠盃,就算在新宿歌舞伎町一番街隔離,外面的妹子跟你也沒有一點關係好嗎。』蛾沒好氣地說。「好啦,你到底怎樣回到越南的,照片還不趕快拿來看看。」『喏你看,從出機捷的第一刻開始我就覺得這實在太超現實了。

白羊與蛾【美國-加州優勝美地】仰望那914公尺有人曾徒手爬上去的酋長岩

陳賽門

這裡是美國加州優勝美地(Yosemite),美熹德河(Merced River)北側的酋長岩草原(El Capitan Meadow)。秋末近冬的日落來得特別早,才下午四點半,酋長岩(El Capitan)頂端的花崗岩映射著金黃色的夕陽,看起來溫暖極了,但其實氣溫是冷冽的攝氏五度。

白羊與蛾【香港-中環】從這一分鐘開始,你再也忘不掉的張國榮

陳賽門

半山手扶梯的終點是干德道,馬路的對面就是陡峭的山壁,太平山北麓的山體上插滿了高聳的豪華大廈,這裡比起中上環鬧街,樹蔭下的人行道明顯清閒愜意許多。『你不覺得這條路牽狗散步的人很多嗎?』蛾邊走邊張望著。「的確,不過現在是平日上班時間,哪來這麼多閒人閒功夫遛狗啊。

白羊與蛾【愛沙尼亞-塔林】基輔歌劇院不在基輔,奧斯陸機場不在奧斯陸

陳賽門

即便是夏天的愛沙尼亞首府,氣溫也只有20度左右,快要晚上八點,天依然亮著。十點半才天黑的高緯度國家,穿著薄上衣被海風吹得打哆嗦的白羊與蛾造訪了這個東歐與北歐交界的國度。『你知道《天能 TENET》上映前後,哪個國家的人搜尋這部片的熱度最高嗎?

【香港-中環】隨著半山手扶梯而上,步入重慶森林

陳賽門

「《重慶森林》實在稱不上好看,但不知為何有這麼多人為它著迷。」走出港鐵中環站,炙陽照得白羊瞇起眼睛。『著迷的對象可能不是電影,而是那個時代的香港吧。』蛾停在斑馬線旁的圍欄前,等著穿越德輔道的紅綠燈,眼前的馬路叮叮車緩慢地魚貫穿梭著,那是專屬於港島的元素。

白羊與蛾【英國-利物浦】英格蘭的基隆,轉角就能遇見披頭四的基隆

陳賽門

「約翰藍儂站在那邊不冷嗎?這風雨,我還以為是冬天寒流時來基隆。」白羊死握著快被港邊海風吹掀的折傘。『八月夏天的利物浦,攝氏10度,好樣的。』蛾搓著手、口吐著白煙說。「聽說利物浦夏天最高溫也幾乎不會超過20度,難怪那些英超足球員在場上跑成這樣也要穿長袖——如果我住在全年均溫10~1...